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129 飞僵(求订阅)

129 飞僵(求订阅)

 热门推荐:
    “丹药有毒!”

    孙恒面色陡然一变,一个闪身就出现在夏侯胜的身边,五指一扣,当即按住对方的脉搏。

    “不行了!”

    只是短短片刻的功夫,夏侯胜就从刚才的意气风发化作此时的满脸悲凉。

    一双眸子也遍及死意、绝望。

    他任由孙恒扣住自己的手腕,声音中的不甘、悲愤让人闻之心惊。

    “毒入骨髓、五脏,没救了!”

    夏侯胜大嘴张开,虎目含泪,身躯颤抖的伏身悲嚎“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孙恒此时也面色僵硬的收回手掌,眼中惊怒交加,心头更是一片冰凉。

    诚如夏侯胜所说,他已经没救了!

    他体内的毒,经由真气流转,早已传遍他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这种毒,寒若冰霜,与真气紧密相连,不可分割。

    别说是夏侯胜,就算孙恒自己,以他的肉身强度和用毒造诣,一旦中了此毒,也是必死无疑,绝无幸免的可能!

    此时,除了对夏侯胜感到不甘之外,孙恒心中更是五味杂粮。

    如若他没有在此为夏侯胜护法的话,那有朝一日,他自己也定然会落得和对方一样的下场!

    到时候,怕也是会死的满心的不甘。

    “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给我们真正的筑基丹!”

    夏侯胜咬牙开口“绿柳山庄的人怕也不知情,要不然,要不然……,噗!”

    他话音未落,已是再次口喷结冰的血液、五脏的碎片,面色突变憔悴,双眸更是暗淡无光。

    “呵呵……”

    孙恒转过身去,有些乏力的坐在山石之上,无神的双眸朝着远方眺望“亏得我们拼死拼活,死里逃生,结果得来的丹药竟是要命的东西!”

    “为何?为何?”

    夏侯胜紧咬牙关,身躯颤抖的问个不停,却只能在此发泄心中的不甘。

    “为何?”

    孙恒则是面色一变,陡然挺身而起,持刀在手“这个问题我想贾老能给出答案。”

    “呼……”

    夏侯胜豁然抬头,就见天际一道流光正自从远处飞驰而来,转瞬间已是来到峡谷上方。

    那流光之中,带着股熟悉的威压,如同此方天地一般,正是那位道基修士贾老。

    只不过,此时的贾老已经散去身上笼罩的黑烟,显出年轻人的真形。

    “真是不知好歹,竟在这里冲击道基。”

    上方的年轻人凭空虚立,朝着下面的两人轻摇头颅“这么大动静,我就算是想不看见也难,本来你们还有逃走的希望,却偏生要自己送上门来。”

    “哎!”

    他摇头轻叹,状似遗憾。

    而看清上方的人影,夏侯胜则是面色一变,道“清风剑温明玉!”

    孙恒眼眸一动,也想起了此人。

    朝廷登仙司的道基供奉仙师,来自京城的仙家大族温家,一个甲子前成就道基的修法高人。

    想不到,他竟然一直追在两人的后面。

    “你认得我?”

    温明玉略有些意外的扫了眼夏侯胜,笑道“看来你已经服用筑基丹了,可惜效果似乎不怎么样啊!”

    “放屁!”

    夏侯胜仰天怒吼,双目欲裂“那根本就不是筑基丹,是毒药,你一开始就没打算给我们筑基丹,而是打算要我们的命!”

    “那确实是筑基丹。”

    温明玉嘴角微翘,道“只不过是废丹罢了,毕竟就算是炼丹宗师,也不能保证每一次炼丹都会成功。”

    “温前辈!”

    孙恒面色阴沉,冷声开口“前辈乃是高人,为何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坑骗我等?不觉得失了身份吗?”

    “这其实也非我的本意。”

    温明玉轻叹一声,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但不论是仙宗还是魔门,早在八百年前联手围杀天刀门蒋离的时候,就立了规矩。”

    他声音一凝,双眼冰冷的直视两人,一字一句的道“武者,不可成道!”

    “为什么?”

    夏侯胜身躯一晃,仰着惨白的脸庞看向对方“为何我等习武之人,就不能成道?”

    孙恒则是面色微变,却是想起蒋离随笔最后的寥寥几句记载。

    但其上也并未说他哪里得罪了仙宗魔门。

    竟是遭到两方的围杀!

    而且,似乎还波及到后来的习武之人。

    “因为,练武的实在是太多了!”

    温明玉似乎也不着急对两人出手,此即轻吐一口气息,如同讲古一般,慢慢悠悠的开口“当年蒋离夺得筑基丹,不仅自己成功转为道基修士,还妄图广传武道,让更多的习武之人成就道基。”

    他冷冷一笑,道“可惜,仙宗魔门来此界不是广传武道的,如若武人能成就道基,以习武之人的数量,仙宗魔门如何还能立于此界之巅?”

    “而不能立于此界之巅,又如何行筹备两千年的大事?”

    “此界?大事?”

    夏侯胜双眼迷茫,不解其意。

    “仙宗魔门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孙恒却是在一旁闷声开口,为夏侯胜解释“所谓的大事,应该就是他们想破开世界限制,与上界连通,返回他们来时的地方。”

    “咦!”

    温明玉双眼一挑,一脸诧异的看向孙恒“你竟然知道?此事就算是仙宗魔门之中,也只有少许核心之人知晓,你一个武人……”

    “唔……”

    他双眼一动,定在孙恒手中的天刀之上。

    “天刀?”

    温明玉眼露恍然,轻点头颅“难怪,难怪!”

    “所以……”

    夏侯胜则是身躯颤抖的开口“你们毁掉武道典籍,阻断武道前路,就是为了你们的计划?”

    “然也!”

    温明玉笑着点头,同时屈指一弹,一道清风拂过,转瞬就出现在下方峡谷两人的面前。

    他竟是一声不吭,就下杀手!

    “小心!”

    孙恒面色一变,就欲有所动作。

    而夏侯胜却先他一步,大手一拍,身下的黑棺凭空一转,迎着那清风就撞了上去。

    “彭!”

    “咔嚓嚓……”

    无数道裂缝出现在那黑棺之上,暗沉的雾气透着裂缝沉浮不定,而一头尺许长的莹莹飞剑,也浮现在虚空之中。

    “咦!”

    温明玉口中再次发出惊疑之声,眼泛奇异之色看向那看似平平无奇的黑棺。

    “竟能挡住我清风剑,此棺倒非凡品。”

    “道基修士!”

    此时的夏侯胜,下半截身躯已是被冰霜包裹,但怒瞪的眼眶,面对温明玉却毫无畏惧之意。

    “我倒要看看,阁下这位清风剑,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吼!”

    他双手扣住黑棺,猛然掀开棺盖,一股浓郁黑烟当即从中冲天而起,直奔高空那温明玉而去。

    “呲……”

    上方的温明玉轻摇头颅,状似不屑。

    手中剑诀一变,虚空之中的清风剑已经化作一道锋锐剑光,朝着那黑烟绞了过去。

    清风剑剑光锐利,无物不斩,在道基修士的手中,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绞,就已把那漫天黑烟消磨的一干二净。

    但在黑烟之中,却有一物猛然冲出,双爪一伸,与清风剑撞在一起。

    “铮……”

    火光闪现,天际劲风狂飙,如同飓风一般的剑光当即与那黑影绞杀在一起。

    “飞僵!”

    上方的温明玉眼眸一缩,忍不住面露惊容。

    “你竟然有这东西。”

    飞僵,铜甲尸的进阶产物,堪比道基修士的存在!

    就算是魔门的手中,也不过了了几具,竟然会有习武之人也有此物。

    “不过,只是一头区区飞僵,又能奈我何?”

    言必,温明玉又是傲然一笑,大手一挥,一件玉如意样式的法器,再次破空而出,发出莹莹光辉,朝着那飞僵身上落去。

    “孙兄弟。”

    下方,夏侯胜双手满是鲜血,死死按在身前黑棺之上,黑棺微微闪烁,也让上方那头飞僵朝着温明玉扑杀不停。

    “我能拦他片刻,你趁此机会,赶紧逃吧!”

    “逃?”

    孙恒面色阴沉的立在一旁,抬头望着天空的战况,面无表情的开口“能逃多远?又有多大的机会?”

    夏侯胜道“总有一线生机!”

    “一线生机?”

    孙恒眯眼,缓声开口“他身上有伤。”

    温明玉来时显露的气势,远不及当初他第一次露面之时。

    而且,飞僵虽强,孙恒也有耳闻,但却也不至于逼得一位道基修士施展两件法器对敌。

    “嗯?”

    夏侯胜面色一变,道“你打算怎么办?”

    “逃,只有一线生机!”

    孙恒一抖腰间的两个皮袋,上百经由流光灌体进化过的天蝎蛊和两头白中透着股火红的数丈长蛇从中穿出。

    “而拼一拼的话,未必没有三分胜算。”

    手一翻,他的掌中已是出现五枚金乌丹!

    大口一吸,金乌丹瞬间尽入肚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