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诸天造物劫 > 第七十八章:声厉惧色

第七十八章:声厉惧色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一早,叶漠早早的便结束了修炼,望着还在热火朝天的忙着的村民,叶漠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没过一会,便有人来找叶漠了,说是老村长叫他过去有事相商。

    叶漠来到老村长家里时,发现这里竟然有六匹青麟驹被拴在老村长家的院子外,叶漠不由的疑惑。不过叶漠也没有多想,还是进入了老村长的屋里。

    叶漠推门进屋,这才发现老村长的屋里还有另外的六个人,严格来说,是三个大人三个少年。这三个大人叶漠还认识。至于三个少年,两男一女,叶漠倒是都不认识。

    “邙亮,娄明,奇虎?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叶漠奇怪的问道。不过这话刚问出口,叶漠就反应了过来。

    “对了,应该是和涅槃门招生有关吧,你看我,差点都给忘了还有这回事了!真是不好意思。”叶漠颇为不好意思的笑道。

    事实上,这几天事件,叶漠的精神都处于高度紧绷中,他能记起这事才怪。

    来人正是邙山村的邙亮,娄家村娄明和东岭村的奇虎,当时村演大比之时他们便又约定,想请叶漠帮忙护着他们村最优秀的年轻人,期待能加入涅槃门,而叶漠当时以每个村每年向龙江村提供几十头魔兽为酬劳。

    “叶小兄弟,没事的,反正只要还来得及就行了!也不耽误事儿!”邙亮笑着说道,话语之中满是客气。娄明和奇虎也在一旁陪笑着。

    这一幕让老村长感觉颇为怪异,两个大老爷们和一个老头子在叶漠这个才刚满九岁的孩子面前陪着笑,这还不够怪异么?

    老村长的反应还好点,可跟着三人的少年却是受不了了。

    “邙亮爷爷,你们怎么会对他这么客气?他配么?”三个少年中的一个略显强壮的少年开口问道,语气之中满是不屑。

    “是啊,娄大叔,凭什么对他这么客气?”另一个少年也叫嚣道。

    至于那个女孩,则是昂这个小脑袋,一脸不屑的望着叶漠,连话都懒得说了。一派高傲的神色。

    这也难怪,他们三个平时在各自的村里那都是最为闪亮的人物,村里的人看到他们哪个不是客气再三,可来到这里,竟然被这个比他们还小点的孩子给无视了,他们怎能不气?

    “呵呵!”叶漠对着这三个屁孩一笑,便再次转头看向一边,不理会他们。

    这就更让三个少年气结,看向叶漠的眼神直欲喷火。

    “臭小子,你立马给我们道歉,不然我要你好看!”那个稍微强壮些的少年大声叫嚷道。

    以他的脾气,如果不是这里有他们的长辈在场的话,他能直接动手打他个半身不遂。竟然敢漠视他的存在,不知道他是他们邙山村的新星么?

    “呵呵!”叶漠对着他呵呵一笑,头便再次扭向一边。

    “小子,你会后悔的!”另一名少年也是厉声说道。

    说实话,对于这些小屁孩,叶漠的确是不想理会他们的,以他成年人的心性,又怎么会和这些半大的小屁孩子一般见识。

    “邙成,不得无礼!”邙亮对着那略显强壮的少年喝道。

    “娄东,收敛一点!”娄明也向那另一个少年喝到。

    “叶小兄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他们平时被我们惯坏了,不过他们的心地都是极好的,这点我可以保证!”邙亮连忙开口解释道。

    他可是真怕叶漠现在看到这几个少年这么傲气,临时反悔了,要知道这次能请到叶漠帮忙,他们可都是花费了大代价的。

    “几位放心,我不会和一群小屁孩一般见识的!”叶漠认真的说道。

    “呃”这一下噎的邙亮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搞得好像你不是小屁孩一样?你很大么?

    虽然邙亮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不过叶漠这一声‘小屁孩’却是彻底的惹毛了这三个少年。

    “臭小子,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是小屁孩?你才是真正的小屁孩吧!你全家都是小屁孩,奇虎大伯,你别拦着我,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邙成和娄东还没来得及说话,另一名女孩已经当先叫了出来,这一句小屁孩就犹如是被猜到了猫尾巴一般,彻底让那女孩暴走了。

    “丹丹,不得无礼,赶紧向叶小兄弟道歉!否则就等着挨收拾吧!”奇虎厉声喝道。

    “大伯,为什么?你为什么一直要帮着这小子,他哪里比我好了?我才是您的侄女,是他,是这臭小子一直出言不逊的!”这女孩也就是王丹丹委屈的说道。

    “别废话,让你道歉就快道歉,否则别怪我收拾你!”奇虎大声喝道。

    这次奇虎是彻底的生气了。

    自从叶漠进屋到现在,虽然叶漠的表现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到的地方,不过相比起叶漠来说,他们带来的这三个人才是真正的让他失望。

    平日里在村里被娇养惯了,一个个的眼高于顶,目空一切,丝毫不把旁人放在眼里,可他们哪里知道,叶漠课时练他们都忌惮的人物,戚容他们胡乱放肆。

    “奇叔,你就原谅丹丹吧,丹丹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这小子太目中无人了!”娄东连忙替王丹丹解围道。

    “你也给我闭嘴!”奇虎对着娄东一声厉喝,丝毫不留情面。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几个平时在他们面前乖巧听话毕恭毕敬的少年,在外人面前竟是如此的跋扈张扬,一副完全不把别人看在眼里的姿态,如果继续保持着这样的心态去到外面的世界里,那迎接他们的,或许将是更加残忍的摧残。

    他们从小便生活在大山里,眼界有限,所听所看的事情也都局限在一个很小的世界里,可一旦他们去到外面的世界还是这样的话,外界的人可不会像大山里的人一样对他们忍让。

    娄东和王丹丹似乎是被奇虎这模样给吓到了,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多说话。邙成也是噤若寒蝉,连忙把正想说的话憋了回去。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自己的长辈们似乎极为看重眼前这个比他们还要小几岁的少年,同时他们也更为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的叔伯都对这个小子这般客气呢?似乎,这里面有着他们不为所知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