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老子是条狗 > 第787章:慕容小富婆送来的礼物

第787章:慕容小富婆送来的礼物

 热门推荐:
    “呵呵。”

    张寻真冷笑着回道:“您还真甭跟我来这一套,姑娘我胆子小,什么都怕,就不怕社会上的那一套。”

    果然,张寻真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强硬,真有意思,冰城话事人大佬家的姑娘岂会是一个随随便便出来吼两句就害怕的人?

    “嗯,大佬家的姑娘胆色果然不一样,祝你好运。”

    说完,x先生便迈步往里走,虽然所有人都不喜欢他的到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偏偏执意的要参加这场婚礼,谁也不敢问,谁也不敢说。

    而何义飞这边今天是他大婚的日子,自然是以高兴为主,不想闹得那么僵。

    这点气量何义飞还是有的!

    “这王八犊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少爷目光不善的看着进去的x先生的背影:“小个不高,气场还挺强。

    “尤其那张脸,看着也太恐怖了,吃饭都没食欲。”骚七眨巴眨巴嘴,一边跟正在赶来的大幂幂发短信,两个人研究着也要准备结婚了,之前本想着跟何义飞他们一起结婚的,奈何大幂幂那边出差一直在飞,加上又没合适的假期,婚礼就一直拖着,这次看到何义飞与寻真热闹的婚礼,他们对结婚的愿望空前强烈起来。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话一点不假。

    结了婚之后,每个人都失去了自我,男人会失去一些东西,女人同样会失去一些东西。

    身边的人总会说,为什么从前一个月赚个两三千,每一天活的都很开心。

    而现在,每个月赚一两万都不够花,还是会感觉生活很压抑,很繁重。

    于是,几乎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在怀念曾经没结婚一个人的那段日子,苦是苦了点,却真的很快乐。

    其实,那些人怀念的不是那段没结婚一个人没钱的日子,而是怀念那段可以不用负责任的日子。

    “这群人太嚣张了,x先生咱们需要在她们的婚礼之前给他们献上那份大礼吗?”雷西毕恭毕敬的问道。

    “等等看,不急。”x先生眯着眼回道:“她还没来!”

    “嗯。”雷西退去,站在一旁不吭声。

    “坐下啊,你看这满屋子里的人都怎么看咱们呢。”x先生一声令下,后者不敢违背,只好毕恭毕敬的在旁边坐下。

    “请问你是何义飞哥哥吗?”

    门外,这时,走过开一个约莫只有十二三岁的小男孩,这个男孩儿的皮肤看起来是蜡黄,不太好,皮肤还有些干,身上的衣服有些脏,很像农村出来的孩子。

    这个孩子的眼神有些恐惧,看向何义飞的时候说话也是唯唯诺诺的样子。

    他比何义飞小了一旬,按道理来讲应该是叫何义飞为叔叔的。

    但他却叫了一声哥哥,惹的何义飞非常高兴。

    谁不希望自己年轻一些呢是吧。

    “嗯呐,我是。”

    何义飞挺稀罕这小朋友,捏了捏他的脸蛋。

    “我们老师说,让我祝你新婚愉快,这个是她送给你们的。”

    小男孩拿出一幅画,上面是一幅山水图,貌似还有一个村子门口,里面有一些在田间辛勤劳动的农民伯伯,以及院子门前站着一个抱孩子等待郎归的妇人。

    当然了,这么有寓意的一幅图,傻飞是看不明白啥的,从始至终,傻飞跟聪慧的慕容蝶彩的思想就没在一个频道上。

    “哇,这幅图也太漂亮了吧,而且你看着画工,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这画迹堪比古代唐寅!”寻真在一旁惊呼道:“回到家一定要挂在墙上好好珍藏着,可以啊,老公你还有这么厉害的同学呢。”

    “你们老师是谁呀?她怎么没来?”在何义飞的印象里,他们这一届的同学以及身边的朋友也没有说当老师的。

    “我们老师不让说,何义飞哥哥你看到这幅画落款处的空白没有?”小男孩儿指着那处空白说道:“我们老师让我告诉哥哥,要你亲笔上面写一首诗。”

    “什么诗?”

    “莲花冠子道人衣,日侍君王宴紫薇,花开不知人已去,年年争绿惹争绯。”

    “孟蜀宫妓图!”何义飞惊呼,这个诗词正是跟之前算命的老道对他说的那首诗一模一样,竟然在今天这个场合出现了,当下何义飞忍不住抓着小男孩儿的肩膀问道:“你的老师到底是谁,告诉我!”

    “哥哥,你抓疼我了。”

    小男孩有些害怕。

    “告诉哥哥,你的老师是谁?”

    “我们老师说等你结完婚她就过来。”

    “好啦,别为难一个小孩子了,他能知道啥,人家既然不愿意现在露面就别露面了,走了走了,我爸爸的朋友们也都来了,我一会带你认识认识,咱们该敬酒敬酒,他们都是大人物,以后肯定有用的着的地方。”

    寻真将何义飞拉回大厅里,对于那个老师是谁,张寻真并不感兴趣,婚礼现场的忙碌已经将她整的焦头烂额。

    何义飞狐疑的看了眼这幅画,紧接着再次回头的时候发现小男孩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半个小时后,刚刚那名小男孩上了一辆挂着假牌照的红色qq里,开着的赫然是一位老人。

    “果老,我已经将那幅图按照慕容老师的话给何义飞哥哥送过去了。”小男孩冲果老说道。

    “他有没有问你老师的名字叫什么?”果老目视前方,将脚下的油门踩的挺狠,时不时的看着后视镜,他发现后面有人跟着他们。

    “问了,但是我没说话,我们老师真聪明,猜到了何义飞哥哥会问她的下落,我就按照慕容老师教的,说她会在他婚礼结束后出现。”小男孩嘿嘿笑着:“他真的相信了,也让旁边那个姐姐给拽了进去,差一点就没出来我。”

    “还是有人跟踪我们,等下我将车停住,咱俩绕着那个树林跑进去,没问题吧?

    果老看着后视镜里的车,云淡风轻的跟小男孩说道。

    “嗯嗯。”小男孩点了点头,他是村里运动能力最好的小伙儿,也是村里最聪明的孩子,别看他见到任何人总是一副害怕的表情,那是这些年的习惯,骨子里比谁都精,于是他的外表变成了他最好的伪装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