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177 沼泽(四千字大章求月票!)

177 沼泽(四千字大章求月票!)

 热门推荐:
    “金丹境的天尸!”

    仰躺在地,孙恒无语苦笑。

    他把这片养尸地当成了自己的狩猎场,却忽略了此地更大的危险。

    或者说,他大意了!

    他想尽快猎取到足够的僵尸,好赶往下一个地方,却不想自己过激的举动反而会惊动这里的主宰。

    对方最后应该是发现了他,那一掌隔空发力,直接轰到了地底深处。

    但它也低估了孙恒的伪装能力和防御力。

    那一掌威能虽强,却不能彻底杀死一个防御力堪比金丹之人。

    当然,孙恒也绝不好受就是了。

    刚才的那头金丹境天尸,实力应该超过幽冥尸皇赵亥的那具分身。

    或许,赵亥前来仙府,有可能就是为了这片养尸地。

    刚才那头天尸所居的棺椁,虽然不是太阴棺,想来也绝非凡物。

    对一位炼尸成道的金丹来说,这里的一切无疑具有很大的诱惑力!

    片刻后,孙恒强撑着身子站起,压下心头起伏不定的念头,举步朝远方行去。

    有着菩提神光滋养肉身,太阴法体更能完美贴合这片养尸地。

    他的伤势恢复的很快!

    从脚步阑珊到行动举止无碍,孙恒只不过用了不足一个时辰。

    一日后。

    养尸地天际暗沉、阴风呼啸,孙恒所化的阴风混杂其中,毫不显眼。

    他贴着大地朝前飞遁,一刻也不曾停留。

    那头天尸的实力太过恐怖,若是再次碰上,定然不可能让他逃过一劫。

    对孙恒来说,养尸地已经变的极其危险。

    甚至,已经顾不得收集僵尸,只想着赶紧离开此地。

    “嗯?”

    遁飞间,脚下的一物让他陡然一停。

    阴风一卷,孙恒的掌中就出现了一个外表精致华贵的储物袋。

    微微思索,再次前行不远,果不其然,一股浓郁的死气出现在他的感知之中。

    有人被杀,而且时间应该过去不久。

    这并不奇怪!

    说实话,除了他自己因为功法特异,能在这里如鱼得水之外,这片养尸地对普通的修士极不友好。

    阴风绕着此地转了一圈,卷走两件残破的法器,再次朝前飞遁。

    没过多久,远处的厮杀声让孙恒再次顿足。

    以他的目力,自能把远处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

    那里是五头僵尸正在围攻三位修士,战斗激烈,时有灵光绽放。

    僵尸中有两头堪比道基后期,其他三头的实力则较弱,与孙恒的飞僵相差不多。

    而它们的对手,则是两男一女三位道基后期的修士。

    换做往常,这五头僵尸自非修士的对手。

    但这里是养尸地,僵尸的实力在这里可以尽情发挥,而修士的实力却受到极大压制。

    更何况,那三人显然是经过了连番苦战,早已筋疲力尽、遍体鳞伤。

    此时面对五头僵尸的围杀,只能拼力抵挡。

    别说杀退,就连自保怕都不能!

    孙恒微微沉吟,眼见远处三人即将不支,一个闪身就冲了过去。

    精纯浑厚的法力化作一只幽玄色泽大手,当空一握,就把三头实力弱小的僵尸箍在掌中。

    先天一气大擒拿手!

    同时数百道剑气狂飙而出,化作万象轮转,把一头道基后期僵尸暂时困住。

    那三人本已绝望,却不想压力陡松,不禁大喜,急忙联手招呼另一头僵尸。

    “道友,多谢出手相救!”

    其中一人御使着三柄法剑,组成一个三才剑阵朝前一指,道:“在下金钟岛谢魁,待出去之后,定有重谢!”

    其他两人虽未开口,却也是面露感激。

    “嗯。”

    孙恒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又叮嘱了一句:“别毁掉它的肉身,我有用。”

    “哦?”

    谢魁微微迟疑,剑诀随之变换,锐利杀机尽数化作绕指困阵。

    看来他的实力不弱,落到今日这等地步,应是这段时间实在消耗太大所致。

    这边,为防止焚天真火损毁僵尸肉身,孙恒激发的剑气并未加持真火。

    因而不过瞬间,僵尸就从剑气中破困而出。

    而此时的孙恒,也出现在它的面前,迎面一拳笔直轰出。

    他的拳法早已千锤百锻、深入骨髓,简简单单的一拳,却纳诸多变化为一式。

    拳劲震荡,瞬间破开僵尸的吼声,更是顶着幽冥神焰轰入它的胸口。

    “彭!”

    巨力之下,就算是以肉身见长的僵尸,也被轰的离地而起,浑身尸气震荡。

    镇尸钉!

    九阴钉龙术!

    这一套,孙恒已然熟练至极。

    一手压制僵尸,一手打入镇尸钉,不过片刻功夫,就把它彻底镇住。

    另一头僵尸也没能挣扎多久,在另外三人协助之下,也被孙恒轻松放倒。

    连同另外三头僵尸,孙恒再次入手五头,尽数放入太阴棺之中。

    “道友请了!”

    直到此时,旁边三人才在谢魁的引领下走了过来。

    其中一位中年文士捂胸轻咳,道:“在下秦因,来自神木岛潮音洞,小门小派,估计道友也没听说过。”

    孙恒淡然开口:“潮音洞的玉清大师,乃是少有佛道同修的世外高人,久闻大名。”

    “道友竟然听说过我家老祖的名号?”

    闻言,秦因面露诧异之色:“莫非道友也是神木岛附近的修士?”

    孙恒口中的玉清大师,是两千多年前的先人。

    如今的潮音洞早已没落,除了附近的人,外面已是少有人知。

    “不是。”

    孙恒轻轻摇头,侧首看向最后一人。

    这是位相貌端庄的女子,身着绣花淡蓝长裙,在三人中修为最弱。

    她的法器有些特殊,是一根玉牌,每一次发起攻势都要蓄力良久,但威能极其强悍。

    “炫光无极尺,道友可是小琅岛的修士?”

    “道友目光如炬!”

    女修美眸一闪,屈身一礼,道:“在下萧素娥,确实来自小琅岛。”

    此时,三人看向孙恒的眼神已经有了些许变化。

    小琅岛、潮音洞在北域都算不得有名,方位更是南辕北辙,此人竟然全都知道。

    而且,一眼就能辨识出炫光无极尺!

    不说其他,这位同道的见识就堪称广博!

    孙恒也是有些奇怪:“小琅岛精通阵法,道友竟然选了这条路?”

    “阵法虽好,却非证道之基。”

    萧素娥苦笑:“道友既然知道我们小琅岛,应该也知道我们有多少年未曾出现过金丹宗师吧?”

    孙恒点头。

    确实,小琅岛的阵法虽然名声不小,但没有金丹坐镇,就永远不可能成为北域的大势力!

    扫视四周,他单手朝前一引:“这里并不安全,咱们边走边说。”

    “对,对!”

    谢魁急急点头,道:“刚才的动静肯定会惊动周围的僵尸,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其他人自然纷纷点头,各展身法朝着远处遁去。

    谢魁身化一道暗淡金光飙射,秦因则是缩步成寸意境高远,而萧素娥身形闪动,竟也丝毫不慢。

    但他们三人遁法虽快,气息却如火炬一般,即使有法术遮掩,在这片养尸地依旧十分明显。

    难怪会引来僵尸的围攻!

    萧素娥察言观色,第一时间发觉到孙恒眼神中的诧异,当即解释道:“道友,我等也是无法,实是原本遮掩气息的手段已经用尽。”

    “现在,也只好如此了!”

    说话间,三人更是一脸艳羡的看向孙恒。

    他们虽不知孙恒所学功法为何,却也看得出他的气息与这养尸地简直就是绝配!

    在这里,修为不仅不会受到丝毫压制,反而会变的更强!

    “这样……”

    孙恒皱眉:“那岂不是会很麻烦?”

    “道友不用担心!”

    三人心头一跳,萧素娥更是急急开口,道:“我已经丈量过这片养尸之地,再过不足一日,我们就能离开这里,绝不会太过麻烦。”

    他们现在生离此地的最大希望,可就是孙恒,自然不希望被对方嫌弃、摆脱。

    “道友,我等此番想过,这最后一关,单人独行定然极难通过。”

    谢魁也在一旁接口,道:“萧仙子测算过方位,我等若想到达传法殿,这一路上,应会经过九个类似于这片养尸地的地域。”

    “其间关卡重重,除非是金丹宗师,若不然一个人几乎没有可能成功!”

    其实,他们的队伍曾一度达到七人。

    奈何一路厮杀,死伤、逃散下来,现如今就只剩下他们三个。

    “没错!”

    秦因也道:“道友放心,我等只是不适应这片养尸地,待出了这里,绝不会成为累赘。”

    “在下精于破除迷障,萧仙子阵法精熟可指明路径,谢道友更是实力强悍。”

    “三位多心了。”

    孙恒轻轻摇头,他当初既然出手救下他们,就是打算找几个帮手。

    诚如他们所言,这一路上单枪匹马绝不好走!

    就算是自己实力强悍,但总会遇见一个人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只不过是想说,若是再引来僵尸,最好可以帮助在下擒下。”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点头。

    “自然!”

    “对了……”

    谢魁笑着拱手:“还未请教道友贵姓?仙居何处?”

    “在下孙恒。”

    孙恒淡然开口:“一介散修,四处漂泊,现今还无定所。”

    “原来是孙道友。”

    谢魁的语气中透着客气:“等出了仙府,道友有时间可前往金钟岛,在下定然扫榻以待!”

    “若是能够定居那里,自是最好!”

    “道友客气了。”

    孙恒淡然点头,朝前虚指:“我等加快一下脚步吧,前面似乎有一头僵尸在等着。”

    四人在此,这头僵尸自然成了孙恒的囊中之物。

    靠着三人的吸引力,待到一日之后行出养尸地,太阴棺里堪比道基后期的僵尸,已是足有三十三头!

    再加上一些堪比飞僵的僵尸,虽未圆满达成目标,却也可以勉强组成天罡阴尸阵。

    收获,也算不错!

    …………

    “沼泽!”

    在养尸地的边界,地面就已经开始潮湿。

    而此时众人的面前,则是一片一望无尽的沼泽地!

    上方的天际依旧阴沉,但与养尸地满是死气不同,这里弥漫的是浓重的瘴气、煞气。

    沼泽地里生长着少许水草,更多的则是不时冒起水泡的漆黑泥潭。

    那些气泡当空爆开,化作丝丝缕缕的烟雾,在沼泽上空轻轻飘荡。

    轻者上浮、浊者下降。

    “这里的瘴气能屏蔽感知,遮拦视线,就算以我的目力,也只能看到里许开外的地方。”

    秦因双目闪动着灵光,不停扫视前方,语声中透着股谨慎:“咱们要小心一些,这沼泽里面似乎有什么活物,最好不要惊动它们!”

    孙恒也运转目力,因肉身强悍,又身具神眼加持之故,他的视线极限并不比秦因差多少。

    而且,可以预见的未来,会越来越强!

    “这里的阵法与养尸地相差不多,都有迷惑五官之能,让人无意识的脱离正确道路。”

    萧素娥手托一面玉盘,一边移动一边缓缓开口:“不过看样子,这里的难处不在阵法,而是其他的东西。”

    “嘶吼……”

    恰在此即,远处一道黑影陡然从泥潭之下穿出,张口咬住什么东西,再次缩回沼泽。

    黑影穿出之际,速度快的惊人,如电闪一般,让人防不胜防。

    而那大口一合,更是引发虚空爆响,显然咬合力也非比寻常。

    谢魁眉头一皱:“那是什么东西?”

    “是蛛线蛇,只不过体型大的有些出奇。”

    孙恒微微眯眼,道:“这东西没有眼睛,只要小心点不发出声音,就不会引起它的注意。”

    “但它一般跟某种名叫螨蛛的同生,那东西一窝就是上万只,身具奇毒,不太容易对付。”

    “毒?”

    萧素娥三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苦恼之色。

    他们身上是有避毒之物,但能不能解决这里的麻烦,却是未知之数。

    “三位不必太过担心,巧得很,在下对于制毒解毒还算有些了解。”

    孙恒淡然一笑,抖手挥出百毒寒光罩:“也许,这里我们可以轻松通过也说不定。”

    “那就有劳孙兄了!”

    三人松了口气,齐齐拱手。

    “对了!”

    谢魁双手一拍,道:“我这里有一件御风舟,不若一起乘它前行如何?”

    “也好!”

    孙恒点头。

    既然这里视线范围受限,遁法速度自然也就快不成,驾驭法器慢慢走倒是成了绝佳选择。

    当下谢魁取出法器,化作一条长约十丈的白玉飞舟,三人上去后轻轻一震,就离地数丈,朝前遁飞而去。

    飞舟自带隐身之能,前飞不久,就如同虚影一般在低空消失不见。

    接下来的几日,就如孙恒所说,四人行走的极为轻松。

    在百毒寒光罩的守护下,虽然遇到了多批毒虫,但都轻松解决。

    这让三人越发庆幸能与孙恒同行。

    若不然,看这沼泽地里层出不穷、诡异多端的毒物,三人能否通过都是未知数。

    “有人!”

    这一日,盘坐船头的秦因陡然起身,朝着远方看去:“在那边,他们似乎遇到了麻烦,咱们要不要过去看一看?”

    在养尸地,谢魁受伤严重,此时还未完全恢复,正自在一旁打坐调息。

    此即闻言,睁开眼先朝孙恒看去:“孙道友,你的意思是?”

    “我……”

    孙恒抬头,隐隐约约能看出远处的影子。

    他心思转动,还未开口,那边已经有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

    “几位道友,还望出手相助,在下知道一个前往传法殿的近路,可节省很长的时间。”

    天音宗,宁神音!

    “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