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15 逃

015 逃

 热门推荐:
    “张玄业!”

    刹那之间,在场众人有将近一半脸色为之一变。

    “你叫方易是吧!”

    这位名叫张玄业的男子侧首看向方易,声音冰冷“当年你们四个掠走我三妹,让她生受江游侮辱而死,我可至今都还记得!”

    “我们四个……”

    方易脑海中电光一闪,陡然再次大叫“几个月前,他们三个是被你杀的!”

    五年前,他还不是江家二公子江游的贴身护卫,只是护卫中较为出挑的一个而已。

    那时,他们四人奉命掠来张家三小姐供江游亵玩,此后事情败露,也曾受过一些磨难。

    不过他也因此得了江游的欣赏,跃升为他的贴身护卫。

    而其他三人,因资质有限,只得了一笔奖赏,依旧在护院中厮混。

    直到数月之前,他们三人突然被害。

    三具尸首生前遭受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并暴尸江家别院,一时间整个陈郡都议论纷纷。

    奈何下手之人十分小心,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时至如今还是一档悬案。

    “是我们做的!”

    蓝眼飞鹰卜原人如其名,双眸泛着蔚蓝之色,鹰钩鼻格外突出,声音尖利如鹰啼“可惜,他们三个死的太早,我们还有很多手段未曾在他们身上施展,今日就由你来接替吧!”

    “张玄业,你竟然私通盗匪?”

    追风剑沈仲一指张玄业,张口怒斥。

    “私通?”

    张玄业冷冷一笑“卜原他们几个本就是我张家附庸,只不过这些年在外得了个飞鹰寨的名头罢了!”

    “你……”

    沈仲还欲开口,就被林鹏拉住。

    林鹏的面容有些僵硬,对着张玄业艰难的张口“张公子,当年你家灭门之事,府衙其实也有疑惑。今日你回来的正好,大可以前往府衙面见大人,把事情说个一清二楚,朝廷自有公断。”

    “府衙?朝廷?呵呵……”

    张玄业低头轻笑,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双肩抖动“林捕头,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当年我三妹出事,我第一个找的就是你啊!陈郡最为交游广阔的八臂天王林捕头!”

    “可惜,我张家如何能与城东江家相比?当初我们就该忍着、受着,任由我那三妹白死!”

    张玄业抬起头颅,深深吸气,这荒废的屋舍内,竟然卷起细微的旋风“但我张家都是硬骨头,就算是仙道遗族江家,我们也要碰一碰、啃一啃!只可惜,我们当时天真的以为,府衙会站在公道的一边。”

    “谁曾想,一夜大火冲天,照彻百里,府衙的人却看不见;数百人频死惨嚎,林捕头带着人就在临街巡视,也如聋了一般,听不清!”

    他身躯颤抖,声音似哭似笑“我那日才明白,这个天下,没有公道!公道,只在自己手中!”

    “铮……”

    刀光、剑影映衬日月,金乌、玉兔当空旋转。

    张氏绝学——日月阴阳斩!

    在这刀剑旋转得光晕之中,追风剑沈仲一声惨叫,当场被分成鲜血淋漓的八瓣残尸。

    林鹏拳掌变换,劲气呼啸,脚下青砖爆裂,四周门窗炸开,一声闷哼,也抽身倒退。

    但他的胸膛之上,也多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巨大刀痕。

    两位气走奇经八脉的二流高手,在交手的一刹那,就一死一重伤!

    “内气圆满,张家的九窍宝珠在你身上!”

    林鹏双手颤抖,眼中满是惊骇“快逃!分开走!”

    一击之下,己方两大高手就被击溃,其他人心中如何还有斗志。

    “彭……”

    孙恒脚步一踏,整个人借力撞向身后早已朽裂的墙壁,巨响之中,他已经率先朝着院落之外逃去。

    他一直呆在最后面,在张玄业出现的时候,就从他人的脸色上看出不妙,早已做好了逃走的准备。

    与此同时,破碎的窗扇、门窗再次被人影洞穿,一行气势汹汹而来的人,此时就如丧家野犬,夺路狂逃。

    张玄业再次刀剑齐施,轰飞林鹏,通红的双眸,扫向飞鹰帮一干人“追上去,不要放走一个!”

    衙门的人那么快找到这里,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如若今日有人活着离开,事情泄露,那他以后的计划怕就难以进行了。

    只是杀了林鹏、方易,远不能解其怨恨。

    “是!”

    入云鹤何文山轻功最好,人影一晃,已是消失在屋内,追向逃的最快的江家护卫方易。

    方易轻功好,逃的也最快。

    只可惜,有人比他更快!

    “留下来吧!”

    高空一声闷喝,入云鹤双手成爪,自上而下,带着凄厉劲风,扣向方易头颅。

    “杀!”

    场中形势陡然逆转,一干飞鹰帮人却早有准备,各持兵刃追杀过来。

    有那逃往不及的,当场就被砍翻,还有人妄图挣扎,却如何敌得过飞鹰帮三位当家?

    蓝眼飞鹰卜原一声不吭跃出窗扇,带着几人追向衙门的剩余人手。

    而追魂锤王横,则带着剩下的人朝三河帮那群人追去。

    陈郡城东因为有着江家在,周围人烟较为稀少,若想从这个荒废宅院来到人多之处,还需一段距离。

    而这段距离,对逃生的这群人来说,就是生死之别!

    “少爷,快逃!”

    朱聪抓着苏钟的衣袖,一边狂奔,一边大叫,似乎忠心耿耿,奈何却也拖累了苏钟身法的施展。

    “你他妈给我放手!别拦着我”

    苏钟扭头一看,就见追兵越来越近,后面的两个三河帮帮众更是已经被人砍翻在地。

    当下再也顾不得多年交情,猛然一脚踹出,把朱聪踹向身后。

    “少爷!”

    朱聪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扯着嗓子超前大吼“少爷,你等等我啊!”

    “彭!”

    一根链锤从后飞来,正中朱聪后背。

    钢针入体,巨力涌来,朱聪身躯一扬,直接朝前飞出数米,口喷鲜血,重重栽倒在地。

    “噗!”

    飞鹰寨四当家王横大步迈来,伸手一提链锤,竟是从朱聪身上带出些许皮肉。

    没有理会在地上垂死挣扎的无名小卒,王横继续前奔,直追那已经冲出院落的孙恒、苏钟两人。

    “孙恒!”

    苏钟脚踏穿云步,虽然起步慢,速度却比孙恒快上太多。

    他追上孙恒,怒目而视“你竟然敢舍下我自己逃?好大的胆子!”

    孙恒双眼一眯,隐去心中一闪而过的杀机,回首看了一眼,冷冷开口“苏少爷,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吧,不如我们联手,先把后面的那人解决掉如何?”

    苏钟虽然进阶内气境不久,但实力其实不弱,一身武功俱都是精妙绝学,加上自己,对付一个重伤的三流高手,应该不成问题。

    “联手?就凭你!”

    苏钟冷哼一声,满脸不屑的扫过孙恒“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后面拖住他吧!”

    话音未落,他身法已然变动,脚踏七星,电闪般现在孙恒身前,一脚踹去,自己则借力腾飞,逃向前方。

    苏钟腿法精妙,孙恒竟然来不及躲避,只得提掌硬抗,身躯也不得不停了下来,甚至还倒退两步。

    艹!

    心中一声怒吼,但事到如今,孙恒也别无他法,只得回身屏气,直视那追魂锤王横。

    “哪里逃!”

    一声大吼,却见那王横大步迈开,丝毫没有理会孙恒,挥舞着链锤,直冲苏钟而去。

    相比起一身三河帮底层打扮的孙恒,显然还是那快要逃走的苏钟对他的吸引了更大。

    孙恒眨了眨眼,眼瞅着王横贴着自己狂冲而过,心头苦笑不已。

    想不到,武功弱,竟然还有这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