顶点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834章 玻璃窗,这个郎君很帅

第834章 玻璃窗,这个郎君很帅

 热门推荐:
    “赚钱?”

    赵顼实际上有些松鼠属性,喜欢囤积东西。

    那十八万贯钱就是明证。

    可一朝被洗劫,如今他也穷得兜里阴风惨惨,听到有赚钱的机会眼睛不禁就亮了。

    “怎么赚?”

    对于沈安的赚钱能力,赵顼是深信不疑。

    “咳咳,大王……”

    身后的王崇年看不下去了,就干咳几声,想提醒他注意节操。

    你是皇子,未来的太子,咱能不能有点节操啊!

    听到钱就两眼放光,这传出去丢不丢人?

    赵顼看了他一眼,王崇年躬身退后。

    “此事简单。”

    沈安一脸专家的气息,说道:“你且等着就是了。”

    他出了皇城,一路就去了出云观。

    隔着远远的,就能看到一缕青烟在缓缓升起。今日无风,那青烟看着分外的笔直。

    几个百姓在边上看着这一幕,赞叹不已。

    “这青烟……是出云观里的道人们在炼丹呢!多半是修行到了,所以才冒青烟。”

    “人说祖坟冒青烟,可出云观就冒了,你说这是得道了吧?”

    “肯定是啊!里面的舍慧道人可是汴梁道士里的第一,那舍情也不错,就是眼珠子看着转得快,让人觉得背后发凉。”

    “对,就像是……狐狸。”

    一个男子闭眼用力的吸了一下,赞道:“这味道好闻,每日多闻闻,估摸着能多活十年。”

    “是啊!”

    沈安吸吸鼻子,嗅到了些刺鼻的味道。

    烧的是焦煤,所以冒的是青烟,但那味道也有些刺鼻啊!

    怎么就会好闻呢?

    青烟继续在污染着汴梁的天空,始作俑者沈安丝毫没有半点愧疚,一路进了出云观。

    “待诏好。”

    “待诏可吃了吗?”

    “待诏今日看着英武不凡,这是有好事啊!”

    “……”

    出云观变了。

    这些道人都变成了工程师,每日跟着舍慧在炼丹……不,是炼钢铁。

    他们的脸上多了红色,这是被高温烤的。

    他们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最厚实的料子,而且有许多破洞,这是被飞溅出来的高温渣渣弄出来的……

    可他们依旧精神饱满,而且原先的小肚腩都消失了,估摸着衣服下全是肌肉。

    我这还算是积德了吧?

    沈安心中充满了慈悲,前方来了舍情,隔着老远就笑道:“贫道今日早上醒来就听到鸟叫,那一刻心中满是空灵,觉着差了许多的道行竟然有圆满的迹象,原来是道兄来了呀!”

    扯尼玛淡!

    沈安心想别人都能圆满,狡猾的舍情大抵会留在俗世继续打滚。

    “道行满了?”沈安笑眯眯的道:“那可能刀枪不入?若是能,且让人劈砍几刀先。”

    “道兄说笑了。”舍情干笑道:“道兄可是为了琉璃来的?”

    “那不是玻璃!记住了,叫做玻璃,不然别人会把它当做是琉璃那等低档货色,卖不起价啊!”

    “是是是,道兄高明。”

    舍情想起看到的那些玻璃,不禁浑身发热。

    “道兄,那东西可是至宝啊!”

    这不是个纯粹的出家人!

    沈安正色道:“要少贪欲,否则何日才能成就大道?何日才能白日飞升?”

    “是,多谢道兄指点。”

    舍情觉得自己的脸皮比沈安还是要差一点,所以有些沮丧。

    炼钢炉前温度很高,几个道士穿着犊鼻裤在说话,舍慧在边上自言自语。

    “……温度还差些,要想个办法才行……”

    这才是专家啊!

    沈安心中感动,“此事不着急,慢慢来。”

    舍慧睁开眼睛,见是他来了,就说道:“道兄给了贫道这条路,可这条路却极为有趣,温度的高低,添加物的多少和种类……这些变化一点就能让钢材产生变化,让人不禁沉迷于其中而不可自拔。”

    这人彻底的入迷了。沈安觉得这是好事,至少比他原先琢磨丹药好。

    “道兄来看……”

    舍慧拉着沈安说了一通自己最近的发现,一句话,道兄你的投资真是千值万值啊!别舍不得,继续加大投入。

    这边的花费和暗香对接,每个月暗香那边负责审核账目,顺带拨款下来,据说王天德每次看了都会失眠,觉得这就是个无底洞。

    “那个……玻璃怎么样?”

    沈安终究还是个俗人,最关心的就是钱。

    “玻璃?”

    舍慧的热情消散,没精打采的道:“那些东西没什么用处吧?”

    你妹!

    沈安觉得以后只要操心的事情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指导研究方向,否则舍慧会把赚钱的事儿当做是擦屁股的纸,一擦了之。

    两人到了后面一处炉窑边上,和前面钢炉的热火朝天截然不同,这里显得格外的冷清。

    “就在里面。”

    舍慧推开门,沈安步入进去。

    玻璃!

    里面摆放着几张桌子,上面叠着几大块玻璃。

    我的钱啊!

    舍慧在边上观察着他,见他神色平常,并未对玻璃有什么惊奇,不禁暗自佩服。

    “舍情看到玻璃之后,几乎是尖叫出声,后来被贫道罚闭门修炼五日。可道兄却视若无睹,舍慧佩服。”

    舍慧稽首,沈安淡淡的道:“外物于某一文不值,谈不上动心,只是想着此物能利国利民,所以才多有关注。”

    他当然不动心,因为前世玻璃就是个烂大街的东西,扔街上只会讨骂。

    可现在却不同,这透明的玻璃一出来,让人就联想到了昂贵的水晶……

    沈安拿起一块玻璃,对着虚空看了看,赞道:“透明度不错,可以用了。”

    舍慧又在念念有词了,多半是琢磨自己的那些试验。

    这么一个视钱财如粪土的专家就是宝贝啊!

    “多想想玻璃能做些什么。”

    沈安想到了玻璃杯,还有各种用品。

    “贫道最近很忙……”

    舍慧明显对金钱没有兴趣。

    沈安诱导道:“做那些试验要花钱啊!养着那些道人更是花费不菲……不挣钱,怎么能安心做实验?”

    见舍慧在皱眉思索此事,沈安微笑道:“来人,把玻璃都带走。”

    一路回到家中,沈安令人小心翼翼的把玻璃搬进家去。

    花花追着沈安跑,果果带着绿毛在看稀奇,不时伸手摸摸玻璃。

    杨卓雪被赵五五扶着站在外面,见沈安得意洋洋的模样,就问道:“官人,这是什么?”

    沈安摇头,“你且等着,保证让你惊喜!”

    随后木匠来了,沈安交代了些尺寸和规格,然后自己拿着金刚石弄的刀子划玻璃。

    量尺寸,画痕迹,用长尺子按着……用力一划,再来一下……

    沈安把划好的玻璃弄到桌子边悬空,然后握着一头轻轻往下一撇,一块玻璃就这么被整整齐齐的弄断了。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

    沈安想起了小时候那些玻璃匠四处游走划玻璃的场景,不禁有些唏嘘。

    窗户改造好,而且还扩大了。

    玻璃安装上去,边上用细木条压住……

    “装上去!”

    沈安拍拍手,觉得自己完成了一次小时候的手工品。

    那时候玻璃匠的玻璃刀不快了就会丢弃,沈安曾经得到过一把,就在自家拿废玻璃来划,玩的不亦乐乎。

    可在他的身边,杨卓雪已经傻眼了。

    “官人……这是……这是水晶吧?”杨卓雪抓着他的手,有些紧张的道:“太奢靡了,官人,会被人弹劾的……妾身从未听闻谁这般奢靡过。”

    大块水晶很难得,谁也舍不得拿来做窗户,那就是暴殄天物。

    “呃!”沈安没想到媳妇竟然想到了水晶,但这是个好消息,“这是玻璃,不是水晶。”

    “玻璃是什么?”

    “你理解为琉璃就好了。”

    杨卓雪依旧不信,见窗户装好了,那工匠迟迟不肯退后,就问道:“可是没做好吗?”

    工匠回身,惊叹的道:“待诏是宝贝啊!”

    沈安本是欢喜,听到这话觉得不像,就说道:“你觉着能值多少钱?”

    工匠回头再看了一眼,“说不准,反正小人一辈子都买不起。”

    沈安心满意足的道:“家里还有许多地方要改窗户,老实带他去。”

    “哥哥,好亮啊!”

    果果率先冲了进去,欢喜的道:“不用点蜡烛了。”

    没有玻璃窗的话,加上因为怕冷关上房门,房间内的光线昏暗的没法看书学习。

    沈安扶着杨卓雪走了进去。

    光线从玻璃窗穿了进来,照亮了一大片地方。

    “真是漂亮啊!”

    杨卓雪欢喜的道:“要是能在窗下看书做衣服,那可真是欢喜了。”

    沈安满不在乎的道:“以后家里都用这个,先是这里,然后果果那边都装上……书房都装上……”

    杨卓雪有些紧张的道:“官人,要好些钱。”

    在她想来,这东西大抵和水晶的价值差不多,怎么舍得弄成窗户。

    “不值钱!这东西就是出云观造出来的,全在咱家了,回头让舍慧再弄些出来换钱,娘子,咱们家发财了……”

    沈安低声给她说了,杨卓雪不敢相信的道:“官人,真的?”

    “当然。”

    仆役们都有些好奇,但觉得这东西不该自己用。

    “家里住人的地方都装上。”

    沈安的大方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庄老实抹抹眼睛,“郎君,这宝贝不该小人用,万万不敢啊!”

    “某说敢就敢。”

    沈安不想透露玻璃的价值,立刻就获得了忠心加成。

    连赵五五都流露出了些崇拜之色,觉得这位郎君当真是了得,而且极为大气。

    她偷瞥着沈安,突然发现这位郎君竟然很帅……

    ……

    晚安,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