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离天大圣 > 002 令狐伤

002 令狐伤

 热门推荐:
    此时距离葬神之地的多宝仙府之争,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时间。

    孙恒待身体彻底恢复,才走出葬神之地。

    他并未着急返回九圣盟,而是先去了史家找到商珠。

    商珠滞留史家,并有一男子钟情。

    奈何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史家人虽极力促成这桩婚事,却依旧被商珠拒绝。

    随后她便跟着孙恒来到了六御门的地界。

    …………

    青华城,城东。

    此地多居所,虽不及中心之地寸土寸金,但也绝非普通人家可以奢求的。

    “前辈,这里就是令狐伤的宅院。”

    商珠在前、孙恒在乎,两人缓步长街,最后停在一处二进的院落之前。

    “出售?”

    孙恒看着门前钉在地上的木牌,不由轻轻一笑“看来我这位贤侄果真是过的不如意。”

    令狐明修为不弱,遁法更是惊人,奈何在北域却是仇家遍地。

    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免受波及,他甚至不敢与之相见,只是早早就给他留了后路。

    六御门作为北域顶尖势力,曾有元神坐镇,自然符合令狐明的条件。

    只不过,事情总是难以让人如意。

    “令狐伤的师傅其实在六御门很有名,在当年更是号称有望金丹。”

    商珠在一旁小声接口“但他在七年前因故去世,因为性格孤僻,所以在六御门也没什么朋友,连累他的徒弟也不怎么受宗门重视。”

    孙恒点头,示意商珠上前叫门。

    没过多久,伴随着急匆匆的脚步声,一位妙龄少女打开院门行了出来。

    少女眉清目秀,相貌可人,只不过眉目含煞,似乎看什么都带着股敌意。

    就如此时!

    “你们是谁?叫门干嘛?”

    她声音急促,犹如一点就炸的炮仗。

    商珠柔眉一挑,就要开口,却被孙恒伸手给拦了下来。

    “看房。”

    孙恒朝着身边的木牌一指,道“这里的院子不是要对外出售吗?此地主人可在?”

    “哦!”

    少女恍然,表情也变的略显舒缓,当下身躯一侧,道“我就是这院子的主人,你们进来吧。”

    “先说好,这个院子售价五千灵石,需要一次性付清,而且绝不还价!”

    很显然,面前的少女不是一个合适的商人。

    “她应该是令狐伤的师妹姚茵。”

    商珠跟在孙恒身后行入院落,并在一旁小声开口“姚茵是他们师傅某次外出捡回来的女孩,据说修行天分不错,年纪轻轻就已有练气六层的修为。”

    “嗯,令狐伤的修为是练气七层!”

    “嗯。”

    孙恒默默点头。

    令狐明的孩子似乎才二十出头,虽说炼气期越往后进境越慢,但已经很不错。

    若是他们师傅还在,成就道基的可能定然极大。

    “看看吧!”

    姚茵并未听到身后的嘀咕,在前一边引路一边开口“我们这院子有着一座小型聚灵阵,后院的静室更是以明玉堆砌而成,再加上那么大的占地面积,五千枚灵石在附近绝对找不到更好的院子!”

    “确实不贵。”

    孙恒点头。

    青华城坐落之地,乃是一处大型灵脉的节点,更是被六御门高人施以阵法,城内灵气浓郁远超外界。

    在这里生活,凡人可延年益寿、百病不侵,修士也有不小的益处。

    城中的住所,自然也就价值不菲,这处院落卖五千枚灵石,确实不贵。

    甚至可以说,十分便宜!

    “是吧!”

    听到孙恒的回答,姚茵双眼一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拿灵石?”

    “先不急。”

    孙恒轻笑“让我们先四处看看,可好?”

    “唔……”

    姚茵抿了抿嘴,却也知道买房是件大事,对方不可能一下子就答应下来。

    当下点了点头,道“那你们看吧,但我告诉你,这个院子已经有好些人看中了,你若是不赶紧买下来,以后就没这个机会了!”

    她这句话倒是有几分机灵,奈何面上的急切,却暴露了她的小心思。

    “好!”

    孙恒也不拆穿,点头应是。

    “对了,这里那么大,只有姑娘一个人住吗?”

    “当然不是,我师兄也在。”

    姚茵皱了皱眉,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里又闪过一丝焦急“你们先自己看着吧,我还有些事要做。”

    “对了,后院那里不要去!”

    “好!”

    孙恒点头,目送对方急匆匆而去,看她的方向,应该是厨房。

    浓郁的药香从那里传来,看来里面应该还在煎着药。

    至于是为谁而煎……

    孙恒不疾不徐的行在小院中,道“令狐伤身上发生了什么?”

    “因为一个女子,他和一位名叫魏稽的人发生了矛盾。”

    商珠早已提前把事情打听清楚,当即上前一步道“魏稽有着练气九层的修为,师傅更是六御门掌命使,主管刑罚,权利不小。”

    “他是被那魏稽的人打伤的?”

    “不是,是魏稽身边的一个人出的手。”

    “呵……”

    孙恒轻笑。

    他差点忘了,类似于这等人,身边往往会跟着一些跟班、随从。

    有些事根本用不着自己动手。

    移动脚步,朝着后院行去,孙恒继续问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据晚辈得来的消息看,令狐伤应该是个痴情种子。”

    商珠语声微顿,表情也变的略显古怪,顿了顿才继续开口“他钟情与一位名叫秦莲的外门女弟子,为了她甚至把师傅专门为他准备的渡灵丹都给了她!”

    “渡灵丹?”

    孙恒脚步一停,道“可是那号称在一个月之内,让练气之人修为连升三层,而且毫无副作用的丹药?”

    “不错!”

    商珠点头,眼中更是流露出艳羡之色“这种丹药乃是丹鼎宗的特产,极其罕见,看样子令狐伤的师傅十分宠爱他,竟然舍得下如此本钱。”

    “只可惜……”

    说话间,她连连摇头。

    孙恒到不认为是令狐伤师傅的功劳,八成还是令狐明暗地里的手笔。

    “然后那?”

    “然后那名叫秦莲的女子得了丹药,就与令狐伤断绝了来往。”

    商珠笑声中略带鄙夷,道“其后令狐伤听说秦莲跟魏稽在一起,因而就找上门去。”

    “结果……”

    “结果就被人打成重伤。”

    孙恒接口,并回首朝着院门的方向看去“还真巧,有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