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湖唯一玩家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见薛穆仁

第一百九十七章 见薛穆仁

 热门推荐:
    又和陈环秀笑谈了几句,陈环秀便起身准备告辞。

    “陈夫人慢走。”乔渊站起来送她两步。

    “乔姑娘,你为何总喊我陈夫人?”陈环秀一直在疑惑这个问题。

    乔渊微笑:“你不是姓陈吗?怎么,喊你洪夫人?把他人姓氏掼在你的名头上,这我不太喜欢?”

    “这样,喊什么都一样。”陈环秀嘴角的笑容浅淡了些许,复又拉起嘴角,“乔姑娘留步,我走了。”

    “恩。”站在门口,乔渊便停了步子,目送陈环秀下楼,才回到包厢里,从窗口望出去,没一会便见到了陈环秀身影,渐行渐远。

    乔渊看着陈环秀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也离开了包厢:“行了,你俩回四方酒肆吧,我这边没什么事了。”

    这两人都是刘铭从四方酒肆调过来的,乔渊和盐帮的事了了,自身也没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了。

    一人塞了两张大明宝钞,乔渊就把他们也送走了。

    在烟雨客栈又住了几日,在九宫住处遇到的那位老仆来烟雨庄找乔渊了。

    “乔姑娘,薛神医已经回信,不日便会赶到烟雨庄。”

    “多谢传信。”乔渊拱手道谢。

    给乔渊带了消息,老仆便干脆的离开了,乔渊站在原地呼出一口气,还好,还是找到了薛穆仁。

    薛穆仁也是个脾气古怪的主,想请他出来可不容易。

    没什么恩怨了,乔渊在烟雨庄也没什么事,便成天窝在房间里修炼经脉,又等了几日,才等到了薛穆仁。

    还是九宫的老仆过来通知,薛穆仁邀请乔渊去九宫住处见他。

    乔渊便果断跟着老仆往烟雨庄外走去,见薛穆仁去。

    走进九宫住处,乔渊便见到了一个精神抖擞但衣衫褴褛的小老头子,大约就是薛穆仁吧。

    薛穆仁也看向跟随着老仆走入院子中的乔渊,凑上来上下打量:“你就是乔渊?”、

    “薛神医。”乔渊拱手。

    “听说,你要用西域秘药黑玉断续膏的配方,换我用黑玉断续膏去医治一个人?”薛穆仁轻笑着问她,“如若,黑玉断续膏配不出来呢?既是失传已久的秘药,想要配置出来必定不易,配方不就白送我了?”

    “如若配不出来,那配方于我更没有用处,白送又如何?”配不出黑玉断续膏,配方对乔渊来说不过一张废纸。

    找薛穆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作为神医的薛穆仁对于各种药材药理更为了解,以他的人脉路子,想要配齐那些药材或许更轻松一些。

    移花宫去找,即使能够满天下搜罗,可有些药材一样难寻踪迹。

    “嘿,有意思的小姑娘。”薛穆仁笑呵呵的,转身往屋内走。

    九宫又泡好了茶水,薛穆仁拿起一杯就是豪饮,九宫神色似有些无奈。

    乔渊从怀里拿出自己又抄录了一遍的配方,直接递给了薛穆仁:“薛神医,这就是配方,您先看看吧。”

    “好。”薛穆仁放下茶杯,伸手接过配方,坐在椅子上仔细端详。

    乔渊从九宫手中捧过一盏茶,坐在薛穆仁身侧,目光紧盯着他。

    “这配方看起来应该没什么问题,但上面的药材都不是易得的,有些甚至只有西域大漠那一带才有,甚至有的药材,我听闻已经消失踪迹了。”薛穆仁收起了嬉笑的神色,颇为认真的看完配方,神色有些凝重。

    “另外,我寻薛神医帮忙的事,希望两位前辈不要外传。”乔渊想起这事,起身对两人弯腰行了一礼。

    “为何?”九宫问她。

    “我所想要医治之人本就已是几十年前的伤势,继希望于黑玉断续膏。但黑玉断续膏确实极难配制,若是最终配不出来,就当此事从未发生过。那人其实也已经习惯了,没有治愈的确切消息,这点微薄希望还不如不给。”乔渊照实了说。

    薛穆仁和九宫对视了一眼,各自饮了一口茶,薛穆仁笑笑:“行。”

    “多年以前,其实移花宫便已经找过我。”屋中沉寂了片刻,三人都没有再说话,好一会后,薛穆仁突然说道。

    乔渊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他,这事她是一点都不知道,不过想想也是,曦池若有那份心,薛穆仁这样的神医不可能不找。

    “你这次要治的,应该就是我当年未曾治好的人吧?”薛穆仁还看着手中的配方,轻声询问。

    乔渊摩挲着茶杯的边缘:“我想应该是的。”

    “医术不精没能治好,我这些年还难受着呢,这次争取把人治好了。”薛穆仁对于没治好的案例,印象还是很深的,毕竟会让他感到挫败。

    “你也不止是想请我医治那人吧,这黑玉断续膏也希望能借我之手配出来吧?”薛穆仁目光微深,直视乔渊。

    乔渊不闪不避的:“不错,药材太难找了。”

    曦池那边与乔渊还是有联系的,这些日子以来,并没有多少进展。

    找得到的哪怕出高价也买下来,但找不到的就是没有消息没有踪迹。

    “薛神医若能帮我找到那些药材并配出黑玉断续膏,便算我欠您一个人情,毕竟之前并没有这个要求。”薛穆仁不同于九姑娘,求他办事,哪怕欠点人情,乔渊也是肯的。

    薛穆仁颇感稀奇的挑眉:“你欠我的,欠的起?”

    以乔渊如今的实力地位,与他差距还挺大,要是移花宫的人情,薛穆仁就一口应下了。

    只是此时乔渊还没有与曦池说过,她不可能代替移花宫欠这个人情。

    看着茶杯中颜色浅淡的茶水,淡淡的茶香缭绕在鼻尖,乔渊幽幽说道:“前辈大可查一查,我在一年前还是个刚学会内功的街头混混,就在这烟雨庄,很好查。但一年时间,我便有如今的实力了,这个人情,我想我欠的起。”

    现在的乔渊,已经发现自己的修炼速度在江湖上有多令人惊艳了。

    反正黑玉断续膏还没配出来呢,一时半会也凑不足药材,到那时候,乔渊的地位应该又不一样了。

    “哦?”闻言薛穆仁语气上扬,转头看向了九宫。

    之前乔渊来寻九宫之后,九宫其实就有查一下乔渊的身份,接收到薛穆仁的目光,九宫点了点头。

    乔渊说的,的确没错。他刚知道的时候,也为乔渊的天赋惊叹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