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99 终战(三)

099 终战(三)

 热门推荐:
    “李妙元。”

    虚空中,金芒耀动,一个苍老之音缓缓响起:“真是好久未见了!”

    在凉国,有一位师,威名赫赫。

    此人虽非苏家人,地位却丝毫不低,更有着惊人的神通,纵横于两国战场之上。

    甚至有大雍道基修士,命丧其手!

    而此即听说话的口气,她竟是与李妙元相熟。

    “三十七年!”

    李妙元身周灵光闪动,看向对面的眼神竟是带着些许的亲近:“已经足有三十七年,妙元未曾前来拜访前辈了。”

    “你还认我这位前辈?”

    金光渐渐暗淡,显出内里的一道人影。

    那人一如凉国法师一般身披黑袍,黑袍下身材略显瘦小,声音嘶哑难闻,却是一个苍老女声。

    声音满含怒意:“我好心好意待你,你却利用我的信任,在大凉都城暗中做下如此手脚!”

    “咚!”

    她音如金铁交鸣,铮铮作响,锐利杀机更是激的四方灵气一荡。

    “前辈大恩,妙元一直不敢忘怀。”

    李妙元面色不变,也不急着动手,缓声道:“但宗门养育之恩,两千年执念不绝,却也难以舍弃。如此,也只能利用一下前辈了!”

    “宗门……”

    对面黑袍抖动,声音古怪复杂,似不屑、怨恨,又似满含委屈和不甘。

    “你倒是一位好宗主,但可惜,你难道已经忘了,如不是有我在暗中相助,以你的天分、资质,在阴罗宗如何能出的了头!”

    “培养你,让你有今日成就的,是我!”

    “不是你口中的宗门!”

    当年的李妙元,在阴罗宗毫不起眼,能够崛起,宗门中只以为她暗中藏拙。

    怕是无人想到,除此之外还有人对她暗中相助。

    而那人,恰是面前这位大名鼎鼎的凉国师!

    回忆往昔,李妙元也面带感怀之色:“如无前辈之助,晚辈确实难有今日的成就。”

    “但是!”

    她声音一肃,道:“前辈让我做的事,我也一一照做,未曾食言。你我之间,说起来始终是一场交易,所谓的恩情,也只是说说罢了。”

    “好一个薄情寡义的妮子!”

    黑袍下,那人声音微颤:“阴罗宗的人,果真都信不过,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竟认为你是一位心性纯良之人!”

    “前辈,妙元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外人如何评置,我也从不理会。”

    李妙元神色淡然。

    她此时的气质,倒是与朱子瑜有些相像。

    但朱子瑜是本性如此,性情淡漠。

    而她却是历经世事之后,看淡了世情,相较之下也显得更加成熟、理性。

    或者是不近人情!

    “不过,我们毕竟相交数百年,妙元也不忍与前辈刀剑相加,不若放下法器,罢手吧!”

    她扫视下方的战场,道:“这一局,凉国输定了。”

    “是吗?”

    对面传来冷冷一笑:“那也未必!”

    “铮……”

    宛如万剑齐鸣之声响起,伴随着黑袍下一只苍老之手轻轻一探,四方天地元气疯狂汇聚,无数道金色光线自她身上涌现,汇聚成一条咆哮金龙,直扑李妙元。

    “看来,我与前辈终究是难逃一战。”

    李妙元美眸一动,阴罗法剑凭空闪现,剑气如莲花绽放,瞬间斩入那金龙头颅。

    “也好,我对前辈的神通妙法也是仰慕已久,今日正要请教一二!”

    “嗡……”

    阴罗法剑无坚不摧,只见那莲花一转,花蕊剑气飙射,前方的金龙就已被她绞下头颅。

    剑光随后一闪,已是越过数里之地,出现在对方身前虚空,笔直斩下。

    “叮……”

    一座金山,突兀出现在阴罗法剑之前,也挡下了法剑的斩击。

    宛如纯金打造金山,高约三丈,下平上尖,通体金光璀璨,让人难以直视。

    而在李妙元的感知中,这金山则意味着浓郁金性之气的汇聚。

    金山不大,却带着股镇压天地之威,仆一出现,方圆十余里的天空就是一沉。

    偶有没入此地的法术流光,威能当即就是锐减九层。

    金山轻轻一旋,金光横扫四方,天际当即荡开一片空白地带。

    只有两人彼此遥遥相对!

    “千钧山,锐金剑诀!”

    眼望此山,李妙元不禁轻轻一叹:“曾经金行宗的镇宗之宝,经由前辈之手,威能竟是又有增进。”

    金行宗曾经也是一大宗门,不过早在几百年前,就被凉国剿灭。

    而宗内功法锐金剑诀和镇宗之宝,自然就落到了凉国妖狐一家的手里!

    “身具高位,虽不怎么逍遥自在,但物资享受,却是想要就有!”

    老法师纤弱的身躯托起金山,镇压着一方天地,冷声道:“这座金山,经由我数百年积蓄再次融炼而成,虽不及你那阴罗法剑锐利,但在我手中,足可以镇压你这位忘恩负义的阴罗宗宗主!”

    “是吗?”

    李妙元手捏剑指,阴罗法剑在身前笔直竖起,剑尖轻颤,绽放出无数残影。

    “那就请前辈接剑!”

    “铮!”

    但见阴罗法剑一声长鸣,天际间陡然一暗,漆黑的剑光横跨虚空,带着无边死意,再次斩向对面的金山。

    “当……”

    虚空震爆,飓风狂涌。

    那黑色与金光交织的战场,当即覆盖了上方几十里的地域!

    …………

    都城城墙的防御阵法虽然被破,但大凉皇宫,还有着一层防御。

    此即,就有几十艘御风舟,带着遮天蔽日的攻势,围着这层防御狂轰乱炸。

    “噼……啪……”

    一道赤白的雷霆自天际闪现,宛如雷神手中的利刃,笔直劈砍在一架御风舟之上。

    虽御风舟防御力惊人,但在这雷霆之力下,却也难敌锋芒,当场暴碎。

    舟上百人,除了一人侥幸逃命之外,尽数命丧当场。

    “咔……”

    雷霆蜿蜒,如枝丫横生的树木,自天际浮现,接连朝下劈砍。

    但凡命中,不论是法器还是修士,即使是道基高人,也是难逃一死!

    一众御风舟,在这虚空之中摇摇晃晃,竟如海浪之中的小舟,岌岌可危。

    “轰……”

    远处,一直凝立不动的庞剑山猛然一颤,随即裹着重重灵光直冲此方天际。

    “咔嚓嚓……”

    光晕在高空炸开,荡开乌云雷电,也破去了此地隐于虚空的阵法。

    散碎的雷霆之力在天空无序闪现,落在剑山之上,却是难伤它分毫!

    “杀!”

    都城之中,一个战阵已是冲至皇宫之前。

    战阵正中,一位白发老将身着明光铠,手持一柄巨斧,大步前行。

    老将眼眸堪然,呼吸间风雷滚滚,手中大斧随意的劈砍,就能化作道道长达数里的锋锐之芒,横扫四方。

    此即他大步一迈,巨斧高高扬起,十万人之力在上方汇聚,一柄长达数里的庞大神斧也缓缓成型。

    如同画中圣手,以淡白笔锋在虚空描绘,庞大的巨斧不止有型,更有股让人心惊胆颤的滔天之威!

    此即神斧猛然下劈,只是卷起的气浪,就已掀飞两侧的房屋、大地,翻滚的气浪,瞬间涌出数里开外。

    即使是天际那一干道基修士的法术神通,在这神斧之下,也是灵光暗淡,威能不显。

    “彭!”

    斧刃劈至阵法的防御光罩之上,当即震开无数道波动不休的涟漪。

    阵法之中,更有十几栋宫阙难挡这股震荡之力,当场坍塌下去,掀起滚滚烟尘。

    “噼啪……”

    一道闪电自皇宫之中攒射而来,如同瞬移般,陡然出现在气息略显不稳的战阵之中。

    那道闪电一个停滞,随即陡然疯狂膨胀,转瞬已是化作一个直径足有百米的庞大雷球。

    “轰……”

    雷霆爆散,雷霆闪电肆无忌惮的朝四方覆盖。

    战阵的压制转瞬即至,但只是这刹那功夫,就有不下三千人被这雷球轰成焦炭。

    “彭!”

    “彭!”

    大地震动不休,一股压抑之气弥漫全场,也让战场之中的无数人都闻声侧目。

    “彭!”

    一只雷霆汇聚的巨爪自宫殿阵法之中出现,破开防御,猛然朝下方的战阵压去。

    那巨爪,足有亩许之大,遮天蔽日。

    后方粗壮的腿部满是褐色毛发,就如一座移动的巨山,恐怖之威让在场不知多少人面色都为之一白。

    “杀!”

    战阵之中,那老将举斧一绞,无数斧光已是绕上那雷霆巨爪。

    “彭!”

    雷霆爆散,巨爪之后的身躯猛然一个踉跄,但下方的战阵,也被逸散的雷霆炸开一个空洞。

    “轰隆隆……”

    雷霆滋生,那碎裂的巨爪,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而一头生有四尾的雷霆妖狐,也已显露当场。

    “孙道友,该你出手了!”

    张静虚的凝重之声,也与此时飘至孙恒的耳中。

    这头四尾妖狐,就是凉国现任国主,天下最顶尖的高手之一,苏定法!

    而孙恒此行的目标,就是它!

    至于天妖苏生。

    虽魔门和孙恒实力强悍,仙盟和朝廷却也信不过,只会选择单独出手。

    “铮!”

    身处杀伐激烈的战场之中,孙恒的心头也早已有杀机起伏不定。

    此即闻言,天刀自眉心轻颤,已是缓缓浮现在他身前。

    眼中刀光一盛,天刀已经裹着他横跨几十里之地,化作一道堪然刀光,斩入那雷霆妖狐的眉心!

    孙恒的刀法一往无前,没有修法之人御剑的诸多花俏,却有着武者的狠辣决绝。

    刀光盛雪,其势之快,竟是快到无人来得及反应。

    那道横跨虚空的完美刀痕犹未消失,堪然刀光,已然临身!

    只此一刀,就让剑山之上的数人面色一变,悚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