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86 炼器之人(求订阅)

086 炼器之人(求订阅)

 热门推荐:
    黑煞身上传来的威势之强,让对面的两人勃然变色。

    如此强悍的气势威压,在烈火老祖的印象中,似乎只有仙盟的现任领袖张虚静可以与之相比!

    而秦山樵,自这股威压之上,除了想到张静虚之外,还联想到了大凉现在的国主,苏定法!

    除此之外,即使是登仙司的司主古通、太子周玄,与此时的黑煞相比,都要差上一筹!

    道基中期!

    这位魔门妖人,一身修为竟是比传闻中的还要强!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凝重和决绝。

    “跟他拼了!”

    面对这种实力的对手,逃,就意味着把自己的后背弱点留给对方,倒不如拼力一搏!

    至少拖延一些时间的话,坚持到京城的援兵赶来,还有活命的机会。

    炎龙咒!

    烈火老祖双眸凝然,十指掐诀,箍住长发的一根火红玉簪已是离体而出,虚浮身前。

    “呼……”

    玉簪似有奇异之力,一出现,四周浩荡火气、一头头火兽已是一窝蜂的朝这玉簪的内部冲了进去。

    刹那间,一个火焰漩涡凭空生成,而在漩涡的核心,一个巨大的火龙头颅也悄然从中探出。

    那龙头房屋大小,鳞须俱全,宛如活物,双眸燃烧着熊熊烈焰,头颅轻轻晃动,庞大的身躯也随之浮现当场。

    火龙张口咆哮,竟带着股苍凉浑厚之意,强悍气息更是笼罩全场。

    面对黑煞,烈火老祖没有炫耀自家传承法器的意思。

    火龙刚刚现身,就已大口张开,朝黑煞所在的位置喷出一股赤金烈焰出来。

    那烈焰由细变粗,急速膨胀,不过转瞬之间,就已化作数亩大小,笼罩一方。

    此时烈焰山阵法已经崩溃,周遭天地气机更是一片混乱,虽火力充沛,却也太过混乱,对他人来说根本无法利用。

    但这头火龙显出场中,四方无尽火气随即蜂拥而来,不拘多么混乱,经由火龙身躯转换,全都化作它口中的赤金烈焰,不停奔涌而出。

    烈焰之威,也堪称恐怖!

    此地位于山腹,赤金火焰一出,无尽山岩当即消融,化作滚滚岩浆洒落地面。

    此火更能勾动他人心头无名怒火,但凡意志不坚之辈,被火焰灼烧,定然神魂动乱,一身实力难以发挥出一半!

    “杀!”

    秦山樵后发先至,迷天刀划过一道堪称完美的弧线,带着股迷离色泽,先烈焰一步,来到黑煞面前。

    他刀法精妙,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击斩击,也让人生出艳丽夺目之感!

    长刀如游鱼,在虚空遁行,刀光锋锐,更是逼得黑煞不能遁入虚空。

    就在这迷天刀急斩而至之际,一只晶莹如玉的白骨手掌悄然浮现在长刀之前。

    白骨如玉,晶莹剔透,那股满含魅惑之力的美感,甚至压下了迷天刀的刀光!

    “叮……”

    伴随着一声轻响,长刀与白骨相撞,当即溅射出数点寒芒。

    “斩!”

    秦山樵面色凝重,口中轻吐。

    随即就见那场中的迷天刀猛然催发,迷离刀光瞬间弥漫全场。

    飞扬的刀光反射着万点寒芒,如天山雪崩,带着股一往无前之势,朝着场中那人影疯狂斩击。

    而此即那赤金烈焰也已笼罩而来,铺满四周的烈焰刚刚触碰到那白骨,就开始往内部疯狂收缩。

    极致的高温,甚至让迷天刀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但这烈焰有锁拿一切之能,却能把内里的人影,死死困在原地,挣脱不得。

    “彭!”

    烈焰撞上白骨,疯狂灼烧,火舌舔舐而上,妄图朝白骨内部渗去。

    只不过,阴罗宗的元辰白骨虽无多强的厮杀之能,但硬度却也惊人。

    烈焰威能虽强,困住它已是极限,若想损毁这件人形法器,却非一时半刻之功。

    “不对!”

    眼见形势大好,秦山樵却是眉头一皱,心中暗生一股不妙之感。

    “小心!”

    一旁的烈火老祖更是双目一睁,急急大喝。

    他在烈焰山精修两百多年的离火心法,在这火气浓郁混乱之地,却是有游鱼得水之妙。

    明明感知力不及秦山樵,却是首先发觉到情况不对!

    “唰……”

    秦山樵虽未察觉到危险从何而来,但依旧从善如流,遮隐天衣发动,整个人猛然一闪,就隐藏了起来。

    就在前不久,他依仗这件法器,妄图偷袭黑煞。

    虽未成功,却也瞒过了他一时。

    但这次,显然不一样!

    “呲……”

    一道蔚蓝的光线,陡然自虚空浮现,往前方一扎,就已刺中了遮掩住身形并变换了方位的秦山樵。

    那光线细微如发,毫不起眼,即使贯穿身躯,怕也无法伤害到一位道基修士。

    更何况,秦山樵身上还有法衣护体,更有自发而动的护身符箓。

    但此即被这光线一扎,秦山樵隐匿的身形就已浮现当场,面色的表情复杂百变,最终只留下无尽的不甘和惊恐。

    “轰……”

    一团冷焰,陡然自秦山樵的身上爆开。

    这位道基修士的身躯,在烈火老祖的眼中瞬间崩解、散碎,被劲风一吹,当即散落四方。

    原地剩下的储物袋和几件法器,则是被一个突兀浮现的人影拿在掌中。

    黑煞不慌不忙的收起战利品,淡然开口:“在我面前用隐身,真是自寻死路!”

    而那被烈焰包裹之地,也显出真形,竟只有一具人形白骨,内里的黑煞只是一个虚影,而他本人早已在原地消失不见!

    元辰白骨不只是一件法器,更是一门修炼之法,修行之人即使不用这件法器,依旧有着一定的虚实变换之能。

    曾经孙恒遇到的魔门凤银屏,修炼的就是这门功法。

    至于杀死秦山樵的光线,则是阴罗宗三大神通之一的冷焰神光!

    这门神通,在此时的黑煞手中,威能强悍到足可以一击击杀一位道基修士!

    而这时候的烈火老祖,钢牙紧咬,却也顾不得丧友之痛,正自全力御使着身侧的炎火神龙,与一柄漆黑短剑纠缠在一起。

    黑煞在击杀秦山樵之时,还犹有余力拦截住烈火老祖的援手。

    微微侧首,朝着京城的方向看了一眼,黑煞面色冰冷的朝场中仅剩的一人开口:“下面,该你了!”

    “轰……”

    眼见好友身死,自己孤身一人更是无望坚持下去,烈火老祖眼眸跳动,猛然一催法力,炎龙咆哮一声,撞开法剑,裹着他就朝烈焰山下方穿去。

    “想逃?”

    黑煞眼眸一挑,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储物袋,淡笑一声,已是身化一道虚影,追了下去。

    在他看来,烈焰山爆发,山底岩浆滚滚,火行之力浓郁,精修火行功法的烈焰老祖往下面逃,也是理所当然。

    但见在这疯狂晃动的山体内部,两人身化流光一追一逃,转瞬间就已交手数次。

    炎龙顶着狂涌而起的岩浆下落,体表更是不时闪动灵光,汇聚着四方火行之力,化作一道道强悍法术,朝身后不停轰击。

    烈火老祖不求自己的法术能杀伤对手,但求阻一阻追杀之人的来势即可!

    但后方的黑煞与元辰白骨相合,身化虚影,却几乎无视了这些法术的轰杀。

    黑杀剑更是化作一道流光,朝炎龙疯狂攒射,每一击斩落,都能掀开炎龙一大片的身躯。

    更有一道道冷焰神光自黑煞手中射来,但凡落在炎龙身上,就会冻结它的一部分躯体,让那下落的速度也是微微一缓。

    “没有用的!”

    黑煞一个闪现,身躯已是出现在炎龙头顶,大手一按,冷焰神光当即把下方炎龙巨大的头颅尽数包裹。

    “你是逃不了的!”

    “彭!”

    冷焰涌现,炎龙的嘶吼也陡然停滞,随即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原本神威凛凛的炎龙已是无声崩解。

    “唰……”

    而在那流溢光晕之中,一道红芒陡然一闪,再次朝着下方穿射而去。

    “咦?”

    黑煞眼眸一挑,声音中已有了些许怒意:“花招倒是不少,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全都没用!”

    他身躯一转,遁法再起,身化一道虚影,无视奔涌而来的岩浆烈焰,直扑下方那重伤逃遁的烈火老祖。

    “彭!”

    一声闷响,烈火老祖撞开厚重的岩浆,一身狼狈的出现在一处炼器室之中。

    石室外,岩浆翻滚如浪潮,可谓是天翻地覆,一片末日之景。

    但在这石室之中,竟只有少许的轻微晃动,其他再无异常。

    此地,在这烈焰山之中,独留一份清静。

    “道友,救命!”

    烈焰老祖口中疾呼,神色慌乱,脚下却是不慢,一个闪现就已出现在孙恒身边。

    “嗯?”

    门前,滚滚岩浆之中有虚影晃动,随即一人自那岩浆之中缓步迈出。

    黑煞扫视全场,目露疑惑之色。

    似乎是没有想到,在这烈焰山之中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这里竟然还有人?”

    场中的卓一贤、夏侯纯几人,自然不会被他放在眼里,但烈火老祖朝着疾呼救命的那人,却是让他看不透。

    “阁下何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长久以来养成的谨慎个性,让黑煞虽然最近实力大增,却依旧没有选择直接动手。

    孙恒态度淡漠,张口欲言。

    烈焰老祖似乎察觉到孙恒的冷漠,当下急急开口:“道友,我来帮你炼器!”

    说完不等孙恒答应,已是双手按在那火炉之上。

    一位道基修士的加持,更是精通火行法术,又是烈火教之主,他的助力,瞬间让那炉火再次旺盛,更是变的平稳起来。

    “嗯……”

    皱了皱眉,感知了一下金锁铠不停加速的炼制进程,孙恒不由轻声一叹,朝黑煞摆了摆手:“你走吧,这人我还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