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40 拦路

040 拦路

 热门推荐:
    虽说在三河帮,孙恒最近结识或交往的都是内气人物,但在陈郡江湖上,内气境界之人仍然属于少数。

    就如这群不知何时混到山上去的人,一群人之中算上那位满脸络腮胡的大汉,也不过两位内气。

    而且,这两位内气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差不多与孙恒在青阳镇碰到的几位相差不多。

    对付他们,甚至孙恒都没有来得及出手,就被金水跟另外一位三河帮中人砍菜切瓜般把他们杀的一干二净。

    就算有人想逃,都没能逃远!

    “咣当……”

    木箱落地,一刀砍下,铁锁已经断开。

    打开箱子,里面有些散碎银两,大部分却都是一些锦缎绸布,虽然华丽,却也不值多少钱。

    三个箱子,总价值怕也不过几百两银子。

    这些钱,放在往日,也算不少了。但在如今,早已不被众人放在眼里。

    偌大的雁浮派,只要漏出一点,那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富贵。

    “给帮里传信的时候,让他们多带些人过来,不用来多少高手。”

    史亮一边拨弄着箱子里的东西,一边开口道“这两日,会有不少不长眼的人混进去,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这种货色,怕是会没完没了!”

    高手进去,他们也没有办法,就算是东西被他们拿走了,也不会觉得冤。

    但除了三河帮、江家等大势力之外,陈郡数得着的高手能有多少?

    而且他们还大多是独行侠,就算让他们随便拿,他们又能拿走多少?

    倒是这些想趁火打劫的一般人,人多手快,从自己嘴里抢食,才最是可恶!

    “是!”

    后方马蹄声响起,片刻后就已远远离去。

    一座山峰的下山之路,自然不可能只有一条。

    待到后面接应的人接连赶到,他们也被分成几批,分别看守其他的山道。

    那位善使暗器的金水,似乎对帮中的后起之秀孙恒很感兴趣,拉着他分到了一起。

    这里是后山一处狭窄的山道,行走不便,但这个时候怕也是不少人的选择。

    “拦路扎营,动作都快点。”

    金水修为不弱,十二正经已经全部贯通,只不过据他所说,因为内气太杂,还不能冲击奇经八脉。

    饶是如此,他依旧是在场众人中修为最高的一位,理所当然的负责主持大局。

    一声令下,跟来的一行人纷纷动手,都是手脚灵活之人,没过多久,几个帐篷、些许机关,已经设好。

    “金头,上面有人下来了!”

    守了没有多久,上方的暗哨就跃出树林,朝着这边挥手示意。

    一行人刀剑出鞘,严阵以待。

    只是待到看清来人之时,还未动手,不少人面上已经露出了迟疑畏缩之色。

    却见从山下下来的这一批人,全都是一身劲装,体格精壮,气息强悍,行进之中很明显有着章法。

    当头一人背负双刀,身材高大,双目如铜铃,行走间虎虎生风,极具威严。

    “是广盛镖局的三位大档头之一,双刀客胡秋道!”

    有人在一旁小声嘀咕,其他人就算没见过这人,也听说过此人的名字,当即齐齐变色。

    孙恒也是双眼一眯。

    陈郡的一流高手没有多少,而这位却是其中之一。

    “三河帮的人?”

    胡秋道扫过严阵以待的众人,面色微寒“呵……,倒是来的挺快。”

    “胡镖头!”

    金水深吸一口气,强行顶住对方带来的压力,上前一步遥遥拱手“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阁下捞过界了吧?”

    他的眼神扫过对方身后那一个个包裹,还有那八个大号箱子,心头不禁暗暗叫苦。

    这么多东西,对方怕是不可能老老实实的留下。

    微微侧首,金水已经示意后面的人发信号,请求支援。

    只是不知,还能不能赶得及。

    “你们三河帮的地盘?”

    胡秋道不屑一笑“你们往这里一站,这里就是你们的地盘了,哪天你们往城边一蹲,是不是整个郡城也成你家的了?”

    “胡镖头!明人不说暗话,雁浮派六峰怎么分的,你心里有数。”

    金水面上一沉“玉屏峰是我们提前占住的,上面大部分也都是我们的人打下来的,你这大包小包的,不合适吧?”

    “不合适?”

    胡秋道双眼一眯,眼中狠厉之色一闪。

    一股无形气机,猛然从他身上涌现,把下方的金水死死罩住。

    “那依你看,怎么办,才合适?”

    杀机涌现,金水心头一跳,背部的衣衫瞬间就已被汗水浸湿。

    “你……”

    他弓着腰,咽喉滚动,强行道“胡镖头给个面子,怎么着也要我们给帮里说得过去才行吧?”

    “哦!”

    胡秋道双眉一扬,心头的杀机渐渐收缩。

    “也好,就卖你们三河帮一个面子,这里有八箱东西,你们挑两箱留下吧。”

    “两箱?”

    金水面泛苦笑“胡镖头,你这……,也太少了吧?怎么着也要四箱吧?”

    没人是傻子,既然胡秋道提出留下箱子里的东西,那真正值钱的,定然在他们身上的包裹里。

    两箱,实在太少!

    “嗯!”

    胡秋道面色一沉,气势再次笼罩金水。

    场中气息当即凝固,所有人都已握紧手中的刀剑,时刻准备着一场厮杀。

    “好胆色!”

    突然,胡秋道陡然仰头一笑“好,就按你说的,留下四箱。只不过,箱子只能随便选,不能打开看。”

    “可以,可以!”

    金水面上一喜,急忙点头。

    片刻后,四个箱子留了下来,而广盛镖局的人,则大踏步的远远离去。

    “哎,形势比人强啊!若是头在,怎么着也要他们把箱子全部留下。”

    看着面前的四个大箱,金水摇头轻叹。

    “谁!”

    恰在此时,道路一旁的密林中,陡然有细微的声响传来,惊动了看守之人。

    “哗啦啦……”

    快速的奔跑声,从里面响起,声音急促而混乱,可以听出奔逃之人的惊慌。

    “追上去!”

    心中原本就有着怒火无处发泄,此时有人送上门来,金水当即一脸怒容,折身直冲山林之中。

    孙恒脚步一顿,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

    “是一伙山民。”

    山林前方,有人小声开口,态度轻松。

    孙恒眼神锐利,也已看清那些人的打扮。

    一共七个人,衣衫褴褛,身无他物。只有三人手持猎刀,正自仓皇而逃。

    脚步一顿,孙恒已经没了继续追踪的意思。

    很明显,这些人就算是想趁火打劫,也没能捞到东西。

    只不过,有人却不打算放过他们。

    “唰……”

    寒光一闪,远处奔逃之中的一人已经后颈中刀,踉跄倒地。

    “二虎!”

    一人脚步一停,猛然大吼着扑向倒下的那人。

    “噗……”

    金水手腕一抖,那人只觉心口一凉,身躯一僵,低下头颅,却发觉心口处已是多了一柄飞刀。

    “大人,大人饶命啊!”

    其他几人身躯一抖,也知根本逃不掉,当即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双膝一软,连忙跪倒在地。

    一人跪地大哭“我们只是附近山里打猎的,听说这里……,但我们没拿这里的东西。真的,不信大人您搜,我们什么都没拿啊!”

    “没拿?”

    金水冷哼一声“没拿就能饶你们?”

    孙恒眼神一缩,猛然上前一步,想要说些什么,却已经迟了。

    “唰……”

    五道寒光,一闪而逝。

    面前跪着的五人,身躯同时一僵,眼中惊恐驻留,身躯却已软软倒地。

    孙恒皱眉,忍不住轻轻摇头“何至于此!”

    “怎么?”

    金水看着孙恒的表情,忍不住失笑一声“孙兄弟不会是看不过去吧?”

    “这世道就是如此,你有本事,就算拿了也没关系。没本事,没拿杀你也没商量!”

    他上前两步,在几具尸体上拔出飞刀,随便抹去血迹。

    “这样,孙兄弟要是看不过去,就去西风口那里怎么样?那里应该不会有人过,你也能乐的清静。”

    背对孙恒的金水双眼微眯,嘴角浮现一抹冷意。

    只不过,对此孙恒却是丝毫未曾察觉。

    “西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