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三十章 圣丹城

第三十章 圣丹城

 热门推荐:
    赤金鹏方一起飞,云衣便找了个房间,将自己关了起来。皇甫老祖知她要炼丹,也没多过问,也寻了个空房间修炼。

    药归腿脚不便,得靠孟凡搀着,于是孟凡理直气壮地将人拐进了一个房间,余话没有,只说是要谈谈。

    云衣进了房间,第一步便是将所有透光的地方均遮得严严实实,她喜欢黑暗,尤喜欢在黑暗里炼丹,这能让她安心。

    很快,天火成为房间里唯一的光源,而后,云衣将之前所得的灵药尽数倒出,她这一路折腾,当真收获不小,尤其是当初在扶风老祖帮持下所得的那些,品阶均是不低。

    灵药铺满了整个屋子,先前,云衣找药归拿了本《百草经》,此刻,正蹲下身,一种一种细细比对,反正这一途枯燥而无趣,她有大把的时间,慢慢地辨别、分类、理解而后炼制。

    天火悬在她头上一尺的位置,被她控制在极低的温度,刚好可以照明,又不至于使灵药药性有损。

    这一路过得极其平稳而安静,孟凡倒是来找过云衣一次,刚推开门便看见云衣闭目盘腿,坐于丹阵之中,双手相对,捧着一团火焰,火焰明明暗暗,之中蕴着一个丹炉,黑发披泻而下与黑暗融为一体,除却那个隐隐发光的丹阵,火焰是唯一的光源。

    似是听见有人推门,仿佛老僧入定一般的人缓缓睁眼,孟凡永远忘不了那一眼,冷漠、疏离、淡泊,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对视,而他们之间相距的区区几步距离,刹那仿若星河。

    只一眼,孟凡便退了出来,从那以后,再也没接近过那扇门。他隐隐觉得之前他见过的云衣都不是真正的她,真正的她在那扇门里,强大,而且无情。

    若这世上只有一个词能够形容那时的云衣,那必是,君临天下。

    直至赤金鹏降落,云衣才从房间里出来,又恢复了平日里的状态。她没有问孟凡找她何事,孟凡也再没提起此事。

    只是从那时起,孟凡开始相信,云衣与他们,早已是不同境界。

    “收获不小?”云衣方一出门,皇甫老祖便上前询问。

    “还好吧,没有高阶丹方,材料也不太够。只炼了三颗五品玄元丹,其余皆是些三品丹药,不值一提了。”

    皇甫老祖震惊地看着云衣,良久之后,一声长叹,“云家能生出你来,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是啊,云衣暗自撇撇嘴,我能莫名其妙转世到这个云家,也是遭了天谴了。

    赤金鹏停在了圣丹城外,距离进城还要再走上一段路。还好此刻正是旭日东升,清晨的空气里满满是刚苏醒的草的香气,此刻散散步,也算惬意。如果没有一个行动不便的病号的话。

    其实药归此时已基本可以走了,在赤金鹏上长达半个月的行走练习让他恢复了不少,但孟凡依旧在一旁虚扶着他,二人不知在赤金鹏上聊了什么,现在的相处倒甚是和平。

    “这里最大的拍卖场在哪?”一进城门,云衣直奔主题,他们现在估计连住店的钱都没有了。

    “应该是万宝阁吧,”药归想了想道,“那儿每天都有拍卖,能碰上什么档次的,便全仗运气了。”

    “依你见,五品丹药能卖到什么价钱?”

    “五品丹药也看品种,玄元丹能提升灵境修为,应该更值钱一点,一般五千中品灵石起拍,运气好的话,成交价能翻一倍不止。”

    “那走吧。”云衣发现这的计量货币倒与仙界无异,皆是灵石,只不过她在仙界早已到了以物易物的层次,灵石这种东西也有几百年未见了。

    进入万宝阁之前,皇甫老祖拿出四套黑袍,这里鱼龙混杂,自然小心为上。云衣将所有丹药都交予皇甫老祖,而后同孟凡、药归一起,在鉴宝室外等候。

    不消片刻,便有侍女恭恭敬敬地将三人请进拍卖场的贵宾室内,皇甫老祖正在那等待。

    “怎样?”待侍女告退,云衣摘下兜帽,询问皇甫老祖。

    “这儿的拍卖会分凡、灵、地、天四级,我们运气不错,赶上了丹会前最后一场地级拍卖,那些丹药,万宝阁估价能拍到五颗上品灵石,上中品灵石之间以万为单位转换,你待会而叫价的时候悠着点儿。”

    云衣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下面拍卖师已然登台。

    “欢迎诸位莅临万宝阁!一场与天材地宝的邂逅即将开始!我万分荣幸”这位拍卖师极具激情,气势昂扬得不像一个拍卖师,倒想街边杂耍卖艺的。

    在云衣看来,这样的性情在拍卖师中实属下品,这样咋咋呼呼的性格,说出来的话天生就让人起三分疑虑。

    “这是万宝阁的风格,”看见云衣眉头紧锁,药归在一旁解释,“凡有丹阁的地方即有万宝阁,自万宝阁开张那日起便是这咋呼的风格了,不过他们拍出去的东西倒是风评不错,这个云姑娘可以放心。”

    云衣怀疑地看了药归一眼,下面的拍卖师还在进行他冗长的开场白。突然,不知场中何处传来一声咳嗽,正侃侃而谈拍卖师话锋一转,“好的好的,下面是我们第一件拍品!”

    说罢,翻手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卷轴,“灵阶下品武技,落花掌,掌法飘逸灵动,渺渺欲仙,是极适合女子修习的武技,起拍价一千中品灵石,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一百中品灵石,好的!一千一百!那边有人叫到一千五!”

    贵宾室内,云衣实在忍受不了会场的聒噪,十分崩溃地问药归“他们就凭这个风评不错?”

    “也不尽然。”药归说罢,按下了一个机关,会场的声音瞬间被屏蔽在外,又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在门上抽出一张貌似传单的纸。

    “其实万宝阁的好名声在于,他们不仅善于热闹会场,也为不喜热闹的贵宾们准备周全,”说着将那张纸递给云衣,“这场拍卖的所有物品除去最后压轴三件,皆在此,想要出价,只需唤来侍女便可。”

    “你不早说,”皇甫老祖掏掏耳朵,大爷一般靠在座位上,“我也是受够了这‘风格’了。”

    云衣低头扫了眼清单,她的丹药不在其列,估计是被放在了最后,清单上多是灵药,也有几味兽火,应当是考虑到此时圣丹城多是炼丹师的缘故。

    “你说你兄长曾以六品丹夺魁?”思忖片刻,云衣询问药归。

    “是,”药归点点头,眼神中浮起些许怀念,“不过那年兄长胜得极险。”

    云衣偏头看着药归,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打算炼什么?”那边皇甫老祖凑上前来,好奇地问。

    “老祖可听说过龙玄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