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02 袖底青龙

002 袖底青龙

 热门推荐:
    酒楼上,孙恒双眼眨也不眨的注视着那两人。

    擂台上的这两位,都是陈郡武林人士年轻一辈的个中翘楚,武学造诣不凡。

    但也并非孙恒无法触摸的存在,实力恰到好处。

    观看这种实力的高手对决,对他来说,也是难得的经验。

    “哗!”

    一声大哗,场中的两人已经正式交上了手。

    快!

    两人一交手,就展露出让孙恒为之惊悚的速度!

    只见场中人影穿梭,脚不沾尘,甚至在这炎炎烈日之下,连那影子都变的模糊起来。

    这种速度,对于孙恒来说,根本无从招架,只能硬抗,天然就处于下方。

    “唰!”

    场中,薛纵衣大袖飞舞,如狂蟒飞腾,来回翻飞,抽打的虚空连连爆响,鼓起的气浪,甚至让擂台四周的旌旗猎猎飞舞。

    拂袖钻心!劲风激荡!

    软弱无力的长袖,在薛纵衣的手中,却化作能够开山裂石的毒鞭,威势骇人。

    离的那么远,都有爆响传来,孙恒毫不怀疑,那衣袖如果抽打在自己身上,就算是自己炼体阶段的十三横练业已大成,怕也难以抵挡!

    面对薛纵衣的钻心拂袖,小天罗宋凌峰则身如杨柳,在劲风之中不停穿梭。

    他十指展开,就如莲花绽放,每每点出,就能让那拂袖化作的毒鞭当即瘫软。

    气劲碰撞,人影游走,擂台上当即飞沙走石,劈里啪啦的响声连成一片,周围观看的人不得不纷纷后退,逼开那溅射出的碎石沙砾。

    小天罗宋凌峰年岁不大,却面容肃穆,身躯滑动间,劲气收敛,只有天罗指如同织网一般,一层一层的包裹对手,不急不徐,稳扎稳打。

    只是面对长袖飞舞的薛纵衣,他总是显得有些畏手畏脚,明明有时候有着大好机会,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导致始终无法占据上风。

    很显然,他在小心翼翼戒备着薛纵衣的袖底青龙!

    一个武器什么时候的威慑力最大?

    在它还未施展出来的时候!

    薛纵衣很明显明白这个道理,长袖肆无忌惮的抽打,以自己强悍的内气,不停冲撞宋凌峰的天罗指。

    他不急!

    他在等,等宋凌峰内气不足,或者坚持不下去,心头松懈的那一刻。

    那个时候,才是自己袖里青龙展威之时!

    场中两人的战斗越来越烈,交错的身影几乎在擂台上化作一个灰色的漩涡。

    浓郁的气场,自擂台朝外散发,势均力敌下的两人,全神贯注,似乎精神也在这一刻得到了升华。

    一个好的对手,可以逼出自己的潜力,让武学造诣更进一步!

    孙恒若有所思,难怪武人都爱争斗厮杀,老老实实在家练武,实在很难领会武学精髓。

    但这争斗,往往与恩怨情仇纠缠在一起,这才有了永不平静的江湖。

    “彭!”

    擂台之上,有巨响传来。

    待两人的气势凝聚到巅峰之时,宋凌峰终于不在压制自己,天罗指全力而动。

    虚空中,就如一张大网陡然张开,随着那盛开的十指,倏忽罩向对手。

    指尖轻颤,在那一刹那,就已把薛纵衣周身要穴尽数囊括,劲气催发,还未跻身,就让薛纵衣遍体一凉。

    天罗指,劲力入化。

    宋凌峰的十根肉指,此时堪比百锻精钢,轻轻一戳,就可洞穿金石。

    “唰……”

    寒光一闪而逝。

    众人久候的袖底青龙终于展现。

    但这一刻,无人看清楚场中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的眼中,只有那一道一闪而逝的寒光。

    远处观看的孙恒心头一跳,遍体生寒,肌肉微微颤抖,眼眸中更是闪过一丝惊恐。

    好快的刀!

    好恐怖的刀法!

    自己无论如何也挡不住,接不下!

    待他会过神来,擂台上已经分出胜负。

    宋凌峰脸色惨白的立在擂台边角,胸前衣衫裂开,一抹殷红正自从那里缓缓渗出。

    “宋兄,承让了!”

    薛纵衣依旧是那身不染灰尘的月白长衫,双拳抱起,朝着对手遥遥一礼,笑容和煦。

    而那一闪而逝的袖中刀,也再次不知了去向。

    “薛兄。”

    宋凌峰双眼呆呆的抬起头,张口欲言,先是一抹血迹涌出嘴角。

    他闷哼一声,强行压住体内的伤势,狠狠的朝着薛纵衣抱了抱拳“来日方长,咱们后会有期!”

    “呵呵……”

    薛纵衣把双手背负身后,淡笑点头“薛某等你,不过,不要让我久候。再过数月,我就十二正经圆满,需要闭关冲击奇经八脉了。”

    “哼!”

    宋凌峰嘴角一抽,朝着薛纵衣狠狠摆袖,甩开一脸关切围来的两个少女,跃下擂台,脚步踉跄的朝着不远处一架马车奔去。

    酒楼上。

    那位三河帮的壮汉脸色铁青,猛然怒哼一声,拂袖而走。

    他一离开,酒楼里的气氛不由得一松。

    “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啊!”

    有人连声感叹“袖底青龙果真是刀出鬼神惊,小天罗竟然也不是他一招之敌。两人的这次赌斗,小天罗太莽撞了。”

    “是啊!”

    一位年岁不小的江湖人士抚须点头“薛纵衣本是雁浮派流云飞袖薛长老的义子,又拜了天残叟为徒,一手袖底青龙深得天残叟真传。如果不是前些年天残叟失踪,怕是雁浮派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位置也未必不能争一争。”

    孙恒此时也已坐回自己的位置,只不过再看到这满桌的酒菜,却已经没了什么胃口。

    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的明白,自己与郡城这些年轻中人的出挑者相比,差距有多大!

    那在青阳镇养出来,原本有些自得的心态,也瞬间消散。

    自己有天赋异禀,其他人也有资源积累、高明武学、名师点拨,起点远非自己可以相比。

    自己无需妄自菲薄,但也不应自大。

    …………

    三河帮的总舵位于城北三河道的交叉处。

    屋檐深深,殿堂巍峨。

    侧门报备处,更是人流如织,来回众人提刀挎剑之人不少,但大多都是如孙恒这般,手提一根棍棒的。

    “姓名?”

    “孙恒?”

    “哪里人?”

    “青阳镇人士。”

    “把举荐信拿来。”

    “给。”

    孙恒立在一个书桌前,对面那人手拿一块木牌,一边问话,一边刻画着什么。

    旁边,还有人在做着登记。

    片刻后,一个正面刻画着简陋画像的木牌就被对方递了过来。

    孙恒随手翻转,那画像应该是自己,可惜实在是太过抽象,倒不如后面的文字描述准确。

    孙恒,陈郡青阳镇人士,面黑无须,身高八尺,年岁十五,举荐人……

    桌后那人双手托腮,无精打采的开口“你是休息两天,还是现在就让人给你安排事务?”

    “我想先去拜访一下故人。”

    孙恒眼神一动,已是明白这空出来的几天是干什么的了,这不就是让你抓紧时间走门路,好安排工作吗?

    “嗯。”

    对方对孙恒的选择毫不奇怪,只是在下面的竹简上随手划了一笔“记得,半个月之内一定要回来,定下活计。要不然,自动革除帮内。”

    孙恒点头“在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