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22 试鞭

022 试鞭

 热门推荐:
    “孟小姐请看!”

    雷天来来到那气息奄奄的杂工面前,手指他那开裂的胸膛,断裂的肋骨创伤处,音带自豪的开口:“狼毒鞭一鞭下去,外表伤势獠牙峥嵘,极难愈合。现今他的伤口还是红色,等过一会就会成青褐色,这是因为其中毒气侵体所制,两者相加,就算是内气高手,怕也生受不住。”

    “唔……”

    孟秋水弯下腰,如同把玩玩物一般拨弄着那杂役的伤口,眼中没有惊恐,只有兴奋:“不错,不错!毒气侵体,伤口腐烂,狼毒鞭名副其实。”

    后面的马车夫也暗自点头,实则狼毒鞭已经不算差了,只不过制作的人不精于此,换做他来做,定然还能提升一个档次。

    此时就算制作不良,加上这种效果,也算是软鞭之中的上品了。

    眼前的杂役体格虚弱,生受雷天来全力一鞭,又被人随意摆动,挣扎了几下就咽了气。

    陈四龙唯恐孟秋水看到死人不乐意,急忙往孙恒所在的方向一指:“孟小姐请看这里!这个小子体格健壮,最能看清狼毒鞭的能耐。”

    一群人舍去尸体,朝着孙恒这边走来。

    对他们这些人来说,一个杂役,一个下等人,并不值得他们过多注意。

    至于人命,一个杂役的命能值多少钱?

    死了也就死了!

    为了几十两银子,黄世友几人就能接连杀人,而如今,关系的可是数千两的白银!

    甚至,还远远不止!

    孙恒躺在地上,口中嘶嘶喘气,他的双臂此时已经没了知觉,浑身筋肉酸痛,耳朵里也是嗡嗡作响,只有二丫哭喊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传来。

    “拉她下去!”

    看着跪在孙恒面前大声痛哭、不停喊叫的二丫,陈四龙眉头一皱,一声令下,就有人架着二丫去了远方。

    “孟小姐请看。”

    雷天来再次蹲下身子,把孙恒有些扭曲表现的手臂抬起,指向那皮肤开裂几乎露出惨白骨头的伤口:“他的手臂内骨断裂,而外部创口,已经出现了中毒的症状。”

    “这种毒,不只是会影响伤口愈合,还会刺激浑身筋肉的疼痛,你看他,浑身抽搐,摸上去筋肉僵硬,就是如此。”

    “啪!”

    孟秋水轻轻击掌,面上带出喜色:“不错嘛,蝶兰姐姐果然没有欺我。”

    她上前一步,伸出绣鞋来轻轻碾动孙恒受伤的手臂,双眸间尽是好奇,充满了童趣,浑然不觉自己的动作在增加他人的痛楚。

    地上的孙恒早已呼吸粗重,满脸冷汗。

    只不过他的一双眸子依旧淡漠,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孟秋水扫过他的双眼,更是忍不住吃吃一笑:“这人怕是一个木头吧,这样竟然都没有表情。”

    “孟小姐绝代佳人一样的人物,这等杂役何曾见过,怕是早已经看呆了!浑然忘了身上的疼痛。”申独在一旁呵呵一笑。

    “嘻嘻……”

    孟秋水展颜一笑,明眸皓齿越发显得娇艳可人:“你倒是会说话。”

    她收回脚,轻拍手掌:“行了,东西不错,买卖谈成。此后三年,每年再来两千根吧!三年之后,合约再续!”

    “多谢孟小姐,多谢孟小姐!”

    陈四龙面上狂喜,急忙躬身答谢,同时不忘挥手,让雷天来把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送上。

    那里面,有着两根千锻狼毒鞭!

    千锻狼毒鞭,能成全看运气,就算是三河帮那位长老,也不过手拿一根罢了!

    只此一根,就可售价白银百两!

    那位马车夫洪文的眼神亮了亮,看样子还是满喜爱这样礼物的,不过他还是朝着自家小姐看去。

    “收下吧!”

    孟秋水无可无不可的摆了摆手,又朝着陈四龙开口:“你们给安排两辆马车,先把东西运倒城镇,那里会有人接手。”

    “是,孟小姐。”

    陈四龙满脸笑意的低下头,挥手让人安排,自己则引着孟秋水朝着举办宴席的方向行去。

    所有人都迈步离开,浑然忘记了地上还有个伤者等待治疗。

    申独走在最后,眼神扫过孙恒之时,脚步微微一顿。

    他一挥手,一个学徒已经急忙靠了过去。

    申独给那学徒说了几句,学徒连连点头,更是不时朝着孙恒看来,眼中竟还带着诧异。

    片刻后,申独负手远去,那学徒招呼了几个人,把孙恒抬起,一路摇摇晃晃的,搬到了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并没有杂工的宿舍大,装饰却天差地别,而且只有两个床位。

    要知道,营地里房屋紧张,就算是长工,也要四人一间房间才可!

    身下是柔软的褥子,不知多久未曾体验过的感觉,甚至让孙恒在那一瞬间忘记了身上的痛楚。

    “咯吱……”

    不知何时,一人推门入内,手拿一个小瓷瓶,朝着满头大汗的孙恒走来。

    来到近前,这人浓眉大眼,身材魁梧,似乎是叫做周景。能被孙恒认的,也说明此人在学徒中有些地位。

    “师弟!”

    周景坐在床沿,打开瓷瓶,轻轻拉过孙恒的手臂往伤口上倒着粉末,同时不忘开口:“想不到啊!这才几个月,你竟然就把莽猿劲修炼入门了!”

    “嘶……”

    药粉刺激伤口,让孙恒忍不住绷紧身躯,不过缓了缓,还是声音嘶哑的开口:“侥幸罢了!我也是刚刚入门,正要跟师傅们禀报。”

    他可不只是入了门,如今已经小成,甚至如果不是身体发育的原因,怕都快大成了!

    不过这说出来太过惊世骇俗,在不能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还是不说为好。

    “这可侥幸不得!”

    周景轻轻摇头,眼中有羡慕似乎也有妒忌:“我当年八个月入门,已经被人称之为天才了,你这才几个月,已经打破了黄磷师兄六个月的最快记录了。”

    “我这也快六个月了。”

    孙恒闭上眼,拼命的喘气,压制着身上的痛楚:“不知道最快的能有多快?”

    “最快?”

    周景呆了呆,摇头苦笑:“咱们没有药物、没有经验,最快怕也就像你这样了。倒是郡城帮派那里,有人五日入门,可是惊为天人!当然,他是由内气高手指点,不会损伤内服,每日都有一次感悟的机会。”

    “竟然还有这种人。”

    孙恒面色不变,自己可是一日就入了门的,当然,这得益于自己对肉身精微的掌控力。

    “是啊!”

    周景点头:“可惜,修炼莽猿劲的,都是没什么太大根基的人物,那人天赋显露,虽然引得不少人惊艳,却也被人妒忌上了,没过几年,就死于非命。”

    孙恒默然。

    这里的人谈及人命,似乎从未有过敬畏,出现这种事,他丝毫不觉得奇怪。

    “你好好养伤吧!”

    周景涂好药粉,轻拍孙恒肩头,语意古怪:“经此一难,也许你能因祸得福也说不定。”

    “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孙恒眼神微动。

    “你会明白的。”

    周景起身,收好药粉:“等下会有人来照顾你,是刚才那个小丫头。呵呵……,师弟年岁不大,倒是挺懂怜香惜玉的。”

    孙恒摇头。

    他当时之所以如此,怕是习惯反应居多,毕竟前世那么多年的教育,让他根本无法漠视一个小女孩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