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34 接绣球(补更)

034 接绣球(补更)

 热门推荐:
    换成僧人的打扮,孙恒也算是第二遭了。

    不过这一次,他不仅改换了相貌,身上的佛门气息不再是从他处借来,而是来自于金刚明王诀!

    可谓是纯正至极!

    而且,这一次他的手里还多出了一件佛门宝物—金刚降魔杵。

    身材壮硕,气息凝然的他单手轻轻一顿降魔杵,金刚明王诀发动,当即荡清场中阴风。

    “这位施主,何至于此?”

    单手一竖,孙恒淡笑着步入场中。

    李全一的符箓阵法极其高明,张衍如若不主动露面的话,任他如何寻找也是找不到。

    幸好,象国皇子庞春并未掩饰行踪。

    通过他,孙恒依旧找到了张衍。

    却不想,他一来到这里,就碰到一场即将进化成出人命的闹剧!

    那年轻人修为不弱,但性情却太过傲慢,下手更是歹毒,一出手就勾人神魂化作摄魂之法,欲要伤人性命。

    不过他出手间无有痕迹,明明是杀人的邪法也能施展的云淡风轻,看来来历不凡。

    “你是何人?竟敢管我的闲事?”

    张道然法术被破,面色更冷,折扇上灵光流转,就要朝孙恒指来。

    “师弟!”

    一杆拂尘轻轻甩过当场,轻描淡写的压下四下里的灵气躁动。

    一位道骨仙风的清癯道士出现在张道然身侧,低声劝道“今日我们还有要事做,此时不宜招惹麻烦。”

    随后又朝着孙恒拱手,道“大师,一点小误会,不必动上刀兵。”

    孙恒张了张嘴,想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到了嘴边却变了变“确实,以和为贵。”

    莫剑卢眨了眨眼,似乎觉得哪里不对,不过也未多想,拱手道“贫道西海莫剑卢,这是在下师弟张道然,敢问大师法号?”

    “西海?”

    孙恒双眼一缩,道“贫僧法号空名,不过一介山间野狐禅而已。”

    莫剑卢显然不怎么相信,嘴角抽了抽,呵呵一笑“大师佛法高深,他日定能名闻四方。”

    “施主谬赞了!”

    孙恒合十一礼,迈步走到张衍面前“张施主,我们又见面了。”

    “嗯?”

    张衍愣神,看着面前陌生的面庞,道“大师,我们以前见过吗?”

    孙恒摇头“施主真是贵人多忘事,你不记得贫僧,难道还不记得贫僧手中的降魔杵吗?”

    “降魔杵?”

    张衍打量了一下孙恒手中的降魔杵,脑中灵光一闪,大嘴张开道“哦!原来是……你!”

    “不错,正是贫僧。”

    两人打着禅机,却让刚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的庞春一头雾水。

    表明身份后,孙恒转首朝不远处的广场一指,道“张施主,那边就要开始了,咱们先过去吧。”

    “过去?”

    张衍闻言摇头“大师,公主抛绣球择夫婿,我们在这里看着就行了。倒是庞兄,还是尽早过去为好,免得抢不到好位置。”

    “对,对!”

    庞春急忙点头,迈步欲行,又忍不住朝张道然那边看了一眼。

    “哼!”

    张道然背负双手,冷哼一声,庞春闻声一颤,显然刚才吓得不轻。

    “施主,在这里如何看得清?”

    孙恒却是不准备放过张衍,摇头道“还是随贫僧靠近瞧一瞧吧。”

    说完不等他拒绝,僧袍一挥,已经卷起两人遁向远处的广场。

    “呵……”

    张道然轻呵一声,朝莫剑卢道“看样子,这还是一个花和尚。”

    莫剑卢却是面色凝重,道“花和尚也好,野狐禅也罢,但此人身上法力精湛,却是不容小觑。”

    “嗯。”

    张道然也是难得的面色一正,道“修为似乎与我相差不大,却能让惊心环发出警兆,确实有点古怪。”

    “不过……”

    说到此处,他又是洒然一笑,道“也就如此罢了,师兄,咱们也过去看看。”

    “好吧。”

    知道对方好热闹,无法劝阻的莫剑卢只能无奈点头“不过师弟,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知道!”

    两人身形一闪,在酒楼内消失不见,自是引起一连串的惊呼之声。

    而此即,自然也不会有人认为那些珍珠是假的。

    …………

    虚空之中,两人隐去身形,朝着那高高的楼台看去。

    崭新的楼台立于城墙上首,花团锦簇包裹,其内有两女一身盛装俏生生而立。

    一位温婉贤淑,一位活泼灵动,相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出众。

    正是北魏国国主仅有的两位公主。

    此时她们的手中,各自捧着一个颜色、形貌都不一样的绣球,正自朝下方的广场细心观察。

    好似在挑选自己心目中的如意郎君。

    即使是活泼好动的小公主,此时也是面有忐忑,显然唯恐选错了夫君。

    “不错!”

    张道然手持折扇,轻轻怕打掌心,眼中似有欣赏之意“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所谓浊世佳人也不过如此。”

    莫剑卢急忙抓紧机会教导“美色蚀骨,师弟最好还是远离为好。”

    只不过,他却是忘了张道然的性子最是倔强,向来不听人劝。

    “这话我不爱听!”

    果不其然,张道然立马忘了来之前的话,道“佳人不可多得,芳华不过一二十载,岂能错过?”

    “师弟,西海有的是漂亮女子。”

    莫剑卢心头暗自叫遭,急忙劝道“只要你一句话,何愁身边没有佳人?”

    “不一样。”

    张道然摆手“这两位可是公主。”

    “公主又能如何?”

    莫剑卢苦笑“以师弟的身份,西海水域诸多国度,除了寥寥几个之外,哪国的公主不是以侍奉师弟为荣?”

    “在罗浮仙派的侍女,又有哪一个不拥有凡俗国度尊贵的身份?”

    “师兄也说了,那是西海,但咱们现在在北域!”

    张道然双眼闪亮,道“来北域一年多了,也没见什么稀罕物件可以带回去炫耀。”

    “这北域国度的公主,在我们那里倒是一个稀罕物件,其他师兄弟游离之时,也没见他们带回去一两个。”

    “师弟,这不妥啊!”

    莫剑卢心头急跳,道“西海、北域相隔亿万里,这里的公主不会舍了姐妹、父母跟我们去的。强抢他人,会被宗门长辈责罚的!”

    “那也容易!”

    张道然一敲手掌,道“把她们两个都带回西海不就得了,这样也能作伴。再说,咱们帮她们王后做事,要她们作为酬劳答谢,岂不是理所应答?”

    “这……”

    莫剑卢面露难色。

    “咣……”

    恰在此时,一声铜锣巨响在城墙上响起。

    随后就见两女素手清扬,看准自己选中的夫婿,猛然朝下一抛手中绣球。

    瞬间,广场上喧哗一片。

    这里很明显被设了阵法,一应武道高手,修法之人也只能跟个普通人一般拥挤着朝绣球落下的方向冲去。

    但这种阵法,显然对张道然无效!

    “过来吧!”

    悄悄落下身子,张道然大袖一挥,已经发出一股无形的力道,卷向两枚绣球。

    “师弟……”

    “哎!”

    莫剑卢在一旁伸手欲拦,却又不敢,只能无奈的深深叹了口气。

    “嗯?”

    却不想,张道然竟是面色一变“该死的秃驴,竟敢拦我好事!”

    “空名?”

    莫剑卢转首看去,正好看到孙恒把双手收回。

    而两个绣球被劲气冲撞,当空转了两圈,竟是如有灵性般一个旋转,落入同一人的怀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