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14 张玄业

014 张玄业

 热门推荐:
    片刻过后,一脸铁青的方易就折身返了回来。

    在他手中,提着一根长长的链锤,抖手扔在院落之中。

    “被他跑了,不过他受了伤,绝对逃不远。”

    方易铁青着脸看向衙门的一群人,发声质问“杀人凶手就在城中,你们准备怎么办?”

    “方护卫放心,他跑不了的。”

    白捕头劝慰一句,自信满满的开口“我们在他身上放了点东西,保证可以追踪到他的位置。”

    “嗯!”

    方易先是一喜,随后就是一脸急躁的开口“那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快追!”

    “方护卫稍安勿躁。”

    白捕头把声音放缓“此事有可能没那么容易。刚才那人是飞鹰寨的四当家离魂锤王横,我们不能保证,飞鹰寨的其他人有没有进城,万一王横逃往他们的聚集点。说实话,咱们这些人手,自保怕都是问题。”

    “飞鹰寨?”方易微微皱眉。

    “嗯,飞鹰寨是盘踞霖县的一伙悍匪。”

    虽然已经跟苏钟几人说过一遍,但并不妨碍白捕头再次重复“飞鹰寨原本有四位头领,大头领蓝眼飞鹰卜原,二流高手;二头领入云鹤何文山,虽是三流人物,但有着一身好轻功,十分难缠;至于三头领五步蛇褚南,在半年前被衙门的沈捕头缉拿归案,明正典刑;刚才的那人就是四头领离魂锤王横,三流之中的佼佼者。”

    苏钟在一旁犹在庆幸“幸好,他们没在一起,要不然今天咱们就倒霉了。”

    他们这群人,只是对付那四头领就有些吃力,如果再加上另外两位,岂不是要全军覆没。

    “苏少爷多虑了。”

    白捕头摇头轻笑“他们几人体格特征那么明显,又是在衙门挂了号的人物,凑在一起,太容易被发现,就算都进了城,也不大可能聚在一起。”

    方易脸色一冷“你的意思是,他们有可能都来了郡城?”

    “以防万一!”

    白捕头脸色一正“我已经让人通知了总捕头,申请高手支援。”

    府衙城内治安除了城防军队外,主要由底层的衙役、正式捕快、各分区捕头、三位总捕头负责维护。

    其中三位总捕头,都是内气圆满境界的一流高手,通常情况下不会出手。

    其下各个片区的捕头,武艺有高有低,但都是内气境界。

    白捕头负责城外片区,武艺算是其中较弱的。

    “呼啦啦……”

    说话间,一只白鸽挥动翅膀从天空飞落下来,白捕头伸手一接,从那白鸽身上取下一封密封的字条。

    “来消息了。”

    扫过字条,白捕头面上一喜“这次出手的是衙门的八臂天王林鹏、追风剑沈仲两位捕头,都是二流高手,其中沈捕头轻功尤佳,恰好克制入云鹤,他们在城东桂苑等我们过去汇合。”

    “那还等什么,走!”方易双眉一挑,当即开口。

    “少爷?”

    朱聪守在苏钟身旁,小声开口“咱们还要不要跟过去?要不然,就算了。”

    “啪!”

    苏钟回首一巴掌甩在朱聪脑门,低骂一声“没用的东西,陈大全的仇,你就准备这样干看着?”

    “少爷,我不是这个意思。”

    朱聪急忙开口“我是担心您的安危,毕竟,万一那里真有那什么当家的,刀剑无眼……”

    “放屁!”

    苏钟呸了一口“有那么多人,能出什么事?我看你是担心你自己的安全才是。别那么多废话,都给我跟上,今天我一定要亲眼看到陈大全的仇人授首!”

    孙恒扫了他一眼,倒是没有想到,这位纨绔弟子,竟然还有点义气。

    “是,少爷。”

    朱聪眼看劝阻无用,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

    待到他们匆忙赶到桂苑之时,这里已经有着五位衙门中人等候。

    人虽不多,却都是高手。

    其中那八臂天王林鹏,正是孙恒曾经在眠月楼见到过的那位。

    林鹏接过白捕头的指挥权,一行人在刘怡的带领下,沿着城中道路,直奔城东某处而去。

    越往前走,林鹏、方易等人的脸色就变得越来越古怪。

    “张家外宅?”

    这是一处荒废的院落,杂草丛生,门匾从中间断裂,看上去久未住人,甚是荒凉。

    此时,众人就停在这院落之前,不少人神色复杂。

    “呵……”

    林捕头冷冷一笑“他们还真会躲!以为是个鬼宅就没人敢进去了吗?”

    “鬼宅?”

    苏钟眨了眨眼,侧首看向朱聪“什么情况,我似乎以前听说过这里。”

    “少爷,您忘记了。”

    朱聪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五年前,张家的事。这里就是张家的外宅,当年死了很多人,从那以后,据说就经常闹鬼的。”

    闹鬼二字让人极其敏感,明明此时已是日上三竿,望着这荒废的院落,竟然有不少人心生一股毫无来由的凉意。

    苏钟则是一脸恍然“是那个张家啊!”

    人群中,有人恍然,有人不解。

    但大部分久居郡城的人,似乎都听说过这个张家。

    “进去!”

    而此时,林鹏已经大手一挥,率先翻上墙头,跃入院内。

    “是!”

    低沉的回应响起,院落破旧的大门被轻轻推开一道缝隙,一行人依序入内,落脚无声。

    这里是一个三进的院落,有不少房屋早已倒塌,只剩下正中一排蛛网密布的屋舍,一人高的荒草遍布整个院落。

    “沙沙……”

    脚步摩挲地面、枯草,细微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隐藏在风声之下。

    众人在荒草中提起精神,缓缓靠近正中的屋舍。

    “有脚步!”

    刘怡拨开枯草,扫视着地面上的脚印、些许的血滴,微微点头“是这里没错。”

    “散开,围住这里,别放过一个人!”

    林鹏大手一挥,一群人已经三三两两的散开,把这一排屋舍团团围住。

    “唔……”

    屋舍内,有痛苦的呻吟响起,孙恒五官敏锐,当即分辨出正是那位追魂锤王横的声音。

    林鹏双眼一亮,再不迟疑,大步一跨,身躯瞬间来到那房门之前,双掌劲风鼓荡,朝前狠狠拍出。

    “咣当……”

    早已腐朽的大门如何挡得住林鹏的一掌,当即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衙门捕快,都跪下束手就擒,要不然,格杀勿论!”

    大喝声中,一群人各自破窗碎门,涌入屋舍,把里面团团围住。

    入目处,屋内确有几人,其中一位正是刚刚包扎好伤口的王横。

    只不过,面对众人的包围,这几人面上却似乎并不惊奇。

    望着屋子里的某人,林鹏哈哈大笑“卜原,你们想不到吧?我们竟然会这么快就找到这里!”

    “确实没有想到。”

    一位头戴毡帽,身披黑衣的男子轻轻放下手上的金创药,朝着林鹏看来“不过,你们早晚都是要来的。”

    此人开口,而屋子里的其他人,包括那位蓝眼飞鹰卜原,竟然全都一声不吭,望向众人的眼神一片冷然。

    “嗯?”

    屋内几人的表现,林鹏心头一挑,不自觉的轻移脚步,冷声开口“阁下何人?衙门缉拿盗匪,你可是和他们一伙的?”

    “林捕头真是贵人多忘事。”

    男子轻轻扯下毡帽,露出一副沧桑面孔“五年不见,林捕头就把张某给忘了吗?”

    “张玄业!是你!”

    而在此时,未等林鹏开口,在他身后的方易已经双眸大睁,惊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