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五十四章 噩梦

第五十四章 噩梦

 热门推荐:
    之后的五天极为平静,胡老三果真如玲姐言,让她安安稳稳养好了烫伤。

    这五日她亦是将铁剑门逛了个遍,这里的弟子,每日早晚都要扎一个时辰马步,上下午还要去演武场听专人教授武技。

    而负责杂务的弟子,只能在训练间隙干活,比如后厨,就要每天早上早起一个时辰做好早饭,上下午训练早退的时间均要在休息时补回。

    能看出这个铁剑门,便是对最没有天赋的弟子,都尽心尽力地传授。这于旁人当然是好事,而且杂务只要修炼至凡境三重便可为外门弟子,后厨那几人每天皆鼓足了干劲。

    尤其是林浩,他比云衣早十几年入门,如今艰难修至凡境二重,据说今年之内便可突破,成为外门弟子。

    云衣跟这个林浩倒没什么仇,但在这个体制下,林浩走了便意味着每个人更重的工作量,想到这儿,云衣只能不厚道地希望林浩再晚些突破。

    她现在觉得这个铁剑门简直处处针对她,从莫名其妙的人到莫名其妙的规矩,她无法修武这辈子都成不了内门弟子,那便意味着见不到门主,接触不到这个门派的核心,没法儿一展拳脚,这几乎就等于她被困在这里了。

    一种龙翔浅滩、虎落平阳的无力感油然而生。

    铁剑门的作息是卯时开餐,后厨最迟寅时三刻便要起床准备早餐。

    天还没亮云衣就被玲姐从被窝里挖了出来,迷迷糊糊走进后厨,胡老三递上了两把玄铁菜刀。

    两把菜刀横在面前,云衣霎时睡意全无。

    “拿着,”见云衣不接,胡老三不满地往前递了递,“今早吃包子,你负责剁馅儿。”

    云衣接过菜刀手往下沉了三分,玄铁的菜刀,她想不明白铁剑门穷成这样,怎么会有这么高级的菜刀,难不成是为了整她特地打的?

    其实按理说,包包子的整个流程,是说不清剁馅的更累一点还是揉面的更累一点的,但如果剁的是全门派几百人要吃的的馅,那答案无疑是前者。

    云衣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后厨其余七人有说有笑地揉着面,把她独自一人留在案板,还要接受胡老三每隔三分钟一次的催促。

    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千金小姐何时受过这罪啊,不到一刻钟,云衣便觉自己的手腕再也抬不起来了。

    “怎么了!怎么不动了!”见云衣这边剁馅的声音停下了,胡老三遥遥喊了一嗓子。

    想想胡老三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云衣放弃了请求休息的打算,咬咬牙,将手前移些许,握着刀背和刀柄相接的部位,继续。

    但时间显然拯救不了云衣的效率,一个时辰后,胡老三见再不开始就赶不上开饭了,这才放过云衣,亲自上阵。

    当然嘴上少不了一通冷嘲热讽。

    “到底是千金小姐,受这点儿罪就不行了。”

    “我们铁剑门可不是什么享福的地方,受不了趁早滚蛋!”

    “我可告诉你,别以为这就完了,明早还吃包子,还是你剁馅,今天不是时间不够吗?明天你自己单独早起一个时辰!”

    云衣站在一旁,低着头,看不清神色,终是在胡老三要她再早起一个时辰时,掷地有声地应了句“好”。

    胡老三显然没想到云衣会吱声,哼哼半天没再挑出什么毛病,只能小声敷衍了一句“态度不错”。

    云衣已然明白了,胡老三就是要刻意针对她的,既然躲不掉,那便迎难而上,更何况,她本也不是喜欢以逃避来解决问题的人。

    她太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这种独属少年人的不服输,她两世皆是太顺风顺水了,她几乎已忘了上一次棋逢对手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姑且就先算胡老三是个对手吧。

    既然一切都是缘数运数,那便来之安之,借此磨砺心性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她没有想到,在这个铁剑门,针对她的,远远不及胡老三一个。

    吃过早饭,大家各自进行早课,一般来说后厨的杂务,早课地点便在后厨门前。

    胡老三让他们排好队伍,给新来的安排了位置,却唯独忘了云衣。

    云衣刚存几分自己或许因为天赋太差被放弃了的侥幸,便远远看见周实走了过来。

    云衣不曾见过他来吃饭,想来应该是达到灵境了。从门内弟子对周实的态度来看,这人恐怕也是地位不低。

    他此时一脸严肃地往这边走,云衣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见到周师兄过来,最兴奋的当属林浩了,他在这里修为最高,自然以为周实是过来指点他的。所以当他看见周实叫走云衣的时候,气得脸都绿了。

    云衣无暇关注林浩的脸色,她莫名被叫走,还以为是得门主召见,满脑子都在演算可能出现的任何一种情况。

    可周实走到演武场便停了下来,跟在她身后的云衣猝不及防,差点儿撞上他。

    演武场此时甚是热闹,门派弟子三三两两的组团进行早课,周实带云衣来到的,是演武场的中心,最显眼最瞩目的中心。

    停下周实也不说话,面对云衣背着手,一副武学宗师的样子。

    “干嘛?”云衣心中祈祷是自己猜错了。

    “早课,”说完,周实还怕云衣不理解,又补充了一句,“扎马步。”

    云衣在心里哀嚎一声,该来的总会来的,却还企图垂死挣扎一下,“我去后厨门口扎就行了,不用在这儿的。”

    马步扎得规范自是极漂亮,但若一个懈力就会很丑,云衣刚刚剁完馅,到现在两条胳膊还不太能抬起来,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丢人,她做不出。

    可周实不理她,依旧那幅架势,站得笔直。

    云衣看他那副样子,大概自己说再多也是空磨嘴皮子,只好满脸不情愿地拉开了架势。

    她仿佛回到前世小时候,站在父亲面前扎马步,其实云衣也学过些时日的功夫,按云家主的意思,就算不能修武,防身的本领还是要会的。

    奈何她实在懒散,千磨万磨的,将父亲找来的师父送给了白露,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才算是逃过一劫。

    可周实不是父亲,这里不是云家,支撑着云衣的全部精神动力不是什么修武,而是,不能丢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