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82章 沈安一句话就让你挨了一顿打

第182章 沈安一句话就让你挨了一顿打

 热门推荐:
    老赵家的皇后,不,该说是女人。

    女人只要有了舞台,她们就会对男人们的领域发生浓厚的兴趣。

    比如说权利!

    后宫之中无聊,加之夫君驾崩,这日子过的就和青灯古佛般的冷寂,所以那些太后们得了机会就不想放手。

    赵祯虽然还健在,可却对曹皇后没啥感情,夫妻俩只是相敬如宾而已。

    寂寞的日子会让人发疯,所以曹皇后就给自己找事做。

    养蚕、织布……

    她带着那些嫔妃们做的不亦乐乎。

    此刻她微微抬头,眼神幽幽的问道:“如何了?”

    任守忠微微俯身,脸上多了怒色:“圣人,那沈安说……他说他乐意,还问了臣要怎地……臣……臣……”

    他一脸沉痛的道:“臣当时就想弄死他,可……可想到不能给圣人您添麻烦,最后才忍了下来。”

    这话在往常会觉得有些假大空,可在皇后极端愤怒的情况下,却是再恰当不过了。

    内侍的权利欲比任何人都大。

    失去了家伙事之后,人生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活着而已。

    可活着只是行尸走肉,那还不如撞墙死了算逑。

    于是权利和金钱就成了他们追逐的目标。

    任守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他偷偷的窥看了一眼,如愿见到了皇后的愤怒。

    某就是天才啊!

    他忍不住想笑,就赶紧低头,然后那嘴角渐渐的翘起,笑意渐渐散开。

    曹皇后把银牙咬得嘎嘣响,目光凌厉的盯住了任守忠,说道:“可有虚言?若是有……”

    这位可是杀伐果断,任守忠闻言打个寒颤,说道:“圣人放心,臣不敢。”

    宫中的内侍,有头有脸的都有自称‘臣’的资格。

    而边上的那些内侍就是悲剧,只能自称‘小的’。

    那些内侍都在艳羡的看着任守忠,心想这人竟然又立功了,以后的前程当真是不可限量啊!

    “他这是想说自家是威武不能屈吗?”

    皇后的手一紧,把手心里的线捏成了一团。

    威武不能屈,对于皇室来说只是个笑话。

    她冷冷的看着外面,突然说道:“官家此刻无事,去请了来。”

    御姐范的曹皇后冷面如霜,若是披盔戴甲,就和花木兰也差不离了。

    她下定了决心,决定要收拾沈安。

    皇后真要收拾沈安,那真是手到擒来,而且……而且这可是给官家留印象的好机会!

    任守忠不等旁人说话,就抬头道:“圣人,臣这就去。”

    他看了那些内侍一眼,心中冷笑着,然后转身出去。

    走出殿门,他冷冷的看着前方走来的两个内侍,这是他的竞争对手。

    两个内侍都木然拱手,此时的任守忠气势如虹,不能给他找事的借口。

    任守忠遗憾的道:“两个胆小之辈,说那沈安手腕了得……蠢货!某一去就镇住了他,他的手腕在哪?嗯?说说,他的手腕在哪?”

    太监少了家伙事,心理变态是难免的。

    心理变态的表现方式多种多样,任守忠就喜欢践踏别人的尊严为乐。

    你越倒霉我就越踩你,越踩你我就越欢喜。

    那两个内侍强忍着怒火,却不敢发作,就和他错身而过,进了殿内。

    曹皇后的怒火依旧未散,见两人进来就说道:“有事速速说了。”

    两人禀告了事情,曹皇后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

    其中一个内侍突然说道:“圣人,小的……”

    曹皇后见他吞吞吐吐的,就不耐烦的道:“有事说,无事就出去!”

    那内侍低下头,“圣人,那沈安不会这么蠢吧?”

    沈安打了皇后的亲戚,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了,大多都说沈安跋扈。

    可沈安若是真跋扈的话,曹云哪里还能留在兵房,早就被沈安一脚踩下去,永世不得翻身了。

    他就说了这么一句,然后闭口不言。

    这是话里有话啊!

    曹皇后不是蠢货,先前不过是被怒火冲昏了头,此刻马上就觉得有些不对了。

    沈安再嘚瑟也不会这么大胆,否则官家再仁慈,也见不得有人对皇后不敬。

    她微微抬头,嘴角往下撇,吩咐道:“去把任守忠追回来。”

    追!

    有人心领神会的出了大殿,然后狂奔而去。

    稍后任守忠气喘吁吁的回来了,一副办事勤勉的模样。

    曹皇后问道:“那沈安就说了这些?”

    任守忠愕然道:“对啊,圣人,他的话臣都说完了。”

    曹皇后的目光一冷,说道:“若是真的,我自会去收拾他,若是假的,你便去洗衣吧。”

    宫中洗衣服的活计可不轻省,被赶到那里去和发配流放一个意思。

    任守忠想了想,就笑道:“臣倒是忘记了,那沈安在臣出来前提到了国舅。”

    曹皇后的浓眉一紧,问道:“说了什么?”

    所谓的国舅,大多数情况下指的就是她的弟弟曹佾。

    任守忠觉得这不是事,就轻松的说道:“他说听闻国舅好道。”

    “好道?”

    曹皇后微微眯眼,想起了那两个怀孕的嫔妃。

    所谓好道,那只是曹佾避祸的手段而已。

    作为国舅,他但凡展露出些许对权势的渴望,曹家就不会有未来。

    所以咱修道吧,和方外人打交道总是没啥忌惮吧?

    于是外界就传闻国舅喜欢修道,大抵是要成仙了。

    可曹佾的目的只是谨慎罢了。

    这样的国舅官家很放心,可沈安提这个干嘛?

    曹皇后的思绪一转,就想到了最近宫中的局势。

    那两个孕妇就是宫中的宝贝,一旦生下皇子来……

    那她这个皇后的日子怕是要难过了。

    母凭子贵,生下皇子的嫔妃自然会麻雀变凤凰,然后就会愕然发现自己的头上还有一个皇后。

    当今官家的生母就是个普通人,生下孩子后被皇后领养……赵祯的生母致死都没有认回儿子的机会,那痛苦煎熬……

    若是这般,有过切肤之痛的赵祯会怎么选择?

    把皇子给皇后养着?

    他不会干。

    曹皇后想起一次撞见赵祯拿着一幅画含泪的模样。

    那一次赵祯没有给她这个皇后面子,直接大发雷霆。

    后来她才有了些明悟,那副画画的就是赵祯的生母。

    前车之鉴在此,他怎么会让自己的儿子再遭遇这等惨事。

    所以她这个皇后没有机会,生下皇子的嫔妃将会亲自养着孩子。

    再然后……

    宫中的倾轧从来都不缺,此刻她要是做出些跋扈的举动,官家不会管,但在以后却会成为一根刺,说不清楚何时会刺伤她。

    是了!

    沈安只需道歉即可,可却用这种语气来顶撞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在提醒自己:曹家此刻越低调越好,越老实本分越好啊!

    此刻的低调,在以后就会被认为是谨慎和安分守己,不管那两胎是男是女,她都稳如泰山,再无人能撼动她的皇后之位。

    皇后的眼中多了感激之色。

    而且曹定此事也做得过火了,竟然当街拦截沈安,这是准备造成舆论事实,逼迫沈安就范。

    曹定啊……做事不行,不稳妥。

    瞬间曹皇后就忘记了先前的怒火,立场瞬移到了沈安这一边,甚至还准备叫人去提醒一下曹家,以后要看好了曹定,莫要让他再惹祸了。

    这就是女人,爱屋及乌说的就是她们。恨屋及乌也是如此。

    曹定若是得知皇后此刻的想法,大抵会吐血三升,然后高呼冤枉。

    任守忠还在等待着,他看了那两个对头一眼,就微微一笑,很冷。

    看看吧,皇后有事都宁可召我回来,你们两个蠢货却成了摆设。

    他正在得意,却听到了皇后的一声叹息。

    他看过去,就见皇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这是要夸赞我吗?

    是了,我这次做的无可挑剔,连沈安的罪证都拿到了,正好让皇后能找到借口出手收拾他。

    这事儿我可是公私两便……谁……谁能比我更高明?

    他在心中狂笑着,然后挤出了自认为最忠诚的笑容,等待着皇后的决断。

    曹皇后微微昂首,冷笑道:“先前为何不说?”

    任守忠愕然道:“圣人,那只是闲话而已。”

    这话怎么听都是闲话,可在当事人的耳中却如同惊雷。

    曹皇后就是当事人,她觉得这话最重要,而任守忠的解释在她看来就是狡辩。

    “刁奴!”

    曹皇后武将世家的秉性发作了,她浓眉倒竖,喝道:“来人!”

    外面进来了几个膀大腰圆的内侍,躬身候命。

    曹皇后的目光转到了正觉得莫名其妙的任守忠的身上,冷笑道:“刁奴竟然也敢欺瞒于我,拉出去,打!”

    啥?

    这是啥意思啊?

    任守忠傻眼了,冲过来的内侍却别住了他的手臂,然后用力往外推拉。

    “圣人!圣人!臣冤枉啊!”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何被处罚,觉得自己冤的能感天动地。

    曹皇后起身站着,目光凌厉:“二十棍!”

    这是不准备要他的命,只是惩戒而已。

    任守忠一听就放心了,可他却真的是不知道为何挨打。

    两个孔武有力的内侍把他按在长凳上,一块破布被塞进了他的嘴里。

    “咬紧了,不然小心舌头和牙齿!”

    打棍子的痛苦不是所谓的硬汉就能扛住的,不咬住软物的话,轻则咬坏牙齿,重则咬烂舌头。

    然后有人褪去了他的下裳。

    这是不准备要他的命,否则不脱裤子,到时候打烂的碎布嵌入肌肤里,收拾起来非常麻烦。

    “啪!”

    “呜呜呜!”

    “啪!”

    “……”

    二十棍打下来,任守忠已经是走不动了。

    行刑的内侍说道:“没破皮,赶紧走走上药。”

    这时里面出来了一个内侍,却是先前被他讥讽的其中一人。

    这内侍微微昂首,说道:“任都知这是怎么了?圣人看重他,怎么……谁敢打他的棍子?”

    尼玛!

    先前你没听到,没看到吗?

    任守忠知道这是特意来羞辱自己的。

    他咬牙道:“定然是你等进了谗言……某……等着瞧吧!”

    那内侍微笑道:“任都知可知道为何挨打吗?”

    任守忠冷冷的道:“难道不是……”

    他想起了皇后最后的话……

    “难道……”

    难道是因为自己没说出来的那句话?

    可国舅好道家……这话也值当处罚我吗?

    那内侍微微点头,叹道:“你自作聪明,这一顿挨的不冤啊”

    任守忠只觉得一口老血憋在了胸口那里,不上不下的。

    一般人被收拾了,第一件事就是去思索对方的动机,否则一种死不瞑目的憋屈感会让人发狂。

    可那句话有啥玄虚啊!

    他不敢问皇后,只能自己琢磨着。

    那内侍笑吟吟的道:“你不是说沈安的手腕也就那样吗?可他一句话就让你挨了一顿打,谁的手腕高?”

    任守忠铁青着脸不说话,只是在来回踱步,好活血化瘀。

    他走动起来很吃力,不时嘶嘶倒吸凉气。

    那内侍在边上讥讽了半晌,然后才一拍脑门,说道:“哎呀!刚才我不是说圣人让你去沈家道谢的吗?你怎地还没去?”

    瞬间周围就安静了。

    任守忠愤怒的看着他,然后用手指指他,点了几下头。

    “你很好……”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