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29 壁虎游墙功

029 壁虎游墙功

 热门推荐:
    这位名叫黄莫,来自郡城三河帮的炼药大家,早年也曾修炼过武学,还曾达到过初入内气的境界。

    这种程度,已是孙恒眼中的高手了。

    据他所知,在青阳镇,似乎也只有药铺掌柜陈四龙、镇守童千斤是内气高手。

    只可惜,黄莫刚刚修炼出内气,就遭遇劫难,虽然逃过一命,但丹田被破、肉身耗损严重,就此沉沦。

    而且因为此事,他丧妻丧子,成了孤家寡人,性子也变的极其孤僻。

    如今他已年过八十,早已腐朽不堪,不受人待见,如果不是还有着一手炼药之术,怕是帮内没人会在意他。

    据他身边的侍女柳儿所说,黄莫性格孤僻,却又极其讲究,很是不好侍候,身边人一旦做了错事,往往就是重罚。

    甚至有时候心情不好,也是动辄打骂。

    总之,在孙恒刻意拉近关系,柔声询问下,柳儿渐渐放开心扉。她直言,在帮里,这位黄前辈是最不受侍女待见的几人之一。

    在他手下,可是有着好几条侍女、帮派杂役的性命。

    柳儿跟另一位名叫月娥的侍女,实在是没有办法,才会被人安排到他身边的。

    明了此人情况,第二日孙恒辞别申独,就带着一群护卫,引着黄莫进了山。

    前山经过几年的探路,孙恒早已熟知,但后山崎岖,更是多有悬崖峭壁,他也没怎么去过。

    众人走走停停,直到第二日,才算靠近后山。

    “黄前辈。”

    孙恒安排人搭好帐篷,准备吃食,自己则躬身来到黄莫身前:“栾启山后面延绵近百里,多有无名峰头,因而才有栾启这个名字,我们这次要去的方位,有无回崖、猴子谷、千刃峰。”

    “这三个地方,都符合您所说的地形。”

    “哦!”

    黄莫倚着躺椅,晃晃悠悠的点头:“路程上,你安排就行了,不必问我。这次只是探查地形,草药碰到了就采集,碰不到也不着急,时间宽裕的很。”

    “是!”

    孙恒闻声点头,同时一挥手,身后自有人端上饭菜。

    四个小碟,一碗米一碗汤,小菜精致,瓷碟只有掌心大小,两荤两素,米饭蒸的恰到好处,米粒饱满,晶莹剔透,就连那汤水,也有香气扑鼻。

    “唔……”

    黄莫从椅子上坐直身体,看着面前几碟爽口小菜,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不错!你有心了,今天这几样都是我喜欢吃的。”

    对于此行,黄莫目前来说,没什么不满意的,面前这个名叫孙恒的小子,做事细心周到。

    虽然话不多,但只要自己开口,他都能猜到自己的意思,做出安排。

    尤其是吃食,一行人当中还专为他找了一个厨子,还有专门为他准备的酒水。

    “来点酒,小孙,你也来一杯吧?”

    “不了!”

    孙恒轻轻摇头:“属下还要先去前面探路,喝酒怕误了事,多谢前辈好意!”

    “呵呵……,那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等我吃饱喝足,咱们就上路。”

    黄莫一笑,满脸褶皱都挤在了一起,挥了挥手,孙恒已是躬身告辞离开。

    他依仗着自己优秀的身法,对山林的熟悉,先是把前面一段路探查一遍,随后选出最平稳的一段,再返回扎根的营地,招呼众人上路。

    而此时,黄莫已经喝的醉意熏熏,躺在躺椅上闷头大睡起来。

    对此孙恒早有安排,黄莫身下的躺椅是专门定制的,可以两人抬着或者一人背着前进,就在他睡着的时候,一群人已经起身,朝着后山进发。

    等到黄莫醒来,已是日落西山,又开始扎营燃火,开始准备吃食的时候了。

    这一切,对他这个不愿意动弹的老人来说,绝对是意想不到的惊喜。

    他从未想过,进山采药,竟然也能那么舒服,几乎脚不沾地,就能把事情搞定。

    而这,也让他对孙恒越发的感到满意。

    如此行行停停,一路上观赏风景,逗逗野趣,一行人也不像是在执行任务,倒是像在郊游游玩,血红花没有找到,倒是让黄莫老怀大畅。

    如此五日之后,他们在探索了猴子谷之时,终于碰到了第一株血红花。

    “此花生于经年不见阳光之地,多长在悬崖峭壁之间,与风铃草相伴。”

    黄莫躺在躺椅上,兴致高昂,朝着上方那悬崖某处一指:“你且看,那里就有很多风铃草,其中那抹紫色,就是血红花了。此花性独,一处极少有两株的情况,不过它靠着一种小虫子受种,此地既然有,附近肯定还有。”

    既然确认此地有血红花生长,那么探索任务就算告一段落,可以回去准备正式采集了。

    孙恒朝上眺望,果真看到那抹紫色,极不显眼,倒是想不到这个黄莫的眼神竟然那么好。

    “黄前辈。”

    孙恒开口询问:“此花既然是紫色,为何又叫做血红花?”

    “叫做血红花,是因为它一见光,就会变成血红色,然后快速枯萎,就算采摘下来也是如此。”

    黄莫今日精神大好,倒是给孙恒科普起来:“可惜,此花一旦采摘之后变色,药性就会大失,只有让它在采摘之前变色,才合要求。”

    说完他晃晃悠悠的从椅子上起身,轻轻活动了一下筋骨:“你且等着。”

    话音刚落,就见他脚下一踏,整个人就如灵活的长蛇一般,沿着悬崖朝上攀爬上去,他的动作很奇怪,身躯贴着悬崖滑动,却不往下掉。

    看上去老朽不堪的他,一旦认真起来,竟然也很利落。

    片刻后,黄莫已经来到那高约十丈之处,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往那紫色的血红花上滴了几滴。

    随后就见他深呼一口气,没有采摘,而是反身滑了下来。

    下了山坡,他请拍手掌,难得的显露出几分威风:“好了,等过两个时辰,此花变成红色,就可以采摘了!”

    “黄前辈好功夫!”

    孙恒开口赞叹,又语带担忧的道:“不过黄前辈劳苦功高,何必亲自登山攀爬,此事交给属下来办即可。”

    “嗯?”

    黄莫躺回躺椅上,冷冷的瞥了眼孙恒:“你可以吗?”

    孙恒轻笑:“属下自幼生长于山林,别的本事没有,爬高望远的事,还是可以试一试的。”

    “好啊!”

    黄莫闭上眼:“那你去试试,如果你能让我满意的话,重重有赏。”

    “不敢讨赏!”

    孙恒躬身,随后迈步来到悬崖下方,手足并用,朝着上面爬去。

    他没有黄莫的手段,攀爬的极其艰难,途中更是遇到了一次惊险,所幸最终还是有惊无险的来到那血红花之旁,再次艰难的倒退下来。

    “好小子!”

    黄莫看了面前满头大汗一脸傻笑的孙恒一眼,嘴角一撇:“手脚倒是挺利落的,可惜不懂得运用。”

    孙恒心中欣喜,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正想请教前辈,为何我观前辈上下如此轻松?”

    “那是一门功夫,名叫壁虎游墙功。”

    黄莫微眯双眼:“这门功夫我是不会传给你的,不过其中的某些诀窍,倒是可以和你说上一说,也能让我省点功夫。”

    “多谢前辈!”

    孙恒正色躬身,猛然一礼。

    “不必谢了,就算是你这些日子忙碌的报答吧。”

    黄莫托了托下巴,语含深意开口:“如果接下来的时间,你还能让我舒舒服服的回去,会有惊喜等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