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41 末路(求订阅)

041 末路(求订阅)

 热门推荐:
    雷火炸开,天刀直斩而来。

    三头六臂的佛像急忙挥舞兵刃格挡,六刃交加,瞬间锁死了天刀前行的路径。

    “当……”

    巨响之中,劲气成圆形爆散开来。

    霎时间,佛像身周百米之内的虚空陡显浑浊之态,鼓荡的劲气在内里疯狂肆虐。

    “嘶嘶……”

    风啸切割之声不绝,一道道细微的裂痕也随之浮现在佛像的体表。

    百余道剑气随着孙恒挥手而出,交织成网,也把那一方位置给死死笼罩!

    “吼!”

    佛像昂头大吼,三面之上尽是痛苦癫狂之意。

    而它的身躯,也随着咆哮声猛然一涨,化作一头身高十米的巨人,浑身筋肉高鼓,六臂简简单单的舞动都能轰出乳白色的气流。

    那六件兵刃,显然也非实体,竟也随之变大,锋刃处更显漆黑深邃。

    同时它身上气息也随之一涨,竟是再次突破一层境界。

    道基后期!

    眼见此景,孙恒心头不禁一沉。

    “千钧符!”

    “困地符!”

    与此同时,两张符纸也从天而降。

    其中一张无火自燃,身处半空就化作一座大山虚影,轰然压到佛像身上。

    另一张则没入大地,地面泥土随之一软,如沼泽、却扑出道道长鞭似的虚影,把佛像死死拉扯。

    两符一出,瞬间把佛像压制当场。

    “孙道友,你竟然没走?”

    李全一在高空停下,朝下方的孙恒看来,面上更有笑意浮现。

    “说来话长。”

    见到来人,孙恒面上一松,同时不忘屈指一点,真武七劫剑气瞬间朝着佛像绞杀过去。

    “倒是李道长让我好找!”

    “哈哈……”

    李全一哈哈一笑:“贫道也是无法,城中有阵法在,只能设法遮掩一二。”

    同时又道:“看来道友也是知道了皇宫里的那位国主有些不对。”

    “是知道一些。”

    孙恒点头,同时面色一凝:“不过,要先把他解决掉,再去对付北魏国国主。”

    有这头佛像在,如若任由它继续杀戮城中百姓,怕到时它与鲁玉昆都无人能治!

    “嗯!”

    李全一闻言,也是正色点头,随之再次伸手,抖出道道灵符。

    天符宗的弟子,只要有诸多灵符在身,就算面对高上一阶的修士,也可不落下风。

    更何况,这里的孙恒虽然修为不高,但爆发出来的杀伤力,却端的不弱!

    两人联手,面对道基后期的修士依然无惧!

    更何况,面前这头佛像虽有道基后期的实力,却也没有修士的诸多手段。

    只不过一身勇武、蛮力而已!

    “缚!”

    “镇!”

    “定!”

    道道灵符化作七彩霞光自天而降,瞬间把狰狞佛像镇压当场。

    孙恒剑指一点,剑气就如旋转不休的绳索,瞬间贴在佛像的身上,疯狂斩击。

    同时脚下一顿,手中金刚降魔杵轰然脱手而出,划过一道虚影,重重撞在佛像的胸口。

    那降魔杵沉重笨拙,但在孙恒手中却轻如稻草,顿手一掷更是带着股淡淡的禅意,让人无法心生退避之意。

    金刚降魔杵—摩柯问禅!

    天刀则轻轻一旋,返回孙恒身前。

    “唵嘛呢叭咪吽!”

    此六字真言,乃金刚明王诀起始之音,象征着诸佛的加持,有无穷奥妙。

    此即自孙恒口中诵出,他身上的气势就猛然一涨。

    同时,神魂、法力、肉身,也从各自松散的状态陡然一凝,心头更生一股坚定无畏之意。

    这一刻,他身上涌现的气势,甚至能让上空的李全一心惊肉跳。

    单手平伸,孙恒轻轻朝前一推,掌心正中正中刀柄。

    “彭!”

    虚空震动,有涟漪浮现。

    而身前的天刀则是陡然爆开一团雷火,瞬间在场中消失不见。

    惊雷!

    “咔嚓……”

    宛如雷霆爆现,一道白光一闪而过。

    但听一声巨响,两枚连在一起的头颅已是腾空而起,被一道回返的流光一绞,化作袅袅黑烟,消失不见。

    “阴雷刀法!”

    一身低喝,孙恒拔身上前,单手一把捞住折返的长刀,身刀一合,已是扑至佛像面前。

    “刺啦……”

    刀光闪动,于瞬息间爆斩百余记。

    而在孙恒的操控下,每一记刀光都斩在最恰当的位置,力道,也发挥到最大。

    刀光还未完全绽放,但见人影一闪,他已抽身而退。

    大袖一摆,百余道剑气汇聚成河,呼啸着把前方那僵滞的佛像绞成粉末。

    …………

    “玉昆。”

    一身正装的王后立在废墟之中,双眸微红的看着场中那黑莲环绕的男子。

    “收手吧!”

    “收手?”

    鲁玉昆面色古怪的看向王后,口中发出讥笑:“当年我们自雪山派归来,是谁鼓动我强取国主之位的?”

    “那一开始要取道基修士性命,得他衣钵之人,又是谁来着?”

    “王后,两百多年朝夕相处,我本以为我们会一心的,可惜,你让我失望了!”

    “是啊,你也说了,已经两百多年了!”

    王后垂首苦笑:“这么长的时间,什么都会变的,尤其是我们还有了孩子。”

    “孩子……”

    鲁玉昆眼眸微沉,忍不住沉声道:“你不该多管闲事的,事成之后,寡人难道还会眷恋此地不成?”

    “虽然是一片废墟,但北魏国国主之位,寡人自然会留给你们。”

    “呵呵……”

    王后抬头,突然面含泪花笑了起来:“你想走,但我却不舍得你啊!”

    “国主,你莫非忘了,我们有过约定,要一起同赴黄泉来世再求大道的吗?”

    鲁玉昆面色一变,再次朝王后看去,目光已然变的阴冷无情起来。

    “贱人!”

    “废话真多!”

    上空,张道然撇嘴摇头,扫眼看去见没人着急动手,心头略有不耐,折扇一抖,两道滔滔水流已是裹挟无穷之力朝场中狂卷而去。

    唰……

    国主陡然扬首,漆黑双眸一闪,两道剑光已然朝张道然斩去。

    那剑光来势惊人,势如裂天,但被那悬浮半空的金环一照,立马就停滞当场。

    不过转眼功夫,就被磨灭的一干二净。

    “嘿……”

    张道然不疾不徐,继续操纵着水流卷来,道:“我这纳金天环,可定世间万物,可收诸多法器,乃此行族中长辈专门赠予我的防身至宝,你一介散修,还妄想破开它?”

    “是吗?”

    鲁玉昆冷笑,随即陡然跺脚,身下黑莲随之升起,朝那金光迎去。

    黑莲旋转,其上有焰火环绕,所发黑光瞬间笼罩一方天际,与那金光撞在一起。

    “彭!”

    两相一撞,金光竟是呈现不支之状,朝后退散开来。

    黑莲上黑焰熊熊,更是朝着金环的本体焚烧而去。

    “嗯?”

    张道然面色一变,陡然一展折扇,再次扇出两道水流,朝下压去。

    水流卷动,与场中金光相加,这才挡住了黑色莲台的上冲之势,

    实则,这黑莲只是真正的莲台法宝的一瓣莲叶,但即使如此,也已能逼得张道然全力以赴。

    而真正的莲台法宝,此即正被佛光笼罩,被一舍利、一僧人合力炼化。

    若非如此,单凭张道然几人,又岂是鲁玉昆的对手?

    这原本也是他无视王后设计的依仗!

    奈何……

    “斩!”

    这边厢,张道然既然已经出手,莫剑卢自然也不会闲着,手一抖,赤白剑光就已朝鲁玉昆斩去。

    千幻斩妖剑诀在罗浮仙派虽然不怎么出名,但放在北域,却属于最顶尖的御剑之法!

    在道基中期的莫剑卢手中,剑诀展开,当即演化出千变万化之妙,瞬间逼至鲁玉昆近前。

    唰……

    一道道漆黑剑光凭空而起,几十道合为一股,化作一道剑气洪流,携浩瀚之威,朝四方的剑光扫去。

    那剑光虽阴冷死寂,让人见之心寒,但鲁玉昆的御剑法门却是大气磅礴,如一曲长歌,傲啸四方。

    这门剑诀,名曰骊山九剑歌,虽是一位道基修士所创,却也极为不凡。

    尤其是,现今的鲁玉昆有着道基后期的实力,那漆黑剑光更是有着无坚不摧的锋芒。

    剑光一起,竟是把莫剑卢给压制当场!

    “王后。”

    压制住两人,鲁玉昆挥手震开来袭的水波,侧首朝王后看去。

    他双眸漆黑,神情冰冷,语声更是毫无感情波动:“你变了,更是让我失望!”

    “是吗?”

    王后双手一伸,两柄莹莹宝剑已然落入掌中,她直视对方,咬牙开口:“鲁玉昆,变的不是我,是你才对!”

    “自从十几年前,你就已经变了,你早就不是我的那位国主了!”

    “呵!”

    鲁玉昆双眼一垂,竟是陡然低笑一声:“想不到,王后你的感觉竟然那么敏锐。”

    “但可惜……”

    “你死定了!”

    “唰……”

    剑气激射,王后持剑一挡,已经一口鲜血喷出,倒飞百米开外。

    “阴阳符剑!”

    与此同时,一道如锯般的剑光自城外而起,旋转着斩入剑气剿杀的场中。

    更有几十道如同水波般的剑气紧随其后,瞬间把鲁玉昆的剑光撞的千疮百孔。

    “唔……”

    鲁玉昆面色一变,眼眸中黑光一闪,似有一种无形之物从他体内穿出。

    随即他眼中一慌,竟是猛然折身,朝着城外仓皇逃去。

    竟是就连天上的那莲台法器,都顾不得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