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3章 聚众造反

第3章 聚众造反

 热门推荐:
    “哥!”

    “来啦!”

    沈安在外面做早饭,闻声就冲进了屋里,然后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屋子不大,摆了一张床之后就只剩下一张桌子和两张凳子的余地。

    果果就站在床边,吃力的在搬动着凳子,慢慢的爬了上去。

    她趴在桌子上拿到了布条,然后回身就看到了笑眯眯的哥哥。

    “哥,扎头发,要漂亮。”

    “好!”

    沈安把她抱出去,一边做饭一边抽空给她扎头发。

    等鱼粥的香味让隔壁的租客不住的吸鼻子时,沈安也给果果扎了两个小鬏鬏。

    沈安的身体微微后仰,然后夸张的赞美道:“我家果果咋就这么漂亮呢!”

    果果昂首道:“漂亮!”

    两兄妹吃了早饭,沈安带着果果在城中逛了许久。

    当夜幕渐渐降临时,沈安的摊子也开张了。

    锅贴在锅里渐渐金黄,果果坐在后面在看着繁华。

    那些摊贩在叫喊着,各种美食汇聚,让人觉得来到了饕餮的世界。

    人很多,沈安甚至见到了一个官员带着随从在一路吃。

    “锅贴好了!”

    沈安揭开盖子,顿时热气蒸腾,那些等候许久的食客都开始争抢。

    “某全要了!”

    “滚!”

    “来五个!”

    沈安忙的不可开交,边上做汤饼的小贩嫉妒的不行,沈安瞥见了就说道:“近水楼台,这里人多了,你的生意也会好。”

    小贩干笑着,却不肯相信。

    等他的生意渐渐好起来后,沈安这才松了一口气。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他的锅贴生意好的不得了,一时间竟然有些独占鳌头的意思。

    生意好当然是好事,但是汴梁对于他和妹妹来说还是个陌生的地方。

    不能得意忘形啊!

    沈安做了十多锅锅贴,然后再次抖抖袋子,示意今晚结束了。

    食客们照例是牢骚满腹,然后准备散去。

    “既然出来做生意,怎么能这样呢!”

    三个泼皮从人群里挤了过来,为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道:“这吃食不错,只是汴梁太大,你一个人如何做得过来,这东西怎么做的?说来听听,某花钱学!”

    这是沈安第一次面对汴梁城中的黑恶势力,他看着这三人在发呆。

    现在才是初春,天气还冷,可这三个泼皮却敞开了胸怀,仿佛身体里装着个小火炉。

    “身体真好。”

    沈安由衷的赞叹着。

    一阵风吹过,其中一个泼皮面色发青,忍不住就打了个喷嚏。

    这个喷嚏让泼皮们的气势一下就泄掉了大半。

    众目睽睽之下,泼皮头子恶狠狠的道:“给你三天,不然汴梁城里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沈安一脸惶然的道:“要不现在就学吧。”

    泼皮头子没回头的摆摆手:“某说话算话!”

    一阵叹息声中,那些食客纷纷散去。

    边上卖汤饼的小贩不知道是同情还是幸灾乐祸,就挤出了些许担忧说道:“汴梁城的泼皮不少,他们是最狠的,最喜欢跟着到别人家里,然后日日恐吓。”

    他看了在后面很乖的果果一眼,说道:“要小心啊!”

    “多谢。”

    沈安依旧收摊,还是一头挑着摊子,一头挑着妹妹回家。

    回到家就烧水洗脸洗脚,果果一路打着哈欠,但在临睡前还记得说了一句:“哥,他们好凶。”

    沈安给她盖好被子,“那是哄人的,再过几日他们就凶不起来了。”

    他上床盖上被子,惬意的叹息一声。

    ……

    “哥!”

    第二天吃了早饭后,沈安说带着果果逛街。

    迫不及待的果果穿的厚厚的,站在大门边上叫嚷着。

    “来了!”

    沈安急匆匆的出来,然后两兄妹就出了榆林巷。

    沈安觉得汴梁最多的就是酒楼和青楼。

    酒楼是吃,青楼是欲。

    饱暖思***!

    但是酒楼的消费很高,所以任何时代都一样,路边摊才是王道。

    你酒楼有的,我路边摊都有,而且便宜许多。

    这就是生存之道。

    沈安背着妹妹一路看过去,就看到了无数小摊贩。

    最后他站在一个小摊前,摊主是个年轻男子。

    一块形状不规则的铁板上,几个歪歪斜斜的‘锅贴’都成了焦黑色。

    沈安牵着妹妹叹道:“浪费了啊!”

    年轻男子沮丧的道:“不知道那人是怎么弄的。”

    “想学吗?”

    “想啊!”

    “我是沈安,锅贴就是我弄出来的。”

    ……

    时间到了下午,开封府接到消息,说是有一群人在皇城边上聚众,不时慷慨激昂的叫喊着,很像是要造反的模样。

    开封府目前是包拯坐镇,他接报后心急如焚,也来不及去找什么巡检,带着手下的衙役们就往现场赶去。

    等赶到樊楼后面的皇城边时,包拯见前方五六十人在振臂高呼着,就喝道:“拿下!”

    衙役们如狼似虎的冲了进去,拳打脚踢。

    “一群逆贼,跪下!”

    人群纷纷跪下,包拯皱眉看去,却见中间一个少年正在发呆。

    一个炉子架在那里,铁锅里的锅贴正在散发着香味。

    这啥意思?

    沈安赶紧牵住了妹妹,随时准备跑路。

    “你等在此聚众作甚?”

    包拯沉声问道。

    沈安指指铁锅说道:“小民在此教他们做锅贴。”

    包拯走过去仔细看了看,然后问道:“为何叫喊?”

    沈安无辜的道:“他们怕学不会,小民只是在给他们鼓劲罢了。”

    包拯回身看看那些跪着的男子,然后面色难看的道:“回去!”

    走出没几步,包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那群男子已经重新聚集在一起,一起振臂高呼着。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包拯听到这个不禁就抚须微笑,觉得那个少年竟然还知道教这些,可见也是有些来历的。

    “……学了做锅贴,每天一贯五!”

    包拯的面色顿时就成了猪肝。

    “今日萝卜白菜,明日香车宝马……”

    “今日睡地板,明日做富豪!”

    包拯看到一个男子在振臂高呼着,然后竟然哽咽了,渐渐的嚎啕大哭起来。

    “我那娘子……她见我穷,就抛弃了我们父子……”

    众人都同情的看着他,可却不知道怎么安慰。

    沈安走到他的身前,双手放在他的肩上,然后看着周围的人,振眉道:“怕什么?日落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

    嚎哭的男子止住了哭声,一脸坚毅的道:“对,日落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等我发了财,那女人就算是跪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原谅她!”

    沈安欣慰的道:“好男儿何患无妻……”

    他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官员,再看过去时,就见开封府的一干衙役簇拥着那个官员一溜烟就跑了,仿佛身后有鬼在追赶。

    “一天五文钱。第一个月不收钱,赚了都是你们的。可要是第一个月赚不到钱,那就是你不够努力,你不适合这一行,我就算是白教了。但是第二个月还要干的,每日五文钱,这个咱们要写在契约里,也就是说,你们都可以免费做一个月试试,不好我一文钱都不收!”

    ……

    新书期间,每天两更:12:30,19:00。

    新书最重要的就是推荐票,恳请大家投出手中的推荐票,助力咱们的新书茁壮成长。

    ——爵士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