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抗战之烽火漫天 > 第六十八章 南段战事

第六十八章 南段战事

 热门推荐:
    骑兵营和城防营的建设业已经步入正轨了,就是骑兵营营长这个位置还空着。

    现在只是从那五十多名会骑马的弟兄里边挑了一个班长出来暂时代理着。

    不错,就是代理营长,临时到不能再临时的那种――一旦有新营长到任,他就得回去当他的班长了,运气好的话,可能还会得个连长之类的当当。

    不过,按照张天海的行事风格,大抵是不用回去当班长了,至少也得是个排长了。

    对了,进部队的这批新兵里边也不全是进骑兵营的,还有的是要经过新兵训练之后,补充进那五十多名老兵的岗位中去的。

    当然了,以直一团现在的外部环境是不允许新兵训练进行太长时间的,所以这些新兵下连前的训练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

    至于其他的什么磨合之类的,那也只能是等这些新兵入连后,让老兵再教罢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边,日军不仅令到庞炳勋、马法五等人错愕不已,就连张天海也觉得有点懵――日军出动了一个旅团的兵力打下蒙阴之后,居然不继续往鲁南临沂方向打了。

    兰陵城防司令部作战研究室内,张天海与郭其亮等人皆是面面相觑,很显然,他们在研究日军的下一步的行动。

    但是已经研究半个小时了,仍是没有得到一个很合理的说法,都是猜测因素居多。

    气氛有些沉闷,这间隶属于参谋部的房子里边可是站了四五个军官了。

    蒙阴既失,临沂以北的屏障已失。

    兰陵处于临沂以西大约是五十公里处,万一小鬼子脑袋发热,直接往兰陵打,要是毫无防备,那可不就完犊子了么?

    所以,这才是他们集合在此研究的原因啊。

    要是蒙阴尚未丢失,他们也不用这么紧张了。

    “团座,卑职实在想不出这伙日军想干什么了,您也别盯着卑职看了。”看着团长那满是鼓励的眼神,徐勋终于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那你呢?其亮兄?”张天海又看向了郭其亮。

    “团座,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现在日军坂本旅团的踪迹未定,我团除了做主动防守之外,貌似已无更好的策略了。”郭其亮轻声说道,他的眉头依然是紧皱的。

    “那可否有无主动出击之可能?”张天海双手扶住桌面说道。

    郭其亮摇摇头说道“团座,我认为我团并未具备主动出击之必要条件。我团主要以步兵为主,骑兵营又尚未训练成军,若是在山林作战,还有主动出击之可能,可是这是大平原,我团毫无优势。”

    郭其亮的这一番话,可算是将张天海心中所存的那丝幻想给狠狠击碎了。

    “要是我们的骑兵营能迅速建立成军就好了,起码不用像现在这么被动。”张天海长叹一句。

    虽说这个时代骑兵正在逐渐被淘汰,但就目前来说,骑兵仍是最具有机动性的兵种,毕竟在这个时候落后的生产力使机械化部队还没有完全普及。

    “希望吧!”郭其亮漠然说道。

    ……

    鲁南临沂方向虽战云密布,但终究还没有打起来,可津浦线南段可就打得相当激烈了。

    二月五日,淮河西岸之敌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以橡皮船由怀远附近北渡至北岸,怀远城失守。

    同日,我军联合当地壮丁及红枪会,发动反击,克复定远县城。

    二月九日,敌军在进据临淮关及蚌埠之后,立即以重兵又两地渡过淮河,并以十二架飞机轰炸小蚌埠。

    二月十日,敌军主力部队再次渡过淮河,对小蚌埠发动猛烈进攻。

    我空军飞机对北渡之敌进行了轰炸,第五十一军于学忠所部之一部,打至弹尽后与日军进白刃战,战斗一度十分激烈。

    ……

    津浦线南段连续激战几日,可兰陵依旧是风平浪静的。

    甚至,兰陵人民还过了一个愉快的春节。

    这个春节可以说张天海自来到民国过后的第一个春节了。

    这个春节虽然在张天海与郭其亮等人的眼里确实是过的有些寒酸了,但也好歹平安地度过了一个春节不是?

    兰陵的街道上是张灯结彩的,十分热闹,就连是大年初七也依然是四处挂满了红色的灯笼,看起来可是十分的喜庆。

    这就是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了,无论是再艰苦再困难,也要先把这个年过好。

    只是,今年老百姓们的新年愿望可能就是早日赶跑小鬼子,然后太太平平的过日子了。

    和平来之不易,乱世人命贱如狗,这些道理大家都懂的,只是时势并不是由他们所掌控的,所以他们只能选择逆来顺受,仅此而已。

    牵着郑曼的手,张天海缓缓的走在街上,看着这些还算热闹的街道,他忽然笑了。

    任由张天海牵着自己的小手,看见他脸上的笑容之后,郑曼问了一句“张玉麟,你在笑什么?”

    “我呀,在偷笑着,要是咱们不用打仗,那该多好啊!咱们回去就可以生几个娃娃,然后安生过日子了。”张天海笑着说道。

    “话说张玉麟,我这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这眼看着要一天一天的长大了,我要是无名无份地跟着你,那也不是个事儿。”郑曼抬起头来问道。

    这天他们两个没有穿着军装出来,而是穿着便装,瞧那模样,简直就是热恋中的小情侣。

    “肯定要结婚呀,我不会让你这么无名无份地跟着我的,只是要等到咱们的孩子安好了以后,咱们再举行婚礼。你们娘俩必须都得好好的。”说着张天海就轻轻地刮了一下郑曼的鼻尖,满是宠溺之意。

    “嗯,那我等你。我父亲那边我已经修书一封过去给他了,相信他老人家也一定会很高兴的。”郑曼轻轻一笑,依然是很美丽,只是曾经那笑容中的狐媚竟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就这等巨大的反差,就连有时候,张天海都在扪心问自己到底哪一个状态才是最真实的郑曼?是一开始的时候?还是现在的模样?

    女人真是很奇怪啊,很难猜得透啊……

    不过,这一切貌似都不是很重要了,反正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

    对自己的女人,张天海可不是一般的好,看休假期间还给配了刘侯铭这么一个高手作为警卫军官,就这一点足以看出郑曼在他心中的地位了。

    或许是郑曼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加成的原因,所以,张天海才格外上心。

    ……

    ps今天的第一更送上吧,后面看看晚上能不能加更就看情况了,希望各位能继续给力支持!谢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