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15 邋遢道人(求订阅)

015 邋遢道人(求订阅)

 热门推荐:
    暴雨来得快,去的也快。

    待到商队赶至庙宇之前,纷纷下马准备扎营之时,已是只剩下零星的雨点。

    庙宇荒废,草藤遍布,蛛网重生。

    孙恒下了马车,来到云叔、张衍身旁,此时正有一位下人在一旁诉说着眼前庙宇的来历。

    “这处大悲寺,小人年轻的时候也来过,当时庙里还有一老一少两个和尚在。”

    当年的年轻人,如今早已头发花白,眼望那被荒草包围的寺庙,眼中不禁流露出些许的疑惑。

    此人却是经常走这条商道的熟客,乃是商队专门聘请的引路人。

    但听他继续开口:“不过这些年,小人却是没怎么听人说起过这里,想来是因为靠近猛虎涧,无人敢在这里过多停留,久而久之,也就荒废了。”

    说话间,他也是轻轻摇头,似有不解。

    按理来说,这庙宇距离官道不远,来往行商途经此地,人疲马倦,还是会进来歇息一二的。

    但他这些年走了那么多次商道,却好似从未遇到过这荒废的大悲寺一般!

    “这样。”

    云叔管理一应杂事,不待张衍开口,已是吩咐道:“收拾一下,车队去后院驻扎,咱们进去吧。”

    最后一句,却是朝着孙恒示意了一下。

    大悲寺的大门早已腐朽,一扇倚着墙,一扇则倒在了地上。

    青黄的杂草从木门缝隙间滋生,也早已遮去了上面的大红佛漆。

    入得内里,入目更是荒凉。

    石板路面弯弯曲曲,其上满布青苔,踩踏上去稍有不慎怕都会摔倒在地。

    大殿内尘封土积,蛛网密布,两侧壁画也是斑驳模糊难以辨认,没了往日的神采。

    大殿正中,也只剩下正中那尊高约五米有余的佛像尚算完好。

    这个完好,也只是相较而言。

    佛像的身子微微倾斜,似乎已经偏离了主位。

    面颊上更是有着一道自眼角而生的裂痕,让它仿若在哭泣一般。

    张衍入得大殿,抬首朝那佛像一望,四目对视,竟是猛然一呆。

    “公子?”

    云叔打量了一下四周,见张衍呆立,不禁声音一提,道:“你怎么了?”

    “啊?”

    张衍愣神,眨了眨眼才道:“不知为何,我观这佛像,就如他在看我一般,心中竟是莫名一酸。”

    “是吗?”

    云叔抬头,朝那哭泣的佛像看了一眼:“不过是年久失修,有了裂缝而已,泥塑的佛像,本就是如此。”

    “公子,是你太过敏感了。”

    他知道自家公子佛缘深厚,每到一处寺庙,就会心生亲近之意。

    对此,并不奇怪。

    “阿弥陀佛!”

    张衍双手合十,朝着那佛像一礼,面现不忍之色:“不论如何,佛像悲泣总是不好。”

    云叔耸了耸肩,无可无不可的开口:“那等下,就让人来修一修这佛像吧。”

    “嗯。”

    张衍放下手,扫眼四方,忍不住揉了揉眉角。

    不知为何,好似一进这寺庙之中,他的心中就生出了一股阴郁之意。

    “这里有人来过。”

    孙恒行在两人身后,眼力却是最强,扫眼供桌,地面上的尘土,道:“应该是刚来不久。”

    “公子、仙师。”

    恰在此时,商队的一个护卫急匆匆行入大殿,道:“后院有一个蛮不讲理的道士,独占了一排院落,我等倒是无妨,但公子几人歇息怎么办?”

    “哦!”

    云叔挑眉,道:“走,过去看看。”

    …………

    待到三人赶到后院之时。

    就见一位邋遢道人正自背负双手,在那满是荒草的小院里来回的踱步,口中嘀咕不停。

    “没道理啊!”

    “这里明明是三阴煞气凝结之处,就算是明悟秃驴不见了,煞气也不该没有啊?”

    “难道我要再走个几十国度,去那五坛教的地盘寻煞气?五坛教……,那里可不是一个好去处。”

    “可没有三阴煞气,我的法力……”

    “道友!”

    正在他踱步间,一个满含善意之声自不远处响起。

    云叔满面带笑的行了过来,道:“想不到,竟然在此处遇到了一位同道中人,真是幸甚!”

    面前这位邋遢道人身量不高,比常人矮了足有一头,却满脸的络腮胡子,大耳如圆,眼若铜铃,生的一副骇人相貌。

    他身上气息不显,让人难辨修为高低,但就是这般,才不容小觑。

    云叔的一身修为,已是练气圆满,就连他都看不透来人修为,此人定然不凡。

    “嗯?”

    邋遢道人闻言抬头,他本就心情不好,如今三番五次被人打断思绪,更是面色阴沉。

    只不过来人既然是修行之人,修为也算可以,他也不好随意的发火。

    当下只是声音一沉,道:“你们是谁?为何来此?”

    “玉华国张衍,见过道长。”

    张衍上前一步,拱手道:“我等乃是欲前往北魏国的商人,因雨滞留此地,能与道长同居一地,真是我等的缘分。”

    “商人?”

    邋遢道人扫眼张衍,似乎也为他的面相气质所惊,顿了顿才摇头道:“佛门功法,可惜了!”

    一旁的云叔闻言一乐,心中当即大生亲近之感。

    他也是觉得,张衍修行佛门的功法,实在是有明珠暗投之嫌。

    “北魏国崇佛,张衍心慕佛门,恰好合适。”

    张衍对此倒是并不介意,道:“我等此来,乃是想跟道长讨个居处。”

    “等一下!”

    邋遢道人突然大手一挥,制止了张衍的话头,皱眉道:“你说,北魏国崇佛?”

    “不错!”

    张衍点头。

    “不对啊!”

    邋遢道人单手一翻,掌中已经出现一个破破烂烂的书籍,他随手翻开,在上面翻找着什么,道:“我记得北魏国国主夫妇明明是道门弟子,怎么会崇佛了?”

    “这个……”

    张衍上前一步,小声道:“据在下所知,北魏国崇佛,是十几年前才开始的事。以前,确实是崇道的。”

    “这样啊!”

    邋遢道士手上动作一顿,面露恍然之色:“难怪,上次宗门的人来这里,已经是二十年前了,难怪记载有错。”

    他收起书籍,抬首朝着三人看来,眼眸闪动间,似是想到了什么。

    随后才缓声道:“你们是想要个房间住是吧?”

    “正是。”

    张衍到不愧为翩翩公子,明明是无主的地方,依旧老老实实的请示。

    “要住也可以。”

    邋遢道人背负双手,道:“不过,待到明日,你们也要帮我做件事才行。”

    “这个……”

    张衍是个老实人,不会拒绝别人的要求,闻言面上不禁露出踌躇之色。

    “道友。”

    一旁的云叔当即上前一步,道:“我等还要赶路,实在不宜在一个地方过多逗留。”

    “而且……”

    他朝四方望了望,道:“据说,这里有猛虎成精,也不是那么安全。”

    “呵……”

    邋遢道人嘴角一抽,道:“怎么,借我的地方住,一点小忙都不愿意帮了?”

    他双眼一眯,身上陡生一股惊人气息:“至于虎妖……”

    “他不来也就罢了,来了,也不过是贫道餐桌上的一味佳肴而已!”

    道人身上的气息冲霄而起,未曾作势,就已激荡的四周林木齐齐晃动,更有天地间的灵气与之相合。

    竟是一位……

    “道基!”

    云叔面色一变,脸色已经变的有些僵硬。

    而孙恒,则是眼眸一缩,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句:法力精纯,道基中期。

    这位的来历,怕是不简单。

    “我也不是以大欺小。”

    展露气息之后,邋遢道人再次看向三人,把声音放缓,道:“最多不过耽误你们两日之功,而且,事成之后,李某还有答谢。”

    “这……”

    张衍苦笑一声,低头道:“前辈有事,我等自然不敢擅离,答应就是。”

    这边厢话音刚落,庙门处竟是又有嘈杂之声响起。

    更有一个女子的高昂之音,就如唱戏一般,忽高忽低,曲折蜿蜒,极其尖利刺耳。

    “怎么回事?”

    云叔大皱眉头,还未等后院的商队护卫前去询问,一片莺莺燕燕之声,已经自前院挤了进来。

    来人皆是女子,个个浓妆艳抹,举止轻佻。

    尤其是当头一位妇人,虽生的美艳,却满身风尘气息,手持粉红秀娟,凄凄哀哀的开口:“诸位官人,我等都是弱小女子,难道你们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受那风吹雨淋吗?”

    “淋坏了我们的身子……”

    “呃……”

    妇人话未说完,就已看到张衍的相貌。

    当下双眼一亮,早已忘了口中的话茬,娇躯一软,就朝着这边倒了过来。

    “公子,奴家腿酸了,劳烦您给搀扶一下。”

    “……”

    张衍一呆,竟是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起来。

    他出身豪门后宅,家中女眷虽多,却规矩深严,何曾碰到过这等事情。

    “乌烟瘴气!”

    恰在此时,邋遢道士面色一沉,猛然一挥长袖:“都滚到前面去,别让贫道看到,脏了我的眼。”

    “呼……”

    他长袖一挥,当即有狂风卷起,风过之后,场中诸多女子都已消失不见。

    只听前院有凄凄哀哀之声,但兴许是畏惧道士的威严,转瞬就已压下。

    “房间你们自己选。”

    卷走女子,邋遢道士转身朝一处房屋行去,口中道:“明日一早,随我做事。”

    “对了!”

    他脚步一顿,道:“贫道天符宗,李全一!”

    天符宗,北域大宗之一。

    虽不及三道七宗,却也绝非泛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