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108 大将军朱康(求订阅)

108 大将军朱康(求订阅)

 热门推荐:
    禁灵环,朝廷给出的说法,是用来困锁真气,防止罪人逃走之用。

    其内藏有锋针,有毒,可制止武者动乱。

    当然,戴上之后自然也有过叮嘱,罪人不可自行脱下,若不然。

    必死!

    实际上,据孙恒的了解,此物内部则是藏着一个大杀器,只要一有异动,就会当场爆炸。

    就算是以他的实力,也不愿意尝试。

    若不然,以武道先天的手段,一个猝不及防的缩骨功,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能从这手环之中逃出来?

    也正是此物,让历年来被压入渊山的先天罪人,不得不低下高手身份,以劳役脱罪。

    闻言,孙恒眼神微动,忍不住重复了一句“三阳金锁神雷?”

    “不错!”

    朱子瑜轻点头颅,道“这种神雷,以三阳之火、精金之属,汇合数种炼器之物,经由高人炼制而成。”

    “如若它在近身之时爆发,就算是以孙大哥的实力,怕也承受不住!”

    如这等类似于法器的一次性物品,有专门的针对性,威力往往十分巨大。

    孙恒沉默。

    片刻后,他才慢声开口,道“我如何信得过你?”

    对于他来说,解开禁灵环的禁制恢复自由身,这个诱惑,无异极难抵挡。

    更何况,朱子瑜身上的威压犹在,真要动起手来,他也没有胜算。

    至于把储物袋交给朝廷换取重赏,对于大雍毫无归属感的孙恒,自然也不是怎么情愿。

    如此一来,朱子瑜的解决方案,倒也未尝不可。

    “是真是假,孙大哥可自行分辨。”

    朱子瑜当即轻声一笑,柔唇轻启,一道细若游丝的声音,已是飘入孙恒双耳。

    她的声音如莺声细语,悦耳动听,入耳之后就铭刻心中,自行帮助孙恒理解其中的语意。

    这等经验,对孙恒来说,可谓是玄奇无比。

    实际上,朱子瑜使用的是一门度心法术,可用于传授他人功诀法门,乃是道基修士的专属。

    传来的法门,不仅仅有解决三阳金锁神雷的办法,甚至就连它的炼制之法,也一一道来。

    与手上的禁灵环印证,真假自辨!

    “解决禁制,需至阴之物,我这里有一瓶炼制过的溧水,可消磨真火,也一并送于孙大哥。”

    朱子瑜衣袖轻摆,一个玉质瓷瓶已是凭空浮现,轻飘飘落自孙恒身前不远的空地上。

    她头颅微抬,道“子瑜的诚意,孙大哥已经知晓,你的选择哪?”

    说话间,上方那玄阴手掌也已缓缓成型,再次带着股威压笼罩四野。

    朱子瑜的态度很明白。

    战,或者是合作,就等孙恒给出答案。

    这一刻,就连阴阳玉人和姬灵恩,也呼吸紧闭,目不转睛的看着孙恒。

    孙恒低头看了看那玉质瓷瓶,没有当即给出答案,而是不疾不徐的在脑海中再次印证了一遍那神雷解法。

    确保没有问题之后,他才从怀中拿出那储物袋,依照以往的经验,往上面滴入精血。

    精血缓缓渗透进布袋,一种奇妙的感悟,也随之悄然浮上心头。

    眼眸动了动,孙恒一抖布袋,一道光晕闪过,场中已是多了一堆堆的草药,一摞摞瓷瓶。

    军队秘药的成品与半成品!

    这些东西,怕是能足足摆满一个大号仓库,密密麻麻的瓷瓶,更是不知为多少人配备。

    “孙大哥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眼望地上浮现的东西,朱子瑜即使知道孙恒会有截留,也是声音一缓,美眸带笑,缓缓轻吐一口气息。

    当下大袖一摆,一抹光晕笼罩全场,随即往后一缩,场中诸多事物齐齐消失不见。

    孙恒总算明白,为何朱子瑜身上会随身携带那些吃食配料了。

    原来她身上就有着一个储物袋,带着这些东西,不过是顺手而已。

    “我的金蜈。”

    待到对方收起东西,孙恒伸手朝着那被银丝缠住的金蜈一指。

    此时这两头东西,已是筋疲力尽,趴伏在地不再挣扎。

    朱子瑜不答,反道“孙大哥,还记得当年你送我的那件陶埙吗?”

    孙恒开口“怎么?”

    “那陶埙实在太破,即使我十分爱惜,还是没能保住,早已损毁。”

    朱子瑜轻摇头颅,面带遗憾道“今日重逢,孙大哥难道不打算给子瑜留下点什么,以作念想吗?”

    她伸出手来,往两头金蜈身上一指,道“我看这两头东西就不错,不如就把它们赠给我如何?”

    “你……”

    孙恒面色一怒,就发觉朱子瑜上方的那黑色手掌也猛然一涨。

    无边威压临身,似乎对方已经恢复了法力,随时都有可能动手!

    “哼!”

    当下他冷哼一声,也未收起地上的那瓶溧水,身躯一晃,就朝着后方没去。

    “倒是小心。”

    朱子瑜抿嘴一笑,挥袖把东西收了起来。

    虽然她并未在上面做什么手脚,但显然孙恒并不放心她给的东西。

    “小姐!”

    眼见孙恒的身影在远处消失不见,姬灵恩才松了口气。

    此即上前一步,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见朱子瑜面色陡然一白,嘴角更有一道血丝浮现。

    “小姐,你怎么样?”

    她神色一晃,急忙上前一步,把身躯摇摇晃晃的朱子瑜搀扶起来。

    “我没事。”

    朱子瑜撑起身体,摆了摆手,上方坚持许久的玄阴一气大擒拿手也缩回体内。

    她胸膛急促起伏了几下,稳住了呼吸,面色不变的轻轻擦拭掉嘴角的血迹。

    “最近这段时间,渊山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姬灵恩偷偷看了眼朱子瑜,但见对方面色肃然,显然不愿多谈自己的伤势。

    当下把头微低,道“回小姐,凉国的军队最终还是没能攻破渊山古城,在半个月前已经退去。”

    “这次进入绝灵之地的门人和凉国武者哪?”

    “我们的人还在的,大部分都已退出渊山。”

    姬灵恩语气微顿,继续开口道“至于那些凉国武者,他们……都死了!”

    “都死了?”

    朱子瑜一愣,道“一个活下来的都没有?”

    “据属下所知,确实是一个也没有。”

    姬灵恩点头,道“一个月前,渊山之中突有神秘流光坠地,山林之中的凶禽猛兽起了躁动,处于渊山深处的人,死伤惨重。而那些流光,对修炼过煞身的凉国武者似乎特别青睐,凉国武者遭流光入体,虽然短时间内实力暴增,但最终都难逃爆体而亡的结局,无一例外!”

    “说起来,还有一事应该与此有关。”

    她眼带回忆,道“当日神秘流光出现之时,凉国的那位六皇子突然发疯似的朝渊山深处冲去,甚至为此与落魂钟郭抱珍狠狠厮杀了一场。”

    “只可惜,他最终还是没能碰到那天降流光。”

    朱子瑜转过身去,面带思索的朝前迈步,片刻后话音一转,问道“百花宗怎么样了?”

    “百花宗怕是已经暴露了。”

    姬灵恩苦笑一声,道“宗主正在后面拖延着朝廷的高手,但我们一路上追杀,终究还是有漏网之鱼。一旦他们回去,那么……”

    “无妨!”

    朱子瑜脚步一顿,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暴露了就离开这里好了,用不了多久了,一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到那时,你们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她摸了摸身上的储物袋,神识在其中一些碎石之上微微一顿。

    …………

    一个月后,前线,大雍军营。

    征南大将军朱康此即正端坐上首,面色严肃的看着下方的一位将领。

    “还可以坚持多久?”

    “回将军。”

    那人双手抱拳,沉声开口“最多十日,药物就会消耗一空,届时……”

    他没有再言,但后果,他们都很清楚。

    营啸、疯狂,没了秘药的军队会做什么,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朝廷那边,还需多久?”

    “最快,也要一个月!”

    场中陷入沉默。

    良久,朱康才闷声开口“自明日起,断掉豹营、虎威营、髡地营三营的药物,供给其他营。把他们赶到一起,由前锋营戒备,只要有人作乱……”

    “杀无赦!”

    朱康牙关紧咬,双眸赤红,三个字杀机重重却有带着股无边悲愤。

    “报!”

    “谁?”

    一声怒喝,几乎掀开营帐。

    “回将军,有一名叫朱子瑜的女子,自称是将军亲眷,在营前来求见。”

    “朱子瑜?”

    朱康一呆,把这个名字反反复复念叨了几遍,眼中渐渐浮现出一种激动之色。

    “快,快叫她进来。”

    “不,我……我要亲自去见她。”

    他声音颤抖,音带哽咽,竟是难以自控自己的情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