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抗战之烽火漫天 > 第六十七章 骑兵营

第六十七章 骑兵营

 热门推荐:
    是夜,午夜十二点,马法五召集了驻防部队营以上的军官,连夜召开了关于撤退事宜的会议。

    当天凌晨三点钟,第四十军第三十九师第115旅所部在师长马法五的带领之下连夜撤出蒙阴,只留下一座空城给日军。

    就连散落在城外的枪械弹药,也都捡回来了,总之是要不留一枪一炮资敌。

    至此,第三军团之全部,连同山东第三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张里元的保安团,已经在临沂地区集结了六个团的兵力,共计一万五千余人。

    另外,在临沂东北之沂水、诸城、莒县一线还有沈鸿烈部的海军陆战队以及第五战区第一游击司令刘震东所部在拼死抵挡日军的进击。

    如果再算上兰陵的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张天海所部的话,临沂地区那就是已经集合了的七个团了。

    二月三日,也就是马法五率部从蒙阴撤退当天,日军板垣征四郎之第五师团攻陷蒙阴。

    另外,第三十九师之第116旅已经在旅长李运通的率领下,已经进至汤头至葛沟一线构筑前进阵地,并从白塔起顺沂河东岸向南至郁九曲一线构筑了主阵地。

    同时,第三军团军团长庞炳勋派人到临沂以西的山区侦察地形,以备临沂失守时,在该处与日军开展游击作战。

    同一日,我空军南下明光、滁县一带轰炸敌军。

    也是同一日,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奉令慰劳作战奋勇、军纪优良之邓锡侯、孙震部。

    但此时邓锡侯已经回四川去署理军务了,第二十二集团军所部则由副总司令孙震接管。

    至于邓锡侯为什么要回川的原因,那是因为四川省政府主席、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刘湘于一月二十日逝世,邓锡侯回川担任川康绥靖公署主任,总理川内军政事务。

    对于刘湘此人,或许很多人对他的印象都是只停留在“四川霸主”以及“一路诸侯”之中,但究其为人,都是一员爱国将领、军阀,就连其去世之前,也曾有遗嘱“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纵观川军的壮士出川,有刘湘背后的一份功劳,其生前作为当时四川的实际上的老大,他若是不发话,又有几个川军敢跑出去的?更别说后来可是整整的四百万壮士出川抗战啊!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出川,何其壮哉!

    咳咳,说到这里,老夫要插一句题外话,先前在书评区,有看到一句话是说“不要侮辱子弟兵这个词,民国的士兵还真算不上”。

    在此,雄鹰只想说一句一切为了国家和民族付出自己、牺牲自己的人,都值得被尊重,他们都已经为了国家与民族捐躯了,他们也是爹妈生、爹妈养的,何以就当不得“子弟兵”这个词?

    二月四日,第二集团军之第五十九军张自忠部奉命借调第五战区,同时调往津浦线南段进行增援。

    同一天,敌军攻陷诸城。

    也正是这一天,张天海的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骑兵营终于挑选好了人了,三百余骑兵营的新兵正呈一字型地一排排地排列在城防司令部的大院之中。

    看着面前的一排排穿着崭新军服的新兵们,张天海眼睛中闪过了一丝厉色他必须要把这群松松垮垮的新兵训练成一支嗷嗷叫的铁血雄师!

    其实这一批新兵的话,起码在外表上比起先前的任何一批新兵都要好,毕竟这一批新兵都是清一色的山东大汉,个头上面确实是高,但他们身上就是没有那股军人的血性,更没有跟随张天海从南京杀出来的那批老兵身上的那股杀气!

    “各位弟兄都是刚从家里边出来,来到我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这个光荣的团体,也许大家对我们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这支团体还不是特别熟悉。但我告诉你们,我们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是从抗战开始,就打到了现在的部队!在我们手下死的日军,不尽其数。”张天海在吼着,他必须要给这一批新兵注入一笔叫做荣誉感的东西。

    当然了,张天海的话也不算吹牛,只是他没有告诉这些新兵,他们这一路上,到底死了多少人,死了多少好弟兄!

    “我,张天海,就是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团长了,也就是你们的长官。以后,你们就归我管辖了,我现在就像问你们一句,你们参军的目的是什么?!”张天海看向众人喝问道。

    “打小日本!”队伍里边有新兵开始回应道。

    “对,打小日本!!”周围的人应和道。

    “行了,请你们大声地告诉我,你们参军的目的是什么?!”张天海朗声喝问道。

    “打小日本!!!”新兵们朗声回答道。

    “我告诉你们,既然是打仗!那就会有牺牲!我问你们,你们怕不怕死?!”张天海双手负于身后,双目的目光如鹰準般锐利。

    “不怕!!!”

    新兵们在吼着,战争已经迫近家园,没有谁更能够体会到这一种急迫与煎熬,如果他们再不站出来,那么等待着他们兰陵百姓的,将会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看着这一张张年轻的脸,张天海就仿佛回到了淞沪战场时的那般感觉,徐木、李浩城等等许多战死牺牲的弟兄们似乎都浮现在眼前了。

    战争是一台巨大的绞肉机,张天海不是机器,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同样也会有情感,一颗斗大的石头砸在他的胸口上,也一样会疼。

    淞沪战场的惨烈,将是他这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难忘记忆,那一场战役,也是让他第一次直面战争的残酷。

    如果可以,他宁可不当这个所谓的加强团团长,也愿这世上太平美满,幸福安康。

    想到那些已经逝去的好兄弟,张天海的眼眶就有些湿润,他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

    待到众人安静下来之后,张天海才开口说道“各位新兵弟兄们,说实话,看见你们就像看到了我六个月以前的模样。那时候,我和你们一样年轻,一样没有经历过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可是那一场战役却是我毕生难忘的记忆。”

    张天海顿了顿,继续用他那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们第三十六师,在上海打了整整三个月。每一天,都是生离死别,除了战斗还是战斗。那时候和我们一起从西安出发的弟兄们,已经死光了。从后方上来的补充部队,也是死了一批又一批,那种景象太可怕了,你太残忍了。

    可我告诉你们,战争才刚刚开始,小日本打到我们的国土上,肆意地毁坏我们的家园,屠杀我们的亲人、兄弟姐妹。我们就应该拿起枪、拿起刀去与他们战斗,告诉他们,我们中华儿女是不会屈服的。我们要用鲜血告诉他们,我们的头可断、血可流,但志不可缺!从今日开始,你们既然已经成为了我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官兵,那么你们将接受最严格的训练,苦练杀人技!明白了吗?!”

    “明白了!长官!!!”新兵们在吼着,整个场面都已经是热血沸腾!

    ……

    ps第二更送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