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极品神医闯都市 > 第755章 现场炼丹,现场打脸

第755章 现场炼丹,现场打脸

 热门推荐:
    此刻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关杰的身上,一脸的期待,都想知道他要送什么礼物,其中尤以关增最甚,眼睛都在微微放光,想知道宝贝儿子会给自己准备什么。

    如果是之前的话,面对这样的窘境,关杰一定会很尴尬和无助,不知道怎么办,可是如今有王一凡在背后帮他,他就显得从容淡定了许多。

    “爸,我要送您的,也是一枚回血丹。”关杰笑眯眯地说道。

    “什么?”关增先是怔了怔,随后又满心欢喜,“你也准备的回血丹?”

    此言一出,全场都惊呆了。

    难不成关杰背后也有一位炼丹师在暗中相助?或者说,关杰的这枚回血丹是花了高价买回来的?

    关敏怔了一下,满眼狐疑地看着信心满满的关杰。

    这小子也有回血丹,真的假的?

    不过她很快就释然了,即便这小子花了钱在外面买回来,品质也不会比她送的这枚好,要知道她送出去的这枚回血丹是龙敖的师父,一位四品炼丹师炼制出来的,品质自然不俗,岂是一般的回血丹能比的?

    朱玲也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她们手里的这颗回血丹可是名师炼制而成,品质自然更胜一筹。

    龙敖同样鼻孔朝天地看着关杰,十分倨傲。

    他师父可是四品炼丹师,炼制出来的回血丹哪里是普通三品炼丹师比得上的?

    “小杰,快把你的那枚回血丹拿出来给我看看。”关增急忙催促道。

    关杰笑了笑道,“爸,我现在手里可没有,不过我身边有一位炼丹师,他可以现场炼丹。”

    “什么?现场炼丹?”关增心里大震,惊声道。

    在场的这些宾客们也都纷纷睁大眼睛。

    现场炼丹?

    他们之前可是闻所未闻啊。

    关敏等人也一脸的惊诧,这小子到底搞什么鬼?

    她们又在关杰的身后望了望,试图发现关杰背后是否有什么高人。

    至于王一凡,他们直接就忽略了。

    在场其他人也四处看了看,这时候王一凡缓缓走了出来。

    “不会吧,难道就是这小子?”场内的宾客们一个个都目瞪口呆,满眼狐疑地看着王一凡。

    龙敖眼神古怪地上下打量着王一凡,很是惊讶,显然也没想到关杰说的那个炼丹师竟然就是这小子。

    不过他很快就冷笑起来,眼里尽是嘲讽的神色。

    想要成为一个炼丹师,不仅需要天赋,而且还需要时间的积累,这小子怎么看都不到二十岁,就算是一个炼丹师,也只会是最低级的一品炼丹师,这种等级的炼丹师在常人眼里或许高不可攀,但是对他们来说,跟废物也没什么区别。

    回血丹可是三品丹药,岂是这小子能炼制出来的?

    还现场炼丹呢,这小子说如此大话也不怕闪了腰。

    关敏柳眉皱了一下,心里微微有些不妙。

    “小敏,你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吗?”朱玲也感觉有点不安,低声询问道。

    “他就是昨天跟我们抢药的那小子。”关敏恨恨地说道。

    “那他真的是炼丹师吗?”朱玲眉头也皱了皱。

    “不知道。”关敏摇摇头。

    “关夫人放心,这小子就算是炼丹师,也最多只是一品炼丹师,不用担心,他炼不出回血丹的。”龙敖毫不在意地摆摆手道。

    “那就好。”朱玲松了口气。

    关敏也暗暗放松了一些。

    关杰让这小子来,简直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看他到时候怎么下台。

    “爸,这就是我的那位炼丹师朋友王一凡,我特意请过来为您炼制回血丹的。”关杰笑道,按照王一凡的意思,他并没有现在就讲明王一凡的身份。

    关增见王一凡如此年轻,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这位炼丹师也太年轻了吧。

    在他之前见过的炼丹师里面,就没有低于过三十岁的,而眼前这位叫龙敖的炼丹师也是将近四十岁的年纪。

    而且听到王一凡的名字之后,他脸色微微有些古怪。

    这年轻人叫王一凡?

    不过他很快又摇了摇头。

    想来这位年轻人跟那位王大师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他可不相信眼前这位就是传闻中的那个王大师。

    他很客气地说道,“原来是王一凡大师,失敬。”

    “王一凡,王大师?”龙敖听到王一凡的名字,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又大笑起来,满眼玩味地望着王一凡,阴阳怪气地说道,“原来你就是名震华夏武道界和医道界的王大师,真是失敬了。”

    场内不少宾客也都似笑非笑地看着王一凡。

    这小子胆子够大啊,竟然敢跟王一凡同名同姓,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关敏自然也是听说过王一凡的,嗤笑连连,“我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你竟然叫王一凡,是不是觉得自己叫王一凡就可以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了?没这个真本事就别出来丢人现眼,免得自取其辱!”

    “就是,什么东西!”朱玲也不屑一顾,随后又看了看关杰,淡淡说道,“小杰,不是大妈说你,就算你一片孝心,也不能骗你爸啊,你以为你随便找个阿猫阿狗回来我们就能对你高看一眼了?咱们做人一定要诚实,不要去搞这些弄虚作假的事情,不然不仅让你爸失望,更让在场的这些叔叔伯伯们看了笑话,丢了我们关家的脸面!”

    她这话虽然语气软绵绵的,不过却极有心机,不仅将王一凡踩得一文不值,而且还顺势把关杰也收拾了一顿,让在场的这些宾客们都以为王一凡是骗子,而关杰也是为了讨自己父亲欢心才随便找了一个人过来,一箭双雕。

    果然,这些宾客们看着关杰和王一凡的眼神也有点变了。

    王一凡脸色如常,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关杰却是有点忍不了了,脸色有些愠怒。

    这个贱女人太过分了。

    “小子,小杰给了你多少钱来演这场戏,我给你双倍,求求你赶紧滚吧,别坏了我爸过生日的好心情。”关敏像赶苍蝇一样对着王一凡挥了挥手,表情十分嫌恶。

    龙敖也自得意满地昂了昂首,脸上一副看笑话的样子。

    朱玲更是笑脸盈盈,眼里满是恶毒。

    关增皱了皱眉,也有些怀疑了。

    “小杰,这——”他很疑惑地看着关杰。

    “爸,相信我。”关杰急忙解释道。

    “爸,这小子一看就是骗人的,我相信小杰一定也是被他所骗,想来我们关家捞上一笔。”关敏也赶忙开口道,又满脸鄙视地看了看王一凡,“并不是每个人都跟龙敖大师一样,有真本事。”

    “没错,老爷,这小子明显是个骗子,你可别相信他。”朱玲也在一旁嚼舌根。

    王一凡无视这些人,镇定自若地说道,“关先生,何不先让我当场炼丹,再判断我是不是骗子也不迟。”

    关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好,我相信小杰不会骗我,王先生,那就请你开始吧。”

    “哼,简直是自取其辱,都到这时候了竟然还在嘴硬!”龙敖讥讽道。

    他打死都不相信这小子能炼制出回血丹来。

    而且炼制丹药需要药鼎,这小子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能炼个鬼啊。

    关敏跟朱玲母女二人也冷笑不已。

    这小子既然想当众丢人,他们自然也不介意,到时候不仅这小子会得罪她父亲,就连关杰也会跟着一块倒霉,还能不能得到她父亲的宠爱就不一定了。

    在场的这些宾客们对王一凡也并不看好,纷纷摇头。

    他们虽然不懂炼丹,但也知道炼丹需要药鼎和药材,可是这年轻人啥都没有,能炼出什么来?

    王一凡不理会这些人的眼神,手上光芒一闪,三株药材就出现在了手里。

    虽然他没时间去炼制备用的丹药,但却早已在储物戒指里准备好足量的丹药,以备随时可以炼制,其中就包括炼制回血丹的几味药材。

    看到王一凡手里凭空出现几种药材,在场众人心里都微微一震。

    这是怎么出现的?

    他们一个都没看清楚。

    龙敖也怔了怔,不过却又很快冷笑起来,想来这只是这小子准备好的戏法,故弄玄虚,但炼丹并不是一些戏法就能成功的,看这小子到时候怎么蒙混过关。

    王一凡右手的手心里突然冒出了一小团白色的火焰,室内的温度一下子就升高了不少。

    而这一手又使得在场的众位宾客眼睛一亮。

    之前凭空变出药材可以说是魔术,那现在这又怎么解释?

    看着那团白色火焰,龙敖眼睛微微一缩。

    这小子竟然真的能召唤出心火,而且看起来,似乎还挺厉害。

    难道他真的是炼丹师?

    他心里莫名出现一股不安的情绪来。

    王一凡自顾自地将药材放到白色火焰之中,那些药材竟然一下子就悬浮了起来,被白色的火焰灼烧着。

    “这——”在场众人眼睛又瞪大了几分,满眼惊奇。

    “这是怎么做到的?不仅能凭空变出火焰来,而且这些药材竟然还能悬浮在空中!”有人惊叹道。

    “难道这位年轻人真的是一位厉害的炼丹师?可是炼丹不是需要药鼎吗,难道这样也行?”又有宾客惊叹连连。

    龙敖看着这一幕,心里不安的情绪越来越盛。

    这一手悬空炼丹的手段,连他师父都做不到!

    这些宾客们之前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一个个都瞪圆了眼珠子,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什么。

    朱玲跟关敏两母女心里也出现一些不妙的预感。

    她们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真有本事。

    关杰心里狂喜。

    王大师果然厉害,不用药鼎就能炼丹,不愧是药神殿的四长老。

    关增眼睛也微微发亮,心里暗暗惊叹。

    能做到这一步,对方怎么可能会是骗子?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王一凡手心上方就悬浮着一颗圆滴滴的浑圆血红色丹药。

    整个大厅都飘荡着浓郁至极的药香,使得众人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一脸陶醉。

    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王一凡将炼制好的回血丹握在手里,走到关增面前,递给了他,“关先生,这便是令郎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请笑纳。”

    看着那颗新鲜出炉,成色极好的血色丹药,龙敖脸色“刷”地一下就苍白下来。

    这颗回血丹的品质不知道比他的这颗好到哪儿去了。

    关增颤抖着双手接了过来,心里一阵激动。

    刚才对方的这一手可谓是神乎其神,让他大开眼界,这样的人都是骗子,那这世间估计就没有炼丹大师了。

    关敏跟朱玲两人脸色苍白得难看。

    尤其是关敏,更是咬牙切齿,她万万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真的是炼丹师。

    “咦?你们发现没有,刚才这小伙子炼制的回血丹,好像比龙敖大师的这颗更加纯粹啊。”这时候一位宾客看着关增手里的两颗丹药,惊声道。

    众人也纷纷仔细地对比了一下,点了点头。

    “嗯,的确如此,这位小兄弟炼制的这颗明显纯粹了许多,上面一点杂质都没有,而龙敖大师的这颗丹药虽然通体血红,但却夹杂着一些白点,明显品质不行啊,我虽然不懂炼丹,但却也知道,越是纯粹无暇的丹药,就越是极品。”

    此言一出,龙敖身体都在颤抖,再无之前的咄咄逼人,觉得自己颜面尽失。

    他此刻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连他师父炼制的回血丹都比不上这小子的。

    这简直就是当场打脸啊。

    太丢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