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1627章 五味陈杂(一更)

第1627章 五味陈杂(一更)

 热门推荐:
    “啊?”

    “谁?夏轻尘?”

    “是哪个夏轻尘?”

    “应该是重名,我们熟知的夏轻尘,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冒着风险闯入其中。”

    “十有是如此。”

    “夏轻尘功成名就,完全没有必要进入里面。”

    ……

    陪伴在夏轻尘身旁的张晓风和于古公,却满脸惊愕的凝望夏轻尘。

    他们是少数知道夏轻尘的确去过地狱门的人。

    本以为,初次前往的夏轻尘,十有一无所获,连三级情报都难寻觅到一份。

    然而实际情况,令他们做梦都想不到。

    “你……你进入地狱门有多深?”于古公狠狠咽一口唾沫,愣是望着毫发无伤的夏轻尘,怎么都不敢相信他进去过。

    里面的危险,已经毋庸赘述,除却少部分老人外,极少有安然无恙出来的。

    据说本次带队的老人闫宽,他在老人之中以经验老道出名,少有能及者。

    即便如此,出来时还是受到一些魔物的伏击,留下轻伤。

    夏轻尘道:“稍微有点深吧。”

    稍微?

    于古公一脸羡慕之色:“那你真是运气太好了,现在的二级情报,通常出在靠近地狱门五公里之内,那里极为危险,你能在不深的地方就寻找到一份,实在是幸运。”

    张晓风深以为然:“已经好多天没出现二级情报,你第一次去就得到,而且还是今天的唯一一份,今日来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要被你惊掉下吧呢。”

    对此,夏轻尘只是笑笑。

    笑容里有几分无奈,心里暗暗叹息:“情报的评定比想象中还要严格不少啊,深入魔族得到的几份情报,都只能评定为二级。”

    就是不知,他获得的情报,是不是今日最高级情报。

    除了张晓风二人,还有三个人知道,获奖的的确就是夏轻尘本人!

    只有少数人略感意外的看向他。

    他们就是闫宽、婵姐和单起,三人看向夏轻尘的目光又有所不同。

    前两者是惊讶,单起则是不服。

    不是说,夏轻尘预知到危险,已经提前离开吗?居然还能获得一份二级情报?

    他单起来地狱门多次,只拿过一次三级情报呢。

    “闫师傅,守墓人评定情报,很不公平。”单起道:“夏轻尘才深入多久,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啊,居然能被评定为二级。”

    “守墓人应该是看在他青少年统帅的身份,额外放宽了标准。”

    婵姐鄙夷的瞟了眼单起,道:“我记得你说过,守墓人和夏轻尘之间有很深的间隙吧?”

    守墓人没有借机打压夏轻尘都算不错,抬升他?除非守墓人们脑子都坏掉了。

    单起被看穿心思,讪讪一笑:“我只说可能,并没有确认。”

    “呵呵!”婵姐冷笑一下,对于这个单起,是万分看不起的。

    本事没有,嫉妒心却比谁都强。

    闫宽神色淡定的摆了摆手,淡笑道:“跳梁小丑而已,他掀不起多大风浪。”

    婵姐眼前一亮:“夏轻尘的二级情报可是唯一啊,咱们还能翻身?”

    “当然!”闫宽眼睛深邃:“区区二级情报算什么!”

    啊?

    眼红的单起脑瓜子迅速转动,蓦然想起一事来,顿时激动:“难道,发现魔族也能作为情报吗?”

    能够力压夏轻尘的情报,只能是一级情报。

    他们此前发现地狱门被湖水蓄满,顶多只能算是二级情报,之所以没有被评上,想必是被其余人捷足先登过。

    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遭遇魔族这一个情报。

    闫宽眼光毒辣:“我们都以为魔族还没有开启地狱门,可,我们遭遇的魔族足以证明,地狱门已经限制不了他们!”

    “这个情报何等重要?评定一级情报,绰绰有余!”

    话语一出,单起暗暗兴奋。

    他可是随同一起的人员,这份一级情报,理应有他一份!

    再加上小道消息,神国使者关注情报榜单,单起更加心花怒放。

    他默默期待中,八守墓人环视着场上安静的人员,不由苦笑:“似乎诸位对于夏轻尘拿到二级情报,并不太在意啊。”

    三级情报的名单出来,都能引来全场雷霆般的掌声。

    反倒是二级情报,掌声却稀稀拉拉。

    “哪个夏轻尘啊?倒是请上来瞅瞅呗!”

    “就是啊,哪号人物都不知道呢。”

    “咱们到底有几个夏轻尘啊?”

    ……

    八守墓人愣了愣,旋即明白他们所思,哑然失笑:“既然这样,那就把三级、二级情报的提名者请上台吧。”

    “来,让我们用热烈掌声欢迎以下人员上台!”

    “张子凡!”

    啪啪——

    掌声雷鸣,喝彩如云!

    “何一鸣!”

    啪啪——

    又是掌声,又是喝彩!

    “黄洋!”

    啪啪——

    再见掌声,再见喝彩!

    “陈晓丽!”

    ……

    连续十三人,每一人的上台,都赢得全场的掌声,赢得所有人的尊敬。

    整个广场中心的掌声,几乎没有间隔过,此起彼伏的贯穿整个过程。

    “下面,有请我们唯一的二级情报挖掘者夏轻尘上台!”八守墓人抑扬顿挫道。

    他脸庞洋溢着激动,虽然守墓人和夏轻尘关系不合,但大是大非上,他们还是非常赞许夏轻尘的贡献。

    啪啪啪啪——

    掌声疯狂,如狂雷奔响。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寻觅,到底这位夏轻尘是哪冒出来的。

    名字和那位夏统帅相同便罢,第一次出场就是以二级情报的挖掘者身份露面,想让人不在意都难啊!

    众人目光搜寻中,只见夏轻尘缓步走上前,站在八守墓人身旁。

    后者含着微笑:“恭喜夏统帅,第一次出征地狱门,便斩获如此重要的情报!果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啪啪——

    掌声……如同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截断,戛然而止!

    场下无数人的双手,保持着鼓掌的姿态,身躯却僵硬在那里。

    他们瞪大眼睛,直勾勾凝望着台上的夏轻尘,全都傻眼。

    “我滴个亲舅老爷呀!是我眼瞎了,还是失明了?”

    “眼瞎不就是失明吗?”一人回答道:“不过,我也怀疑自己眼睛不好使了,台上那位是夏统帅?”

    “是他!刚才还被我们给冷嘲热讽了一顿!”

    “卧槽!”

    “我是不是也有眼盲吧?夏统帅去了地狱门,还斩获二级情报?”

    “不可能啊,他那等身份,有什么必要冒险进入地狱门?”

    高层无需以身犯险,这是他们所有人的共识。

    可夏轻尘却是个例外。

    “他没理由像我们底层一样,冒险进入地狱门啊,需要什么吩咐一声,有的是泥腿子愿意舍命进去!”

    “我想,我可能误会夏统帅了!”一名面相刻薄的女子,弱弱道。

    刚才嘲讽中,她是最激烈的人之一。

    “也许,我欠他一个道歉。”又一名女子,羞愧的低下了头。

    闻言,那些跳着脚讽刺、嘲讽的人,或面含惭愧,或低头不语。

    他们心里如同打翻了醋瓶,五味陈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