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24 路谈(求订阅)

024 路谈(求订阅)

 热门推荐:
    商队驶离大悲寺,继续前往北魏国。

    经由虎妖、厉鬼之祸,商队失去了不少人,几日来气氛一直阴郁。

    行进的速度,也极其缓慢。

    好在,也无人催促。

    在商队中间的位置,那离地飞驰的马车之中,有四人分散而坐。

    张衍坐北朝南,表相庄严,身上佛光隐隐,更有一股檀香之气传来。

    此时的他,接受了惠岸大师的遗赠,短短数日的功夫,一身法力竟是几欲突破练气的境界。

    “小公子。”

    李全一坐在对面,看向张衍的眼神似妒似忌,却并无恶意,只是撇嘴道:“那和尚有没有给你留下些什么?”

    “比如……,金刚明王法咒之类的东西?斩妖除魔也算贫道也出了不少力,有的话是不是拿出来分润一二?”

    惠岸的舍利子自动择主,说明那时候还有意识,自然也能给张衍传下功法。

    孙恒在一旁轻笑,而云叔则是端起酒杯,急急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

    “这倒没有。”

    张衍一脸真诚的摇头,道:“不过有一卷金刚经,前辈如果想看的话,我可以抄录一份,赠于前辈。大师曾言,了悟经文,神通自生。”

    “算了!。”

    李全一翻了翻白眼,毫无对佛门高僧的敬意:“神通自生,神神道道。我最厌烦和尚这一点,说话都云山雾罩的。”

    这位邋遢道士之所以上了商队,皆因为神魂受伤严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但可惜,这位做客人的,却没有客人的自觉。

    面对商队的主人,说话毫不客气。

    “咳咳……”

    云叔干咳几声,急忙转移话题,朝孙恒开口:“孙道……前辈,想不到你竟然是位道基高人。”

    没人认为孙恒真的是突然突破了境界。

    就算真有人能在危机时刻突然爆发,突破了境界,也不应那么快就适应道基的修为才对。

    而当初孙恒施展法术,可是没有丝毫艰涩之感,定然本就是位道基修士。

    “云道友,我们还是按以前的称呼吧,前辈之称实不敢当。”

    孙恒摆了摆手,道:“在下倒非故意隐瞒修为,实是因为当初身上有伤,实力未复而已。”

    “原来如此。”

    云叔点头,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责怪的心思。

    “身上有伤?”

    倒是李全一,皱眉朝孙恒看来:“我观你现在的情况,身上的伤也没好利索。”

    “当年伤势过重,伤了根本。”

    孙恒淡然一笑,道:“能够留存性命,已是万幸。”

    “唔……”

    李全一沉思,却没有追问,只是默默点头。

    张衍趁机问道:“前辈,不知那九叶莲台化魔大阵,有什么说法?竟能让成就舍利子的高僧差点陷入魔道?”

    “九叶莲台化魔大阵。”

    闻言,李全一面色不禁一沉,顿了顿才道:“三道七宗中,楼观道、阴罗宗、圣莲宗走的是魔道,其中尤以圣莲宗最为诡异莫测。”

    “据说,此宗开宗之主本是一位入了魔道的佛陀,尤善心魔外道。”

    “圣莲宗有十三化魔大阵,可引人入阿鼻地狱、无间轮回,永世不得超脱,即使是佛门大德,也难以抵挡。”

    “九叶莲台化魔大阵,就是其中之一,可引动天地间的无穷怨念,磨灭神识,把人炼化成邪魔。幸好,这个阵法只是针对惠岸和尚,我们只是受到波及。”

    他面带侥幸,继续道:“身入此阵之中,往往神魂受限而不自知,这点你们应该清楚才对。”

    回想当日的情形,几人不禁点头。

    “圣莲宗!”

    云叔手托下巴,道:“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碰到有关圣莲宗的事。”

    “这不奇怪。”

    李全一端起酒盅,慢慢品了一口,道:“圣莲宗是一个纯粹的魔道宗门,往往一出现,就会引起其他门派的共同围剿,就连同为魔道的楼观道、阴罗宗也与之不对付。久而久之,也就不怎么露面了,甚至就连他们的宗门所在地,也成了一个秘密。”

    “不过,只要是涉及到圣莲宗的事,无不透着恐怖、阴诡莫测。”

    说话间,李全一不知道想起什么,双眼一缩,竟是露出后怕之色。

    “如此看来,那还是不要碰到为好。”

    孙恒一笑,又问道:“道友,不知你口中的天尸宗又是什么来历?”

    “怎么?”

    李全一一脸古怪的看向孙恒:“你身怀镇尸钉、九阴钉龙术,难道还不知道天尸宗吗?”

    “在下虽然身怀炼尸之法,但只是从一位好友的身上学来的。”

    孙恒苦笑,道:“他也说自己是天尸宗弟子,但想来跟道友口中的天尸宗应该不是一回事。”

    当然不是一回事,本就不在一个世界。

    但……

    听李全一的口气,这里的天尸宗竟然也有镇尸钉、九阴钉龙术?

    “看来你那好友,是得了天尸宗真传的弟子。”

    李全一点头,道:“天尸宗以前在北域名头也不小,传承足有万年,不弱我天符宗。”

    “只不过……”

    他话音一转,继续道:“在几百年前,天尸宗上代宗主意外陨落,宗门内却没有弟子成就金丹,所以就被人惦记上,结果倒了霉。”

    他朝着孙恒看去,道:“当年具体情况谁也不知道,但天尸宗突然就分崩离析,门中弟子脱离宗门驻地,四下散去,而宗门驻地则被冷月门占据。”

    “冷月门?”

    云叔开口,仿若听说过这个门派:“冷月门的名声向来不错啊!”

    “未必是冷月门下的手。”

    李全一看出云叔的意思,直接摆了摆手,道:“天尸宗的弟子当年虽然四下散去,但并无人在后面追杀。所以现在天尸宗的传承仍在,而且在我们天符宗西北那边,还有着一个新的天尸宗,当然,宗主修为只是道基后期,声望自然也大不如前。”

    也是因此,他才知晓天尸宗的九阴钉龙术,也对孙恒习得这门功夫并不奇怪。

    “那,金刚寺?”

    “金刚寺我却没有听说过。”

    李全一摇头,道:“不过,法相宗下辖三千庙宇,有个金刚寺也算不得什么。对于我等来说,金丹宗师自然是高高在上,但在三道七宗眼里,却也未必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这位邋遢道士,显然是个多舌之人,不等他人问话,就继续说了起来。

    说起话来,也不在意他人的态度,往往是想到哪儿就说哪儿。

    “那大悲寺,本是明悟和尚的地盘。”

    “虽然叫做大悲寺,明悟和尚却是个贪财的人,自家守着一个三阴煞气地穴,做着无本的买卖。”

    “他人借用煞气磨砺法力,炼制法器、丹药,都要给他些灵石才可。”

    “嘿!我本就是来求煞气的,去不想……,现今煞气地穴被废,剩下的这些也不知道够不够用!”

    相比起云叔,身为天符宗核心真传弟子的李全一,对修行界的了解更为全面、详细。

    在他口中,北域诸多宗门,几乎无有不知。

    即使是中原地带,三道七宗的某些消息,也算不上什么隐秘。

    对于修行上的见解,更是了得,一路言谈,虽然凌乱,却也让几人屡屡生出明悟之感。

    …………

    辞别众人,孙恒回到自己的车厢。

    抖手甩出阵法,他自储物袋之中掏出些东西。

    这趟他虽然搜刮了虎妖的巢穴,但收获却是不多,最显然的自是那金刚降魔杵。

    但这东西他也用不上。

    此外,就是一大堆的菜谱!

    也不知这头虎妖,收集这么多菜谱有什么用?

    幸好,在一堆菜谱之中,总算有一本孙恒感兴趣的东西。

    《金刚降魔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