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末日蛊月 > 563章,打开太阳

563章,打开太阳

 热门推荐:
    当旭日东升,撒下第一缕光辉之时,长夜的黑暗便被驱散,白天来到了。

    映入眼前的是无比惨烈血腥的一幕堆尸如山,血流成江,黑色的土地被染的血红……

    经久不散的血腥之气将初升的太阳都印染的血红,打开太阳的光芒也驱散不了这寒冷萧瑟的气息。

    细分的话,可以分为五股势力长夜楼的穿越者和球奸近乎灭绝;复仇之矛的三方势力无论是哪一股,死伤都挺惨重的;至于人海战术,数量优势的亡灵,也被重创的不轻。

    尤其是旭日东升,打开太阳那耀阳的光芒,对它们的克制简直太大了。

    弱小的亡魂碰到阳光,直接滋滋啦啦地冒出白烟,烟消云散不存世间。

    如同汹涌澎湃潮水一般的亡灵也抵不过打开太阳的力量,只能逐渐退散,偃旗息鼓,不敢再冒头。

    然而时间还是太迟了,漫漫长夜的厮杀,那座孤岛在疯狂地亡灵反扑之下,最终还是坚持不住、倾覆了。

    惨烈,血腥,萧瑟,死亡……即使明媚耀眼的光芒照射在身上,但是在蛊师的眼中,整个世界除了黑白之外,就剩下那永生难忘的血色。

    打开太阳的光芒再温暖,也驱散不了蛊师心中的寒冷,孤寂。

    不仅仅是华夏区域的长夜楼如此,北极熊国的地狱门,白洲大陆的刺客盟……

    虽然复仇之矛挺进刺穿了老巢,但是这柄长矛也折损极其严重。

    三方势力不合是一方面,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蓝星意志的失误,种族之间的间隙岂是这么好放下的?

    真当彼此之间的关系都能像余河和大黄那样?

    私心,不顾大局观是一部分,但是这种结果不也是蓝星所造成的?

    养蛊场之中,人人自危,还能指望放下间隙?呵呵,个个都是各家自扫门前雪,谁管别人瓦上霜,怎么可能?

    养蛊场这种筛选、混乱无秩序的环境,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但是这也是目前为止最有效率的方法,蓝星意志只能一路走到黑,不可能为了这一次的惨重失误而放弃它一手策划的一切。

    当然,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哪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之中杀出来的。

    他们倒不会至于矫情,贱人就是矫情,只是由感而发而已。

    也确确实实被这绞肉场震撼到了,四阶蛊师都得跪的绞肉场。

    毕竟复仇之矛计划行动之中,那可是四阶蛊师遍地走,三阶高手蛊师多如狗,很少有人能够在其中抖一抖。

    所以他们心中存在一个疑惑,自己究竟能不能活到最后,他们的傲气自豪在这一次之中荡然无存了。

    在这血腥惨烈的绞肉场之中,他们明白了只要一日不成仙,就不会有安分的时刻,无时无刻不再面对死亡的威胁。

    蛊世界的蛊师成仙是为了力量,为了追寻,但是蓝星世界的蛊师想要成仙,那是为了活命,不想身死道消。

    高压之下,一切生灵都牟足了力气。毕竟在死亡的威胁之下,无论是谁,都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

    原本辉煌耀眼的长夜楼,亡灵聚集的龙潭虎穴,自今日起,烟消云散。

    很多蛊师只是一笑了之,这样的事情他们经历的太多了,太多的人逝去,太多的事物毁灭,太多的回忆消散……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也只有现在,能够紧紧地抓握住。

    风雨之后有没有彩虹和太阳,他们不知道,很可能都活不到那个时刻。

    但是打开太阳的那耀眼的光芒,温暖的温度,让从凄厉血腥绞肉场挣脱的生灵,明白活着是多么美好。

    一抹刺眼的金黄色光芒撒射在一处密林之中,给清冷的密林到来些许温暖。

    投射的树影也变得斑斑驳驳的,如果细看的话,其实也发现不了什么。

    荆子墨的影匿影行之术,要是被肉眼都能发现破绽之处,那他就白修炼这么多年的影道了。

    一生大部分身处黑暗阴影之中,才会比更多人更加明白光明的可贵。

    荆子墨虽然修炼影道,并不厌恶阳光。反而极其的喜欢,喜欢打开太阳的那万丈金光,喜欢那令人感到舒适的温暖。

    吐出一口浊气,就在身体稍微放松的片刻之间,狭长的血红色爪刃直接从背后刺进,直接洞穿了胸膛。

    纯阳毒焰瞬间占据了全身,整个身体连自燃的机会都没有,瞬间爆炸,化为漫天的碎肉。

    不过就在丁锋月伸手触及到那面天道镜盘之时,千丝万缕道黑线瞬间铺满了丁锋月的手臂直至蔓延到全身。

    杀招——影缚!

    吸骨搾髓,浊心削志,比攻击杀招还要强大,且非常的诡异难缠。

    即使是纯阳之炎,也无法祛除这千丝万缕道如同头发丝的影线,就像是附骨之蛆的毒火攻心一般。

    “啪啪啪!”

    “啪啪啪!”

    同时两股鼓掌之声响起,从密林之处迎面走来了两人。

    一人金红色的衣袍,虎背熊腰,高大威猛,尤其是那刚劲短发配合那坚毅俊朗的国字脸,妥妥的硬汉猛男!

    一人玄黑色的长袍,狼背蜂腰,精悍强壮,那一头墨发飞扬配合那白皙秀气的脸庞,给人一种英俊潇洒之感!

    “厉害,厉害。”

    “你也不差。”

    “看来你早就发现我了。”

    丁锋月手掌心浮现一团金红色的烈焰,准备随时蓄势待发着。

    “但是小心谨慎的你,不也是没有上当吗?”

    荆子墨冷冷一笑,反问道。

    两人的暗算,谁也没有成功,只不过是破除彼此之间的小手段而已。

    诈死之术,真的是越到高阶,使用的蛊师就越多,看来以后必须更加小心,以及准备更多更逼真的诈死手段了。

    这种手段确实很强大,能够欺瞒暗算,能够诈死逃遁,更有甚者可以翻盘反杀……

    不能因为这手段烂大街了,丁锋月就放弃了,恰恰相反,他要更加刻苦钻研这种手段,玩出更强大神奇的效果。

    “如果你当做没看到我,这些都是你的。”

    荆子墨抛出堆积如山的资源财富,诱惑性十足地说道。

    丁锋月眼神仅仅一瞥,丝毫不在意。

    “你这是在示弱?”

    荆子墨嘴角一撇,轻蔑一笑道“只是不想惹麻烦,可不要不识趣。”

    “我可从来不是一个识趣的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