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43 离开(求订阅)

043 离开(求订阅)

 热门推荐:
    “罗浮仙派地处西海罗浮仙山,在三道七宗中,算是一个异类。”

    临时搭建的简陋宫殿之中,李全一看着孙恒正色开口:“它相较于其他宗门,结构较为散乱,主要由八大世家把持宗门事物,师徒关系则较为薄弱。”

    “罗浮仙山的历任山主,也都是自八大世家产生。”

    “而张家,就是八大世家之一!”

    孙恒坐于对面,眉头微皱,面色也有些阴沉:“道友的意思是,张道然的背景很深?”

    “张家分支众多,他在罗浮仙派,自然是比不得那些真传核心弟子的。”

    李全一苦笑一声,道:“但在北域,怕也只有金丹宗师的至亲血脉才敢招惹!”

    “莫道友哪?”

    孙恒心头再次一沉,道:“他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他不愿见你。”

    李全一摇头:“你也别怪他,莫道友本就依附于张家,这次张道然丧命,他自身怕也难保。”

    孙恒皱眉:“当时的情况很清楚,如若我不杀他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死!”

    “是啊!”

    李全一点头一叹:“也是因此,莫道友才无法怪罪于你,只能自责。”

    张道然的修为虽然不高,但一身法器却都属顶尖,放在道基后期中也是不弱。

    当时机会难得,孙恒没多考虑就下了杀手,却不想,竟是招惹了大麻烦。

    “张家如此霸道?”

    孙恒不禁拧眉:“张道然已然入魔,难道他们还要为他报仇不成?”

    “这……”

    李全一眼眸闪动,声音略微压低,道:“北域虽有剑门坐镇,但却是个不管事的,所以北域各大势力有不少暗地里与三道七宗有着瓜葛。”

    “以张家在罗浮仙派的地位,只要说上一句,怕是会有不少人会找你的麻烦,根本无需他们动手。”

    说着,他自己也是苦笑一声:“别说你,贫道最近这些年也会回返宗门,不会再露面了。”

    “呵……”

    孙恒轻呵一声,忍不住轻轻摇头:“早知如此,当时我就该早早离开。”

    “也不能这么说。”

    李全一摇头:“此番若没有你在,我等怕也难敌北魏国国主鲁玉昆。”

    “到时候,这里怕也无人能够幸存。”

    有张衍诉说经过,他自然也知晓了后院寺庙所发生的的一切。

    那最危险的黑莲本体,可是由舍利子和金刚明王诀合力解决的。

    这其中,孙恒则是关键。

    若非如此,他们又岂能功成?

    只可惜,炼化黑莲之后,金刚明王诀的元灵也彻底烟消云散,只留下经文一卷。

    这卷经文虽也有神妙,外人却也不能单单靠它就修成金刚明王诀!

    “虽是如此,于我却也无用。”

    孙恒只能无奈叹气,道:“也就是说,在下以后都要隐姓埋名了?”

    “莫道友并未向我打听你的情况。”

    李全一轻轻摇头,道:“所以他只知道你姓孙,其他一概不知,我观他的意思,也是会想办法为你遮掩一下的。”

    “但……”

    说着,他面色又是一正:“罗浮仙派仙法超绝,能人众多,如若真的想找一个人,绝不会太过麻烦。”

    “所以,道友以后行事最好低调一些,如若有可能的话,尽量依附于某个大势力之下。”

    他没说邀孙恒前往天符宗,因为这件事本就涉及到他,藏在天符宗怕也不安全。

    “这样啊!”

    孙恒点头,心中对莫剑卢的恶感也淡了许多。

    看来,这位也是身不由己。

    “正好,接下来的这些年,我也会寻地好好修行养伤,只希望张家的人别太过分了。”

    “你也别太担心。”

    李全一轻轻摇头:“张道然之所以受宠,只是因为他有个身为核心真传的哥哥,本身在张家并不算出彩。就算想对付道友,估计也是出动道基修士。”

    “以你的实力,想来也不会出现差池。”

    闻言,孙恒拱手一笑:“事到如今,也只能借你吉言了。”

    他心中实则也不是太过担心,如张道然这种人,他又不是没有杀过!

    在另一个世界,阴罗宗的言孝鲁在宗门的地位也不低,不也被他一刀斩杀?

    所谓债多了不愁,只要他恢复实力,在道基境界却也不惧什么人!

    至于出动金丹宗师?

    不过是个晚辈,理应尚不至于。

    “哒哒……”

    这时,一连串的脚步声自殿外响起,也打断了两人的话头。

    随着推门声响起,一身华丽服饰的云叔带着几人踱步行了进来。

    虽然这一遭北魏国皇宫死伤惨重,国主更是毙命,举国大丧,但看云叔的表情,依旧有着忍不住的喜悦之色。

    “李前辈、孙道友,两位都在啊!”

    行入大殿,他朝着两人躬身一礼:“正好,宫中的东西也算差不多收拾妥当,孙道友所需的一应事物,也凑了不少,不如一起去看一看吧?”

    “也好。”

    李全一起身,扫了云叔一眼,忍不住出言讥讽两句:“看来你倒是心情不错,平白捡了一个大官来当。”

    “嘿嘿……”

    一路上,他也习惯了李全一的性子,当下挠了挠头,道:“前辈见谅,虽说不该如此,但我家公子要做国主,我这个做下人的,总是忍不住高兴一些。”

    “不只是要做国主,还要一口气娶两位佳人哪!”

    李全一的语气说不清是妒是忌,撇嘴前行继续开口:“看来张衍那小子也是佛心不坚,为美色所迷,却是什么也都不顾了。”

    “也不然!”

    云叔急忙为张衍辩解,道:“那惠岸大师也说了,诸生皆有佛性,何地都可修行,经书中不也有国主成就佛陀果位的记载吗?”

    “哦!”

    李全一白了他一眼:“想不到,几日不见你倒是变的牙尖嘴利了。”

    云叔尴尬一笑:“近朱者赤吗。”

    说话间,几人已经行出大殿。

    此时的皇宫,已经成为了一处庞大的工地。

    无数人在其中忙碌,更有披甲兵丁来回巡视。

    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

    孙恒行于其间,慢声开口:“张衍心善,却不是个做国主的性子,我听说他要把皇宫里的珍宝都分发给百姓?”

    “是这样没错。”

    云叔点头,道:“但都被太后殿下制止了,所以现在是以工代赈,付以钱粮,而且各地寺庙也重新清点僧侣,禁止僧徒为非作歹。”

    “还算不错。”

    李全一扫眼四周,忍不住轻轻点头:“太后的身子,还能支撑她在位几年,这段时间,想来足够张衍成为一个合格的国主了。”

    “佛门有大乘、小乘之说,小乘度己,大乘度众生。”

    孙恒接口,道:“希望张衍能在这北魏国,证得他的大乘佛法。”

    “还是孙道友了解我家公子。”

    云叔急急点头,有话锋一转,道:“看我这记性,以后不能叫公子了,应该叫国主才对!”

    “嘿!”

    “当初张家把公子流放北魏国,却不想,竟是让公子当了一国之主?”

    “这买卖,做的真值!”

    “孙道友。”

    李全一没理会云叔的絮絮叨叨,朝孙恒看来:“你用那降魔杵换了什么东西?”

    “一些草药。”

    孙恒朝前面的广场一指,回道:“如若有灵石的话,还另加一些灵石。”

    前面的广场上,此即已是金银如山,白玉翡翠等各色奇珍异宝垒积成丘。

    耀人光晕惹人眼花。

    只可惜,这些在凡俗之人眼中自是昂贵无比,但对于修行之人来说,却是可有可无的点缀。

    “仙师!”

    见到几人行来,一位披甲将军急忙迎了过来,朝孙恒拱手道:“您要的草药,我们集齐了五份,另有太后赐下的下品灵石二百,中品灵石十余枚,都在此地。”

    “哦!”

    孙恒双眼一亮,急忙朝将军引着的方向看去。

    只见那里草药堆积,却又分门别类的摆放,整整齐齐一望明了。

    “劳烦将军代我谢过太后了!”

    “仙师无需客气。”

    将军摇头,道:“太后说了,如不是另有他用,实则灵石还能再多一些的。”

    “够了!”

    孙恒一笑:“足够我一段时间用的了。”

    …………

    数日之后。

    孙恒立于百废待兴的北魏国皇宫上空,一朵祥云之上。

    垂首看了下方片刻,他大袖一摆,已经身化一道清风卷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