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16 杀机

016 杀机

 热门推荐:
    “孙大哥,你今天还要进山?”

    天光微亮,孙恒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进山,隔壁的二丫也起来赶工,看着他的眼神带着些许的担忧。

    在栾启山下,孙恒怕是一个最容易被人遗忘的人,除了这个偶尔还能说上几句话的二丫。

    “嗯。”

    孙恒点头,他知道二丫担心的是什么,不过却不以为意:“没关系的,在山里呆了几个月,就算遇到什么猛兽,我打不过,还是能逃得掉的。”

    说完他又是轻轻一笑:“毕竟,会爬树的野兽,可不多!”

    “还是小心点为好。”

    二丫摇了摇头,眼中担忧不减:“昨天又有人没回来,这都好几场野兽伤人的事了,他们难道都不会爬树?”

    “呸呸……”

    二丫轻轻给自己掌嘴,眼带歉意的看着孙恒:“孙大哥,我不是在咒你。”

    “我知道。”孙恒轻轻摇头。

    “总之,孙大哥你一定要小心些。”

    二丫重重点头:“听说,山里的野兽饿了一冬,这个时候最是凶残。”

    “嗯。”

    孙恒点头。

    他抬头看向那微暗之际的栾启山,眉头也是忍不住轻轻皱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故有些多,已经有好几位山民和学徒在山里遇难。

    现在看着这大山,就如一头匍匐在大地上的野兽一般,静等着猎物的上门。

    着实不祥!

    …………

    “咯吱……咯吱……”

    破烂的草鞋踩在松软的积雪之上,发出挤压般的声响。

    孙恒披着麻绳编织的斗篷,腰別手斧,手提棍棒,行走在山林之中。

    他冬衣褴褛,草鞋破烂,长发散乱,远远看去,犹如山林间的野人。

    唯有一双眸子,依旧通透明亮,甚至透着股坚毅。

    微风拂过山林,四周簌簌作响,时而还会有着草虫动弹的动静。

    停下脚步,孙恒看着身前大树下一株刚刚发芽的嫩苗默默发了会呆。

    时间走的真快,一眨眼,寒冬已经即将掠过,春意也从眼前悄悄露头。

    这段时间,孙恒早出晚归,如无特殊情况,整个白天的时间都是在这片山林之中度过。

    寒冬之中的山林,没人有兴致言谈,都是各寻一个方向,采集物质。

    没人陪伴,也无人倾听,枯寂之中,孙恒唯有手中的棍棒、手斧和那乐器埙为伴。

    当然,他的收获也不小。

    长了一岁,在营养充足的情况下,他的个头猛提一截,身材不再干瘦,手臂上也有了肌肉鼓起。

    识字方面,每日回去,孙恒都会就着灯光默记几个字,在黑夜中闭目熟记。

    这段时间下来,普通的文字,他都差不多能够认识,一句话连蒙带猜,也能把话中的意思推测个七七八八。

    武学方面,则是他最为自傲的了!

    莽猿劲已经修炼到气贯全身,不惧寻常木棍击打的地步,力气也是增长不小,提前达到了前世普通成年男子的程度。

    技法三叠浪,他已经能够熟练的发挥出三层叠加的效果。就算是黄磷所说,那虚无缥缈的大成门槛,孙恒也已真切的触摸到。

    还有那灵猴十三击的棍法!

    虽然没有人亲授,但这段时间看下来,他也全都牢记于心,熟练掌控。

    这门棍法,说是十三击,实则只有三击!

    前面的十式,只不过是棍法的基础,运用棍法的基本发力法门。

    如刺、撩、中直、圈转法、上剃下滚、子午棍、生死棍等等……

    最后三式,则是棍法的核心,分别是仙人指路、风扫落叶、灵猿翻飞。

    取下手斧,提起长棍,孙恒脚踏积雪,在山林间演练起棍法。

    但见棍风呼啸,人影腾挪,三式棍法在孙恒手中随意变化,棍随心动,但有所想,无有不至!

    以孙恒观看几位师兄的演练来看,他们对于棍法的掌握,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自己!

    而且其中的差距,不可以道理记!

    “唰……”

    片刻之后,棍影一收,长棍紧贴着地上那根嫩苗停顿,劲风吹动着嫩苗拼命摇晃,而那长棍却如定在原地一般,纹丝不动。

    这自是源于孙恒对自身身体精微至极的掌控力!

    收起棍棒,孙恒缓缓吐了一口气息,蹲下身子,拿起一枚行军丸慢慢吃了起来。

    水囊里有酒,酒不仅可以壮胆,还可以强壮身体,他如今的体力之所以增长如此之快,跟把钱花在这药酒的上面,可是大有关系!

    不过,这酒的药效似乎也有着极限,如今对孙恒已经渐渐没了效果。

    倒是酒瘾被灌了出来。

    吃饱喝足,再修炼了一阵莽猿劲,孙恒这才睁开明亮的双眼,开始一天的工作。

    “唰……唰……”

    手脚并用,孙恒身如灵猿,在大树之上来回飞跃,待到看到一根铁线藤之时,才身躯一顿,腰间手斧已经飞速斩出。

    “咄咄咄!”

    三声斩击练成一片,孙恒双腿扎根,腰挎发力,手臂挥出一道道残影,不过眨眼功夫,那一截铁线藤就被斩下。

    “不错!”

    扯下藤条,孙恒暗暗点头,自己的动作越来越熟练了,对他来说,收集物质,也变成了一种锻炼。

    下树放好铁线藤,再次以这里为中心旋转寻找,半晌功夫,孙恒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

    到下午再采集几根,今天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提起斧头看了看那有些磨损翻卷的斧刃,他在山林间翻了一块石头,取来清水,准备打磨一下斧刃。

    磨刀从来不误砍柴工!

    贴身放好目光,检查了一下四周情况,孙恒蹲下身子,打磨斧刃。

    这套动作他早已熟练,甚至就连手斧都已经损坏了好几把,不过片刻功夫,斧刃在他手下已经铮亮。

    举起手斧,浇上清水,斧刃寒光隐隐,甚至能够反射出身后的一抹亮光。

    等等……

    哪里来的亮光?

    心头陡生警兆,孙恒眼神一缩,手一松,手斧落地,身躯则如炸起的灵猴一般,猛地朝着一侧窜出。

    “铮!”

    一声轻响,孙恒原来的位置处,已是多出了一根深入泥土的利箭!

    如果刚才他的反应再慢上那么一丝的话,此时的他,怕是已经被贯穿了身躯!死于非命!

    想及此处,孙恒心中发寒之时,一股夹杂着浓郁杀机的怒火,已是不可遏制的涌了上来!

    “谁!”

    脚下一点,把棍棒提在手中,孙恒身躯绷紧,双眸冰冷的朝着那历箭射来的方向看去。

    “竟然让他躲过去了!”

    那里草丛晃动,一人提刀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猛子,你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意外,意外!”

    后面男人手提长弓,一手挠头,朝着身前那人歉意一笑:“这次要麻烦世友哥亲自动手了。”

    “是你们!”

    看到来人,孙恒忍不住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