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48 误会

048 误会

 热门推荐:
    孙恒的洞府,位于骊龙山脉的后半段。

    据赫连辰所言,附近的人称这里为尾坳,属于被人嫌弃的地方。

    而玄衣大师的洞府,则位于山脉中断,距里尾坳足有两千余里。

    具体在什么位置,却需靠近那里在找人询问。

    巽风遁法运转之下,孙恒宛如一缕冷风,洞穿云层朝着目的地飞遁。

    以他现在的修为,加上不弱的飞遁之法,即使未出全力,依旧可以轻松超越音速。

    而且绝不会引起音障!

    两千余里崎岖复杂的山路,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个漫长甚至是绝望的距离。

    但只要进阶道基,即使修为再差,一日之内做个回返还是轻而易举的。

    遁飞之中,孙恒也在暗自思索骊龙山脉的情况。

    骊龙山脉的灵气,以中断最为浓郁,所居修士也最多,几乎每隔多远就有一处洞府。

    其中的修士,有来自同一传承的师兄弟,有结为盟友的同道,不一而足。

    同样的,也有着各自纷争。

    整座山脉,就是一个微缩形的修行界。

    骊龙山脉虽然理论上属于宝鸡国境内,但却并不受宝鸡国官员的管辖。

    或者说,周遭数国凡是灵气汇聚之地、修士洞府居所,都不受凡人国度的管制!

    一切,尽皆归属于百草宗!

    这也不能说是百草宗霸道。

    实则,以修行之人的强大,凡人国度的律法也难以真正落在他们身上。

    只不过百草宗下辖范围实在太广,其间修士更是参差不齐,争斗在所难免。

    恩怨仇杀,也从未断绝过。

    管,却是管不过来的!

    即使有着务仙司管理一方,也大多只是做做表面功夫,维持局面而已。

    怕也只有百草宗核心之地,才会有着对外来修士强有力的掌控!

    就如赫连辰的那位道基祖父。

    他就是因为一株灵植,而与另一位道基修士起了争纷,最后被人打成重伤。

    即使赫连家告上了务仙司,百草宗来人也只是劝住了对方斩草除根的打算而已。

    两家的仇怨却也结下,以后恩怨延绵后代,怕也没那么容易解决。

    只不过,孙恒接下来的计划是深居简出,设法恢复自身修为,因而对此地的争纷也不怎么放心。

    我自己不惹事,难道还能被人打上门来不成?

    哪有这个道理……

    “唰!”

    就在此时。

    一道火红的剑影,陡然自下方一处山头飙射而来,锐利之意、浓郁杀机更是让他身躯猛然绷紧。

    巽风遁法!

    体内法力狂涌,孙恒的身躯在高空中瞬间闪动数次,才避开那不停剿杀的剿杀。

    停下身子,黑袍下孙恒已是面容绷紧,目泛杀机。

    这打脸来的可真够及时!

    不过还未等他开口,下方已经先行响起怒吼之声。

    “恶贼,受死!”

    话音未落,空中那火红飞剑已是猛然一折,划出道道残影,朝孙恒绞杀而来。

    剑影所过,虚空残留道道红痕,内蕴浓郁的火行之力,也让孙恒忍不住微眯双眼。

    御剑手法一般,但飞剑品质不错。

    最好不要硬抗!

    “叮铃铃……”

    于此同时,下方的山头又有一阵清脆铃声响起。

    铃音悦耳,如清泉迸溅到山岩,无声无息间就涌入他人的神魂之中。

    清脆的铃声更是仿若能消磨人的意志,让人无力操纵法力对敌。

    “镇!”

    伴随着一声闷喝,又有一件黑漆漆的物体也自下方穿出,那物绽放出一个黑色漩涡,瞬间把孙恒所在虚空尽数笼罩。

    漩涡之中,孙恒只觉身上一沉,就如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一般,动弹不得。

    不只是肉身,就连他的神魂,也变的沉重起来,念头转动迟缓!

    “哼!”

    心念动处,金刚明王诀已然发动。

    孙恒身躯一震,淡淡灵光在体表浮现,随即神魂的不适、肉身的沉重都尽皆消失不见。

    虽然未曾修炼至第一重,但金刚明王诀自身带着的威能,已经足以破开他身上的窒碍!

    “唰!”

    巽风遁法全力远转,清风一荡,孙恒已经化作道道残影,破开黑色漩涡、避开来袭的坚硬,出现在数里开外。

    随后,转身,大袖一抖。

    神通—真武七劫剑气!

    御剑之法—奔雷御电天罡剑诀!

    三百余道剑气呼啸而出,瞬间交织成网,内藏雷霆之威,轰然斩向那三道遁飞而来的身影。

    “小心!”

    一人大吼,同时刚才定住孙恒的那漆黑物品也显露真形,却是一件丈许高的黑色大印。

    “呼……”

    大印折返,放出漆黑光华,把三人裹住。

    “刺啦……刺啦……”

    剑气旋转剿杀不停,不时有电光闪动,在那大印之上斩出无数道火星。

    而那黑色的光华,只是坚持了几个呼吸,就已显出不稳之状。

    甚至就连那大印的本体,都开始有少许裂缝浮现。

    “火龙剑,出!”

    “昂!”

    龙吟之声,自那火红飞剑之上响起,剑影舞动,一头火红的蛟龙虚影也随之浮现。

    那蛟龙长达百米,身躯一盘,就已把场中大半剑气给卷入其中。

    孙恒双眼一眯,单手一掐剑指,就要再次激发剑气,一举解决对手。

    而对面传来的一个焦急意念,则让他的动作微微一顿。

    “道友,且慢动手,这是一场误会!”

    只是这么一缓,对面三人已经摆脱了剑气的剿杀。

    “轰……”

    但见蛟龙嘶吼,黑光爆发,两件法器拼着灵性受损,猛的轰散了漫天剑气。

    飞剑、大印,也显出灵光暗淡的本体,返回各自的御使之人手中。

    光华闪过,那三人已是倒退数里,彼此相隔十余里遥遥朝着孙恒看来。

    三人,都是道基初期的修士。

    “道友,这是一个误会!”

    开口说话的是一位貌美女子,服饰精致,手腕、脚腕带着串串金铃,声音甜美中带着股歉意。

    看过来的眼神,更是透着股惊疑。

    另外两人,一人书生打扮,御使的是那火红飞剑;一人面色黝黑,手托一枚漆黑大印。

    这两人法器受损,气血激荡,面色都不怎么好看。

    “抱歉,道友!”

    书生打扮的男子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阴郁、恼怒,朝着孙恒拱手一礼:“是在下一时闯莽,未能辨明道友的身份,误以为是那恶贼,因而……”

    “也不能全怪明道友。”

    黑面汉子直视孙恒,闷声开口:“阁下阴气森森,又那么面生,恰好又从这里路过,如此多的巧合,自然容易让人误会!”

    “是吗?”

    黑袍帽檐遮盖了孙恒的大半面颊,但依旧能让人分辨出他面上的冷笑。

    “看来诸位偷袭我,却是我的不对了?”

    声音中,已是再起杀机。

    “吴道友不是这个意思!”

    女子面色一变,急忙开口:“实是今日发生的事,太过让人难受,我等的反应过激了一些。”

    “不错,此事是在下的不对!”

    书生再次拱手,正色道:“道友如心中不忿,尽管往在下身上出,这两位都是一心帮忙的朋友,绝无恶意。”

    “哼!”

    孙恒冷哼一声,帽檐下冷眼扫视三人,随后轻轻一抖长袍,就欲离开。

    他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还要久居此地寻访灵药,如无必要实不愿意招惹麻烦。

    至于为何误会?

    对方身上又发生了什么?

    他也没心情了解。

    “道友!”

    那书生见孙恒要走,伸手又虚拦了一记:“不知道友贵姓?仙居何处?今日是在下失礼,他日定当登门致歉。”

    孙恒身形一顿,微微沉思片刻后,缓声道:“在下孙武,刚来此地不久,洞府就在后面的尾坳。”

    他所居之地离这里不算太远,以后难免会有些交流,此时隐瞒身份并无意义。

    而且这人有着好友,想来对附近的诸多修行之人也了解不少,以后很可能用得着。

    这个人情,倒是可以记下。

    “尾坳?”

    三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古怪。

    显然,他们都清楚那是一个什么地方,不过想想此人身上的气息,倒也理所当然。

    “原来如此!”

    书生拱手:“在下明崇延,就居于下面的这座山头。”

    随后伸手一指身旁的黑面汉子,道:“这位是附近的吴道友,人称托山力士。”

    又一指那位女子,道:“这是在下妻妹秀鸾。”

    “嗯,道友欲往何处?在下在骊龙山脉居有百年,对附近同道皆为熟知。”

    “哦!”

    孙恒双眼一亮,道:“在下欲前往玄衣大师的洞府求取丹药,正要问明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