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五十七章 打算

第五十七章 打算

 热门推荐:
    自云衣想通其中关节之后,便放弃了对所有不公平待遇的抵抗,胡老三的吩咐又或是周实的训练,不管最后效果如何,至少态度十分端正,连胡老三都不好意思再挑毛病。

    云衣从那天以后也再没见过林浩,她也没问林浩哪里去了,只是莫名觉得门内其他弟子看她的眼神,好像多了些惧意。

    山中无岁月,渐渐地连云衣都懒得数她到铁剑门究竟多久了,每日柴米油盐锅碗瓢盆的生活,过久了竟收获了一种心灵的宁静。

    幸福突然变得很简单,哪天提前收工了,又或者是周实良心发现放她一天假,她都能开心很久。

    这大概就是仙体的好处了,云衣闲下来时常这样想,漫漫岁月,反正来日方长,所以无惧于耽搁些脚步,天地浩大,人事纷杂,在这穷乡僻壤躲一躲似乎也不错。

    她不知道她究竟在空间裂缝里漂流了多久,所以也无从知道她究竟转世了多久,就算一年吧,这种小事,本也没必要争个详确。

    一年的时间足够白露稳住大局了,纵是再担心自己,她相信白露也该有个轻重的。

    只要云隐宗安稳,她也了无牵挂了,那便耗着呗,百年千年的,她相信她总耗得过一群凡人。

    但明显不是所有人都有云衣这份优哉游哉,周实几乎是按时辰算日子了,胡老三日日都要来门主这里汇报,每次来必问的一个问题便是“还要试探到什么时候”。

    “已经五个月了,”每天都凶神恶煞实在也是个力气活,胡老三最初还觉得挺爽,到后来便日日想罢工了,“她究竟是什么妖怪啊,她不会真打算在铁剑门过日子了吧?”

    “稳住,”言策坐在把竹椅上,悠闲地抿了口茶,“这种时候,谁先精神崩溃谁就输了。”

    “你说得轻巧,”即便不满,胡老三也不敢反驳言策,只能小声嘟囔,“你怎么不去试试呢。”

    这一屋子修士,修为皆是不低,耳力自然过人,所以就算胡老三只是小声抱怨,还是被言策听了个着。

    他也不恼,晃着杯子打量着里面起起伏伏的茶叶,“别急,很快我就去替你了。”

    “真的!”胡老三的喜悦几乎溢于言表,但看着言策白衣飘飘的样子,气又泄了大半,“你别逗我了,你这副模样,哪是进后厨的人啊。”

    言策低笑一声,将茶杯放到手边的桌子上,起身走到了顾无休座位旁,“谁说我要进后厨了?”

    “那你什么意思?把她调你这当个粗使丫鬟?”

    言策看着顾无休,但笑不语。

    顾无休清楚言策这故作高深的性子,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开口跟胡老三解释,“阿策此番出门,得到了一个消息,天星山脉发现了天境圆满的前辈坐化处。”

    这消息明显比之前那个让胡老三兴奋,“真的?!老子终于能去外面透口气了!”

    “这些重要的遗迹素来被大门派垄断,何时轮得到我们分一杯羹。”周实比胡老三冷静得多,提出异议。

    “若消息传不出来自然轮不到我们,”言策手指轻点着顾无休的椅背,眼里是志在必得的光芒,“但既然这消息传出来了,那分不分得羹,就由不得他们了。”

    周实皱皱眉,还想说什么,就被顾无休抬手制止,“我懂你的顾虑,但这纵是陷阱我们也要一试,没有底蕴,还谈何培养弟子?”

    这话说得悲壮,周实不忍再开口阻拦,却是胡老三发现了新问题,“等等,你刚刚说很快你就替我了,你的意思是带吴名去天星山脉?!”

    “是啊,”言策神色轻松,“有问题吗?”

    “没问题吗?”若不是场合不对,胡老三都要上前试一试言策的额头,看他是不是烧糊涂了。

    “此次行动意义重大,我们必须全部参与,阿策怕留吴名在铁剑门生出什么变数,不如带在身边安全些。”见言策不打算多做解释,顾无休代他开口。

    顿了顿,又补充道“而且那人大概也会去天星山脉,带上吴名,也好请教。”

    “那人已经找到了?!”稳重如周实,此刻都迫不及待地冲到言策面前求证。

    言策得意地一挑眉梢,“四个多月,不虚此行。”

    “可是,可是”胡老三“可是”了半天也没“可是”出个所以然来,只好闭嘴。

    其实言策的这个决定也没什么问题,他们那么多人,修为皆达灵境,门主甚至已有地境三重,带着吴名也翻不出什么浪花,若是让她逃了,他们倒还更省心了。

    “那就这么定了,”见胡老三不再说话,顾无休开始布置,“周实,你去通知其他人,五日之后出发,阿策负责告诉吴名,玲姐留守门派,胡叔你回去跟她说一声。”

    “是。”二人领命。

    言策在顾无休说完后又补充道“切记,这次出门我会为你们每个人备黑衣面具,尽量不要跟吴名接触,在她面前少露身手。还有,别让她看出谁是门主。”

    “是。”二人又是一抱拳,见顾无休没有余话,便告退了。

    二人走后,顾无休方才放松了身体,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眉心,“阿策,你还是觉得吴名是那边的人吗?”

    “不好说,”言策目光放空,不知在回忆什么,“说实话,我也有些动摇了,她实在太放松了。”

    “是啊,若一个心中图谋的人能光明磊落至此,这样的人才不像是那边能培养出来的,派来铁剑门更是大材小用了。”

    言策微微眯起眼睛,略皱了皱眉,“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吴名,似乎有些变化?”

    “变化?”顾无休仔细回忆了一下,“你是说她刚来时和现在?”

    “对,我上一次坐在这听胡叔汇报时,尚觉得她做事是有一股气的,可这一次,她有些逆来顺受了,”言策眯起的眼睛慢慢睁开,笑了笑,“她发现了。”

    “这不是正合你意吗?”

    “是啊,这便说明了她不是真的失忆,”言策接着说,“她发现了之后竟没有试图掩饰而是坦然接受,不,这可能本身就是一种掩饰,还是说,她其实是在向我们示好?”

    这是一个逻辑死角,在没有更多证据之前,哪种可能都只是可能,顾无休站起身,拍了拍言策的肩,“好了阿策,你刚回来,舟车劳顿的,歇会儿吧,天星山脉很远,我们有得是时间试探。”

    言策抬眸直视顾无休,他没想到这话是从顾无休嘴里说出来的,那永远皱着的眉头难得舒展,“看来天星山脉的消息让你很是振奋啊,还是说找到他让你更开心一点?”

    这虽是一个疑问句,顾无休却知道言策不需要自己回答,他在等言策的下半句,尽管他已经知道会是什么。

    “该歇歇的是你吧,门主。”最后“门主”二字咬得尤其重,言策说完拍了拍顾无休的胳膊,转身出了门。他还是要再去会会那个吴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