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93 遇敌(求订阅)

093 遇敌(求订阅)

 热门推荐:
    这里的混乱,吸引了周围更多的人前来围观,趁火打劫的自也越来越多。

    而如孙恒这种表面看起来很好捏的软柿子,自然会吸引不少人的重点关照。

    饶是他实力不错,在击杀三个对手之后,也是落得个仓皇而逃。

    巧合的很,他选择的逃窜方向,与有着同样遭遇的夏侯胜一致。

    当然,逃窜之中,两人之间也不会那么客气。

    “吼……”

    一头铜甲尸从夏侯胜背部的棺材里穿出,嘶吼着朝孙恒扑来。

    它来势凶狠,身未至,浓郁尸气已是逼得孙恒的动作为之一缓。

    “铮!”

    长刀出鞘,雷霆般的刀光随之爆斩而出,雷霆之力至刚至阳,恰是那阴森尸气的克星。

    雷陨刀一击之下,铜甲尸的动作就为之一僵。

    “起!”

    一声低喝,这头铜甲尸已是被孙恒单手擎起,脚踏大地发力一甩,就扔到后方。

    但见那边灵光绽放,法器飞舞,那身躯坚硬的铜甲尸没有坚持几个呼吸,就被一干追来的修法之人绞成碎片,尸骨无存。

    当然,夏侯胜的逃窜途中,同样也少不了怨魂扑击,金蜈拦截。

    也不知他身上有什么东西,只要一挥手,那一头头怨魂就惊叫着朝后缩去。

    而金蜈的扑击,也只能减缓他逃窜的速度,丝毫威胁不到他的安全。

    即使金蜈毒气狂喷,也被其无视。

    “小子,咱们无冤无仇,犯不着如此。”

    眼见后方的追兵越来越近,诸葛胜的面色也变的紧张起来,身躯腾挪间,朝着孙恒大叫:“相反,你我同为习武之人,此即就算不联手对敌,也应同仇敌忾才对!”

    “魔门妖人,人人得而诛之!”

    孙恒脚下加速,背后披风猎猎作响,让他的身形电闪般朝前穿梭。

    “不是炼尸的就是魔门!”

    诸葛胜脚下一跺,孙恒前行的方向就升起道道阴气组成的锁链,锁链一抖,就朝着他的双脚缠去。

    看着孙恒速度受阻,他才继续开口:“你收起来你的东西,我也不拦着你,如何?”

    “要不然,咱们俩都落不到好处!”

    “哼!”

    一声闷哼,孙恒身上金光一震,下方那阴气锁链已是彻底崩碎。

    不过他也没有继续朝着对方出手,两头金蜈一个弹跳,就落在了他的肩头。

    怨魂一闪,也化作道道烟气,没入到阴魂葫芦之中。

    随后披风一抖,他整个人就已在原地消失不见。

    诚如对方所说,继续这样纠缠下去,对谁都不好,还是早早离开此地为妙。

    “嘿……”

    没了阻碍,夏侯胜扭了扭脖子,身躯一晃,也化作一道青烟,朝前遁去。

    他的速度,竟是丝毫不比有披风法器的孙恒稍慢。

    甚至,还要快上了一线!

    两人一前一后,相隔里许,朝前飞速穿梭,不过片刻功夫,就已把后方的追兵给远远的甩开。

    “年轻人,别那么急着走吗?”

    危机解除之后,夏侯胜竟是没有折转方向,反而眼珠转动,继续跟在孙恒身后,慢悠悠的开口:“金刚不坏神功可是失传了不知多久,你是从哪学到的?”

    “这与阁下有什么关系?”

    孙恒脚步一顿,侧首朝着对方看去:“我们素不相识,是不是应该分开了?莫非,阁下还想与我做过一场?”

    “别误会,别误会!”

    诸葛胜连连摆手,道:“其实我这身功夫,也是来自前朝的武盟遗馈,因而对小兄弟有些好奇。咱们都是习武之人,能有今天的成就都不容易,理应互相亲近才是。”

    “是吗?”

    孙恒嘴角一抽,道:“如若换个地方,你这话我也就信了,但在这里?”

    “呵!”

    他面色一沉,身上的气息也随之暴涨,真武七劫剑气更是蠢蠢欲动。

    诸葛胜干笑两声,下意识的退后百米,一手轻扣背后的棺材,心里也是透着股惊疑。

    确实,他刚才心中也没起什么好心。

    孙恒的肉身之强悍,乃是他除了自己之外仅见,一时间见猎心喜,竟是想着把他炼成铜甲尸,该会有多强。

    但现今,这个打算已是在心中荡然无存!

    他修炼的功法,虽然看上去鬼气森森,其实却是实打实的玄门正宗,对于危机的感知,丝毫不亚于神魂通透的修法之人。

    就在刚才孙恒劲气起伏的一刹那,他心中已是警兆大起,汗毛倒竖。

    一旦动手,自己很大可能会死!

    他双眼微缩,死死盯着孙恒的动作,脚步朝后缓缓挪动:“既然小兄弟不喜,那在下这就离开,这就离开。”

    孙恒冷哼一声,心中念头转动,还未拿定主意,面色就是突然一变,抬头朝着半空看去。

    诸葛胜也是心有所感,转首看去。

    他们先进所处的位置,是一处乱石坡,周遭山石林立,怪石遍地。

    在他们眼望之处,一道金光,正自朝此飙射而来。

    那金光凝聚,与孙恒的浩大刚正不同,而是充斥着一种金性的锐利,让人不可直视。

    金光之中,更有浓郁杀机,遥遥锁定了两人。

    “唰!”

    金光在天际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自两人百米开外之地,显出内里的身形。

    “果然是你!”

    金光散去,内里显出两人,其中一人,却是与孙恒有过不愉快的修法之人都演。

    当日他想收购孙恒的灵植,却被拒绝。

    这对孙恒来说不过是一件小事,过后即忘,但此人显然不这么看待。

    此时他看到孙恒,面上不禁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轻点头颅,道:“好得很,想不到你也到了这绝灵之地,我本来还打算出去之后再找你算一算,现今倒是省了麻烦!”

    “是你!”

    孙恒倒是没有第一时间认出这位浑身金光凝聚的男子,顿了顿才记起此人。

    不过对方恶意毫不掩饰,不由轻摇头颅:“阁下倒是好记性,只不过如此心性,竟也能修仙问道?”

    都演不屑冷哼:“你懂什么?一介凡人,就连寻求仙法的资格都没有!”

    “那倒未必。”

    孙恒轻摇头颅:“据我所知,习武先天圆满,一样可服用筑基丹成道。”

    说话间,他也是双目炯炯的直视对方,想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

    他话音出口,不远处的夏侯胜则是眼眸一挑,似有惊奇的朝着孙恒看来。

    “筑基丹?”

    闻言,都演眼中的鄙夷则是越发浓郁:“狂妄之人,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谣言,你怕是连筑基丹是什么都不知道。”

    “当场在外面,你竟敢挑衅与我,今日,就拿命来赎罪吧!”

    “轰!”

    话音刚落,一股强悍的气息,就从他体内涌现,周遭灵气动荡,威压笼罩四方。

    从威压来看,都演赫然是一位练气九成,甚至是圆满境界的修法高手!

    他似乎并不急着动手,反而特意展现威能,以报复孙恒曾经对他的侮辱。

    “小子!”

    都演单手轻握,四周灵气汇聚,一柄柄金色的刀枪剑戟接连在他身周浮现。

    “没有资质,就一辈子是个下等人。今日我就让你明白,习武与修法的区别!”

    “你们这些渊山的先天,以为躲在这里面,就能蔑视修法之人?简直是狂妄无知!”

    “那个……”

    夏侯胜感受着那把自己也包裹在内的威压,语气干巴巴的开口:“这是你们的私人恩怨,在下只是路过,能否容在下离开?”

    “嗯?”

    都演身旁,是一位白发老者,此即转首看来,眼中尽是冷漠。

    他点了点头,道:“可以。”

    夏侯胜面色一喜,但对方的下一句话,就让他面上的笑意僵在那里。

    “把身上的东西留下,你就可以滚了!”

    “哎!”

    夏侯胜低头一叹,朝着孙恒扫了一眼,道:“小兄弟,我帮你对付一个,如何?”

    “谢了!”

    孙恒点头,话音未落,对面无数金性聚集之物,已经如雨般飙射而来,笼罩一片天际。

    “这东西,我也有!”

    手一伸,一张金刀烈焰符纸已是出现在他的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