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二十八章 动身前夕

第二十八章 动身前夕

 热门推荐:
    暗红色的晶石,方与火接触便爆发出耀眼的光芒,但在火焰的拦截下,晶石中的能量未能造成什么大规模破坏。

    孟凡将全部的精神力投入火中,小心地提纯晶石中的能量。

    传闻世上有一种人,天生眼力卓绝,这世上的一切物质在他们眼中都是有杂质的,这类人是天生的炼器师,至少在晶石提纯这一步,他们有旁人羡慕不来的天赋。

    很明显,孟凡没有这种天赋,他只能凭感觉将能量与杂质分离,这一步没人能做到完美,按照炼器界通行的标准,临界误差在百分之五左右为上品。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豆大的汗珠自孟凡额间淌下,与五阶晶石鏖战所产生的巨大的精神力消耗,让他几近虚脱,所幸,麒麟火不同凡火。

    终于,孟凡将晶石提炼到一个他满意的程度,最后一步,镶嵌。

    将晶石的能量以一种器身材料能够承受的速度,注入到晶石孔中,这一步不难,却是对提纯成果的检验,若是杂质太盛能量狂暴,二者甫一接触,器身便会爆炸。

    麒麟火包裹着已经提炼的能量,逐渐地靠近孔洞,直至二者贴合。而后火焰在孟凡的控制下,缓缓撤离,几成液态的能量向孔洞中流去,成功了。

    孟凡终于松了一口气。

    之后的步骤就容易得多了,待能量注入完毕,火焰会让二者更加融合,最终,浑然一体。

    两个时辰之后,状态逐渐恢复的孟凡缓缓睁眼,他面前的火焰中,正漂浮着一尊古朴的丹炉,丹炉正面正中央的位置,一颗暗红色的晶石熠熠生辉。

    简单做完了收尾工作,孟凡满意地抚摸着丹炉,这是他第一件五阶器,是长达十年之久的进阶。

    可它即将被送出去了。

    又翻来倒去地将丹炉看了两遍,孟凡起身,打算郑重其事地把它送去它新主人那里。

    一开门,孟凡差点撞上在门口等了近四个时辰的叶依依。

    叶依依快疯了,等到第二个时辰的时候她就开始后悔,她应该坐在楼下边喝茶边等的,可这时下楼未免有失面子,于是叶依依就这样饿着肚子硬着头皮等到现在。

    “孟公子,”见孟凡终于出来,叶依依仿佛见到救命恩人,“孟公子还没吃饭吧,不如”

    孟凡这才发现天色已暗,肚子似乎也有些饿了,但他现在心不在此,“叶小姐客气,我还不饿。”

    说完绕过叶依依便往云衣房间走去。

    叶依依不甘心地跺跺脚,又无可奈何,只得跟在后面。

    孟凡在云衣房间前站定,刚要敲门发现叶依依也跟了过来,皱皱眉,开口道“叶小姐还有事?”

    “这孟公子此事说来话长,你看”叶依依话还没说完,便被旁边房间出来的一人打断,“孟凡?你炼完了?”

    云衣原在楼下喝完茶,算算时间觉得孟凡没那么快结束,便去皇甫老祖那看治疗进度,一待就待到现在。

    刚刚听见门外有人说话,一开门刚好看见孟凡和叶依依。

    “叶小姐当真执着。”这句话云衣是真心的,但听在叶依依耳中,总有几分幸灾乐祸。

    叶依依不说话,云衣也没在意她,两眼放光地看向孟凡,“我的丹炉怎么样了?”

    孟凡将丹炉自储物袋中拿出递了过去,脸上有几分不情愿,他原本想象的交接场面要比现在宏大得多。

    云衣接过丹炉,细细打量了一番,“厉害呀!”

    又抬头看见孟凡的不情愿,以为孟凡不太舍得将第一件五阶器送人,上前拍了拍他的胳膊,“别不舍得了,五阶而已,以后你还能炼出六阶、七阶、八阶,乃至仙器呢!”

    孟凡刚想解释他没有,皇甫老祖就推门走了出来,“一个两个的,堵门口闹哄什么?老头饿了,还有没有人管饭?”

    一旁的叶依依终于等到了机会说话,“有有有,老先生既是孟公子的朋友,也就是我们叶家的朋友,我这就去张罗一桌饭,请老先生同来。”

    云衣将丹炉收好,在旁边听着,心中暗笑,叶依依这一副“我们叶家拿你当朋友是抬举你”的语气,皇甫老祖不发飚就不错了。

    果然,皇甫老祖重重地“哼”了一声,“老头没啥本事,可不敢高攀叶家。”

    说完扔给云衣一块碎银子,“你,去给我买俩包子!”

    “好嘞!”云衣轻巧地接住,学着店小二的口气,“客官你就请好吧!”

    说完也不走楼梯,随手一扒栏杆,一个使力,飞身下了楼。

    叶依依本想拦一下,却没料到云衣这般不走寻常路,伸到一半的手愣在半空,一时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云衣稳稳地落了地,还回头冲着皇甫老祖自以为帅的挥挥手,吹着小曲儿就出了门。

    孟凡见云衣走了,当下也手撑着栏杆一跃,飞身跟了上去。

    叶依依想追,但大家小姐,是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般失了规矩的,待她走楼梯追上去,云衣二人已不见踪影。

    云衣知道孟凡跟了上来,但她不说,孟凡落在她身后半步的位置,也一声不吭。

    两人间的沉默一直持续到云衣买完四人份的包子,往回走的时候,孟凡突兀地开口,“你今天,有点儿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

    “平时还能看出几分大家闺秀的得体,你方才”孟凡皱着眉,仿佛在努力想出一个合适的喻体,“像个纨绔子弟。”

    云衣哈哈大笑,回问道“那你觉得平常和刚才,哪个才是我的常态呢?”

    孟凡竟然当真驻足,开始认真思索。

    云衣看着好笑,趁孟凡不备凑上前,十分轻佻地挑起孟凡的下巴,“美人儿,给爷乐一个?”

    孟凡高云衣好大一截,其实云衣此举非但不像个纨绔子弟,反而还有些好笑。

    但孟凡吓了一跳,当即退出去有十米之远,等再走回来,不知是什么原因,满脸通红。

    云衣本来笑得都快直不起腰了,但看见孟凡的脸色,忙故作正经地咳嗽一声,“走吧,包子要凉了。”

    往后的路程孟凡更沉默了,云衣觉得自己可能玩笑开大了。

    快走到客栈门口时,云衣停了下来,“咳,那个,刚才不好意思,开个玩笑,别介意哈。”

    孟凡一愣,随即摆手,“没事。”说完快步绕过云衣,进了客栈。

    云衣不知是不是因为天色太暗,自己看错了,她总觉得孟凡的脸,更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