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25 国主招婿(求订阅)

025 国主招婿(求订阅)

 热门推荐:
    金刚降魔杵法

    金刚寺秘传功法,有降魔之效,品阶极高!

    这也是孙恒跨界而来二十多年,第一次入手超过自己曾经所学的功法。

    以他的理解,这是一门仙武合一的法门。

    上个世界的武功招法,虽可拥有各自不同的意境,以增招式威力。

    但这意境,却是从施展武功之人意念而来。

    招法,只是辅助!

    而金刚降魔杵法,它的招式之中,却自带一种佛门断忧愁、斩烦恼的韵味。

    杵法展开,四方之力也会随之相随,可引发种种异象,大增威能,施展武技之人,反而成了辅助。

    这有些像他自创的阴雷刀法和惊雷一式。

    但阴雷刀法对于天地之力的借用,包括自身的发力,都远不能与金刚降魔杵法相提并论!

    两者相比,就如粗糙的试行版和最终精华版的区别!

    不过武功这东西,也要看放在谁的手中。

    就如那光头虎妖,就算身怀金刚降魔杵法,也不能压制孙恒。

    同样的的,这种功法,也有反客为主之嫌。

    如若心性不定,神魂之力不够强大,却很可能被这功法内蕴之意裹挟,成为一个只知降妖除魔的傀儡。

    “也未必。”

    思及此处,孙恒又轻轻摇头:“若想修炼这门金刚降魔杵法,至少需要道基修为,这等修为已经能够压制杵法之中蕴含的降魔之意。”

    但不理解杵法之中的降魔之意,也就无法真正发挥这门杵法的威能。

    这也是为何,身怀这门高深杵法的虎妖,实力也不弱,却不能压制孙恒的原因。

    而且,它也没什么降魔之心,倒是自己成了吃人食肉的妖魔!

    “金刚降魔……”

    合上书册,孙恒微微眯眼。

    盘坐之中,他的身躯微微挺直,明明身量未曾有什么变化,却陡然给人一种高大、魁梧的感觉。

    就如一座巍峨的高山,面上更是不怒自威,单单是气势,就让人心惊肉跳。

    “阴雷刀法……”

    天刀绕身轻轻旋转,雷火闪烁不定,不停的变换。

    …………

    一个月后。

    行动迟缓的商队,终于靠近了目的地。

    “已经是北魏国境内了。”

    云叔御使清风,把几辆马车托过一处低岗,朝远处环视:“这里的天气可是有些冷。”

    不只是有些冷而已。

    自三日之前,商队所行的路上就冷风呼啸不止,昨日更是刮了一整夜的风雪。

    现今的道路上遍及积雪,难辨分明,行路的速度也慢了不少。

    如若站在高出举目四望,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几乎无有尽头。

    “咯吱……咯吱……”

    车辙碾压着积雪,声音不断,也在洁白的大地上留下几道深深的印痕。

    商队的众人,此时早已换上了厚厚的袍子,高高的长靴,却也依旧难抵严寒的侵袭。

    低温、高压,更是让不少人瘫倒在地。

    幸好远途行商,众人的体格都不错,还有着仙师法术,倒也没出现人命。

    “李道长还在闭关?”

    孙恒舒展着身子,从车厢内走出,行到云叔身边,帮他疏通着商队。

    “嗯。”

    云叔点头,道:“我估计,他应该在我们进了北魏国的皇城,才会出来。”

    同时转头,朝孙恒看来,笑道:“孙道友今日的气色,看上去不错。”

    孙恒屈伸五指,神情舒缓,轻轻点头道:“经过这些日子修养,身子好了不少。”

    “难怪前来北魏国的商人如此稀少。”

    张衍也下了马车,朝着这边行来:“道路难行不说,物资也奇缺,一来一回怕是挣不了什么。”

    “没人来,才说明这里有着更多的商机。”

    云叔却满面带笑,道:“北魏国有一种香树,木有异香、经久不散,乃是周遭诸国富贵人家的最爱。”

    “兴许,咱们应该做这种生意。”

    “嗯。”

    张衍毕竟出身官商之家,也非不通俗事之人,闻言点头,道:“不过商路需要再找一找,咱们来的这条路崎岖难行,猛兽出没,委实不便。”

    “公子此言在理。”

    云叔点头:“待咱们到了北魏国,再寻人多方打探,只要有心,总能寻到一个合适商道的。”

    孙恒在一旁笑着拱手:“那在下就先预祝两位商途顺利,富贵满身了。”

    “不过,这里虽然人烟稀少,却也不是没有外来人。”

    他屈指朝前方一点,道:“那里,就有一个商队!希望他们不是两位的竞争者。”

    …………

    “快点,快点!”

    这里是一处山坡,顶部有一个身着绫罗绸缎的中年胖子正自手持长鞭,大声呼喝着。

    山坡正中,有十来个赤着上半身的大汉,正背负长绳,费力的朝上拉扯着几车马车。

    他们身躯前弓,筋肉紧绷,面上更是一片通红,显然是使足了力。

    但山坡陡峭,更遍及积雪,稍有不慎就会有拉车的汉子滑倒在地。

    每当这时,站在山坡顶部的胖子就脸色大变,挥舞着长鞭狠狠朝失手那人抽去。

    长鞭破空,‘啪啪’作响,力道可谓惊人。

    每一击下去,任拉车的汉子体格健壮,皮粗肉糙,也被抽打出道道血痕。

    “这位兄台,何须如此?”

    舒缓之声在一旁响起,刚刚行来的张衍眉头微皱,挥手洒出一道佛光,托着那几辆马车往上方移来。

    只不过这几辆马车的总量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虽托上来马车,面色也是为之一白。

    “哈哈……,原来是位高僧!”

    洪亮的大嗓门,从一辆马车之中传来。

    随后车辆掀开,一个足足比常人胖了五六倍的大胖子从中走了出来。

    他那肥硕的脚掌落在雪地上,就是一声沉闷重响传来,如若这位下了马车,想来拉车的人也能省不少力气。

    胖子虽胖,但看年纪却并不大,一双绿豆大小的眼睛来回眨动,看向张衍:“高僧,您这是结束了无遮法会,正要离开北魏国吗?”

    “无遮法会?”

    张衍摇头,道:“在下不是什么高僧,实是去前往北魏国做生意的商人。”

    “商人?”

    胖子一愣,忍不住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张衍,尤其是他的长相,随后面色陡然一沉,道:“小白脸,何必装腔作势,好好的和尚不做,却要跟我等抢媳妇?”

    “嗯?”

    张衍面色一呆,愣道:“阁下何意?在下确实不是什么高僧,至于抢媳妇……,这……这也太……”

    “还不承认?”

    胖子大手一挥,满脸肥肉抖动,不屑道:“你不也是听说北魏国招婿,才过来的吗?”

    “哼!”

    “别以为曾经做过和尚,公主就能看上你。”

    胖子抖了抖身上的肥肉,道:“我告诉你,据我所知,公主最不喜欢的就是和尚!”

    “她喜欢的,是我这样的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