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的美颜手机 > 第十章 有善有恶

第十章 有善有恶

 热门推荐:
    千足老祖和脏雷妖王对拼了几次,半斤八两。所以才各自缩回老巢,积蓄力量伺机而动。这也是昆吾剑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实力几乎凋零。但是一年多了,妖族却没有趁乱打劫的主要原因。自顾不暇啊,主力都缩回了竹林,哪有精力去人族打秋风。

    儿子的突然死亡,让千足老祖以为,雷鳗一族又来攻击了,这才第一时间出现,准备应对强敌。

    但是,气势汹汹的出场,面对的却是一个蝼蚁一般的小小人族。千足老祖怎能不气,怎能不恼。

    火车一般庞大的身躯,从地下冒出了三分之一。他也不急,微微的伏下硕大的头颅,靠近李悠。冰冷如刀芒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谐谑。

    他很生气,所以不能让这个大胆的人族这么简单的死了。他要让这个人族怕,撕心裂肺的怕,用那临死前的生生哀嚎,来消心头积累的怒气。

    不光是儿子不争气死的气,还有这段时间脏雷那家伙给自己带来的麻烦,终于有个小东西发泄一下了。

    嘴边一对腭牙,锋锐修长,竟然泛着金属的光泽,和一层黑绿色,显然是有着剧毒。随着下伏,一对腭牙已经几乎捅到了李悠面前。一丝丝甜腻的腥臭气,熏的李悠脑子发晕,直欲昏倒。连防毒面具里的丹药都化解不了这点散发出来的毒素,更别提被其伤着了。

    李悠想动,李悠想逃,但是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这怎么可以?面对金丹都敢坦然递刀的李悠,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被敌人气势所摄。一直以来,他最大的底牌之一,就是强悍的灵魂之力,一直以来都是他借助浩然气欺负别人。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竟然会被不擅长灵魂之力的妖族气势所摄。

    浩然!浩然!

    李悠一边内心焦急的呐喊,一边迅速把灵轮的真气调往丹田,恢复昆吾真气。不求攻击,但求能动起来。这一瞬间,李悠精神高度集中,脑中一片清明,精神力,神识,真气,能调动起来的全都调动起来了。巨大的死亡阴影下,人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慌乱的自暴自弃,精神崩溃。要么超脱,精神超脱身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更有大机缘。

    阳明心学有四大境界,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正看是境界,反看是过程。

    从李悠进入学院,接触花师,接触儒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处在为善去恶的过程,读书也好,规范自己的行为礼仪也罢,都在这么一个阶段内。

    一直到剑宗遭灭门,他开始逃亡。最恶劣的处境,也让他有一个角度看到自己和周围接触到的人,有何等的善人,又有何等万恶之人。儒门,楚王府的大肆杀戮,黑索宗的草菅人命,地宫和尚的牲畜行径,让他知道了恶的可怕。逐渐让他知道了善的美好和恶的丑陋。

    他之前对杀戮妖族的迷惘,也正是由此而生。杀戮是恶,无论理由,无论对象。哪怕经过花师的开导,黑大爷的诱惑,何为善,何为恶,在李悠心目中黑白分明。

    但就在这一个瞬间,李悠悟了。有善有恶意之动,本性纯良,恪守良知。是善是恶,不过是意的外在表象罢了。

    突然,天黑了。

    有所顿悟的李悠,也不过是强行用意念驱散了气势对自己的影响,终于勉强能动了。但是和千足老祖之间可怕的实力差距,这点微不足道的进步,别说反击了,连保命都没有资格。

    不过,李悠是鱼饵,钓鱼的另有其人,啊不,妖。

    当千足老祖故意伏下身来,想要看一看这个渺小人族能被吓成什么有趣模样的时候。黑大爷轻轻一跃,飞到高空。轻巧的猫身迅速膨胀,第一次在李悠面前露出了真身。

    千足老祖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哪想得到会有人族炼宝大师能这么败家,用最顶级的材料去打造一副隐匿气息的法宝。并被某个不良的且不差钱的妖王给祭炼到了仙器级别,以至于他从头到尾都没多注意那只猫一眼。

    坚韧,厚实,巨大的熊掌,一掌拍在了蜈蚣头上,千多万朵梨花开,碧绿色的血液混杂着碎肉破壳,暴雨般落下。

    勉强恢复了行动力的李悠也只来得及盔甲上身,盾牌架起当雨伞,才没被浇到。否则只看周围被腐蚀的坑坑洼洼的地面,李悠可不确定自己这小身板能在毒性这么强的血液下扛得住。

    当李悠抬头看向黑大爷的时候,逐渐张大的嘴巴,差点脱臼。

    黑大爷本体很大,丝毫不亚于那个千足老祖,像一个重型卡车一样。

    不过妖族大小变化属于不少妖族的天生神通,之前黑大爷就多次用过,只不过多是为了隐藏,缩小罢了。能变大,李悠毫不吃惊,哪怕变的这么大,前边有千足老祖垫底了,李悠也很容易就能接受。

    真正让李悠吃惊的,是黑大爷的种族。可能是先入为主的原因,李悠从心底认为黑大爷就是猫妖。毕竟一个张口闭口喵喵喵的,很难想象是其他种族。

    但是现在那个仿佛顶天立地的黑大爷

    “熊熊熊猫?”

    不,准确说是黑熊,但是由于否丹的服用,猫身上出现的那大片的白毛,也同比例的出现在了黑熊身上。只不过白毛目前面积还小,主要集中在下巴和腹部。脸部白毛不多,也就没形成那特有的熊猫眼,所以和熊猫的形象差距还是挺大的。

    “熊个屁,别拿本王和野兽相提并论喵。熊猫是什么?没听说过这种野兽啊。老子这是上古阴阳吞铁帝之躯。”

    黑大爷边说,边迅速缩小身躯,又懒洋洋的躺回李悠肩头。

    以他的实力,就算正面强杀千足这种没有传承的杂牌妖王也不难。但是势必要动用神通,留下踪迹。万一被有心妖发现,就暴露了踪迹,麻烦一大堆。所以才用李悠做饵,行那无耻的偷袭之事。

    “吞铁?食铁兽吧?原来你是这样的黑前辈,难怪要来烂竹沼泽。您要吃竹子还是竹笋,错了,黑大爷,我错了。”

    黑大爷也不知道李悠嘟嘟囔囔絮叨些什么,但是本能感到被调侃了。猫爪中弹出锋锐的利甲,顶在了李悠咽喉。李悠立马怂了,赶忙连声道歉。

    “少啰嗦,剩下的小家伙交给你练手了,这紫韵金丝竹就是你们剑宗老祖炼仙剑的主材,赶紧收了,他喵的去老巢。”

    李悠扫了一眼现场几十个已经吓傻的妖兵,狞笑一声残月弯刀在手。刚才的顿悟,终于让他从杀与不杀的纠结中走了出来。有需要就杀呗,杀戮是罪,杀戮是恶,我心纯良。不过是意起恶念,意落消散,本心不动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