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946节-卖钱

第946节-卖钱

 热门推荐:
    在这个时候,真正有关系的人,已经提前走了。

    待所有人反应过来时,已经是后知后觉,完全来不及,想要找能够在李白这里说上话的人,却一个都没有。

    眼见着事态越来越严重,急着想要脱身的人只好亲自找上门来,至于心里有没有鬼,恐怕就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

    “不行!”

    李白完全没有理会那些前辈,依然坚定不为所动。

    开玩笑呢!

    到时候牵连自己坐牢,别说一千万,就算是两千万,甚至五千万,能够弥补的过来吗?

    他此时仿佛已经看到老爹挥到半空中的裤腰带,绝对是正宗老牛皮整张裁下来的。

    “为什么?”

    黑灰西装男子没想到李白竟然如此难说话,连老前辈的面子都不肯给。

    像这般做人,到底还要不要在武林中混了?

    “我又不是武林中人,大家原本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何必让我为难呢!”

    李白翘起二郎腿,将双手压在膝盖上,这个姿态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话里话外就一个意思,别拿所谓的武林同道来说话,大家不熟!

    至于人多势众的造势说服,他也完全不理会。

    “嗯?”

    黑灰西装男子一怔,他有些惊愕莫名的转移视线去望向其他人。

    被他邀请来的几位前辈同样吃惊的彼此面面相觑。

    一手威震武林的御剑术,所有人都亲眼目睹,还有视频为证,怎么的就不是武林中人了呢?

    之前那位帮黑灰西装男子说话的那位前辈有些恼火地说道“李白,有的话可不能乱说,如果不是武林中人,那你还参加讲武大会。”

    一见讲武大会惹上麻烦,就忙不迭的划清界线,有这么干的吗?

    “我是混医学界的,兼涉及护肤品行业,像这样的武术界活动,还是第一次参加,准确的说,我是来看看热闹,并不是说我一定就是武林中人,况且你们以前也没有听说过我,难道不是吗?”

    李白好整以暇的摊开双手,大家又不是一个圈子的,找再多人过来,都是无济于事。

    人云亦云,被别人两句话一说,头脑就发昏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李白身上,只有他忽悠别人的份,从来没有别人忽悠住他。

    至于银行转贷合同,他完全无能为力,更何况空口无凭,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也没有义务帮助对方。

    黑灰西装男子等人表情有些呆滞,没想到对方竟然不是武术界的。

    “求求你,江湖救急,帮帮忙了,我会感谢您一辈子的。”

    黑灰西装男子快要哭了出来。

    酒店里面在不断抓人,参与行动的人几乎被一网打尽。

    他再待在这儿,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感激我一辈子?嗯?你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对方一时乱了方寸,反倒让李白琢磨出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来,他随即看向其他人,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们不会也有问题吧?”

    作为精神科医生,对于他人的心理波动自然非常敏感,对方的话一出现可疑的地方,立刻引起了李白的警觉。

    如此着急忙慌的想要离开,恐怕不止是银行转贷那么简单。

    其他几人都不是笨蛋,无论有没有这回事,都绝不能沾上边。

    特么一不小心就是叛国,谁敢接这口黑锅?!

    不自觉的,所有人都远离了黑灰西装男子,隐隐的要划清界限。

    黑灰西装男子楞了楞,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气急败坏地说道“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

    标准的否认三连,说的还挺利索。

    “呵呵,如果不是,你慌什么?”

    李白笑了起来,越发觉得这个家伙有问题,为什么偏偏是一副心虚的表情。

    “你没有证据,别乱讲啊!我要告你诽谤。”

    黑灰西装男子看到其他人的反应,越发慌乱。

    眼下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有证据!”

    一个声音传来,抱着一支剑的幽省剑仙薜文怀出现在黑灰西装男子的身后。

    黑灰西装男子和李白谈话的地方是在一楼茶吧的一隅。

    “嗯?薜文怀,你别乱说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黑灰西装男子听到身后的声音,脸色渐渐白了起来。

    “我就是人证!”

    薜文怀冷冷一笑,拿出手机,拨了反间谍电话12339。

    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谁和地点。

    后者甚至不重要,只要电话一通,位置就被锁定了。

    当黑灰西装男子反应过来,试图阻止的时候,薜文怀却已经将电话打完了。

    “你什么意思?薜文怀,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吧?那瓶草还丹,是谁给你的?”

    黑灰西装男子在心里暗骂这个幽省剑仙是一只白眼狼,收了自己莫大的好处,竟然还敢反咬一口,真是气煞吾也!

    薜文怀拍了拍自己怀里那支便宜货宝剑,理直气壮地说道“一码归一码,你的条件,我已经帮你完成了,现在,嘿嘿,我缺钱花了。”

    上一支宝剑花了他不少钱,现在却四分五裂的嵌在酒店包厢墙上,手头最近比较紧,一直没有什么进项,有些入不敷出。

    若说武者视金钱如粪土,那纯属是扯淡,没钱练什么武?

    死练的代价只有一个,早晚得练死。

    缺钱花了?

    仅仅就为这个举报?

    黑灰西装男子几乎快要气昏过去,这都什么人啊?

    “见面分一半!”

    李白突然开口,没见着自己正在谈吗?

    这样截胡,像话吗?

    “你三我七!”

    薜文怀也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一股勇气,竟然敢跟李大魔头讨价还价。

    “五五开!”

    李白寸步不让。

    “你四我六!”

    薜文怀微微眯起眼睛,凌厉之意再次冒了出来。

    小半瓶草还丹加上两天休养,哪怕无法恢复到全盛状态,但是五六成还是有的。

    李白毋庸置疑地说道“你五我五,再敢bb,我就要动手了。”

    见面分一半,这已经很良心了好吗?

    “成交!”

    薜文怀突然毫无征兆的出剑,未开锋的剑刃架在蹑手蹑脚正欲离开的黑灰西装男子脖子上。

    李白和薜文怀二人视线转移过来,盯得黑灰西装男子心里一阵发毛,连忙道“小心,小心,别动手。”

    他毫不怀疑这支宝剑哪怕没有开锋,也依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划开自己的脖子。

    更何况边上还有另外一位拥有传说中御剑术的绝世高手。

    方才陪着这货的那些武林前辈们连招呼都没有打,悄悄的一个个都溜了。

    “刚才谁打了12339,薜文怀?哪位是薜文怀?”

    进驻酒店的安全局人员在一楼大厅喊了起来。

    “这里!”

    李白冲着那位安全局人员挥了挥手。

    “是谁?有证据吗?”

    安全局的人三步并作两步赶过来,显然是得到过薜文怀的资料,直接就认出他来。

    “我是薜文怀,这里还有一个漏网之鱼,我是人证。”

    换作旁人多半得掂量一下,可是这位幽省剑仙却是一个莽汉,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哪怕黑灰西装男子此前跟他做过交易,但是现在却毫不犹豫的将其捅给了公门中人。

    什么江湖义气,统统都是骗小孩的。

    黑灰西装男子都快要哭了出来,他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

    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栽在缺钱的薜文怀手上。

    “快点登记,还等着拿钱。”

    李白看黑灰西装男子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小叠白捡捡来的零花钱。

    “……”

    安全局工作人员瞅着李白和薜文怀,一脸怀疑这两个人究竟是爱国还是单纯为了钞票。

    “对,给钱!”

    薜文怀只想把这个黑灰西装男子换成钞票,好弥补一下自己空虚的钱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