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八十三章 石胎

第八十三章 石胎

 热门推荐:
    纵是如此,云衣的突然出现还是把花不语吓了一跳,他正在他的王座上冥想,云衣不偏不倚地落在他眼前。

    “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别人的!”

    “你下次进来之前能不能打个招呼!”

    “你知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半刻钟之后,云衣悠闲地背着手观赏着新开拓的空间,花不语一句不停地追着数落。

    云衣一开始还敷衍地应付几句,后来索性就当他不存在了。

    新开拓出的空间,似乎不只是面积的扩大,还多了许多新的灵药,和一些云衣没见过的东西。

    就比如眼前这件,石的材质,却仿佛一棵树的形状,张牙舞爪地向外伸展,却又似乎被什么束缚,挣脱不开。

    它好像是活的,云衣皱皱眉,伸手想要确定一下,却被花不语极其咋呼地喝止,“别动!”

    云衣回头看着花不语一脸惊恐地表情,缓缓收回了手,“这是什么?”

    “不告诉你!”花不语见云衣收回手,面色才得些许放松,片刻又回到了老话题,“进别人家要先敲门才有礼貌知不知道!”

    云衣十分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她深刻怀疑花不语就是常年找不到人说话,今天逮到自己,就车轱辘话没完没了。

    “好好好,”云衣举手投降,“我错了我错了好不好?”

    花不语显然对云衣认错的态度极不满意,哼了一声,“错了,然后呢?”

    “然后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

    有一瞬,云衣觉得花不语要气得打人了,不过大抵是觉得在这方空间里打不过自己,他终究是调整了心态,恢复了那副十分欠扁的神情。

    “你不是挺见多识广吗?你猜啊,猜中我就告诉你!”

    云衣挑挑眉,花不语似乎以激怒自己为乐趣,这可不是什么好兴趣。

    又上下打量了那东西一眼,云衣毫不留恋转身就走,她本来也就是随便换个话题转移一下花不语的注意力,对这个东西,倒还真没什么执念。

    “哎,哎,别走啊,”云衣转身那决绝的架势,反倒让花不语慌了,他难得有这般为人师的机会,决不能这么放过,“我给你个提示,给你个提示。”

    云衣停下来脚步,扭头看着他,那意思,是等他的提示。

    花不语又有些得意了,咏叹两声,却不敢做得太过,指着那个东西,“这个,原本是块石头。”

    “石胎?!”只一瞬,云衣便想起了这个传说中的东西,她前世也只是听说过,却不意在这里见到正在孕育的石胎。

    “是啊,厉害吧!”如果花不语有尾巴,此刻一定能翘到天上去,“我敢说,这世上,只有我懂这孕育石胎的技术,所以下次捡到什么石头,都往这儿扔,要能养出什么好东西,咱俩五五分!”

    花不语这话其实不无吹牛的成分,石胎是有特定的石头的,路边随意捡的自然不行,但云衣却无心戳破他的夸张,她现在满心想的,是她自天星山脉得的那块石头。

    花不语看着云衣自储物袋里艰难地翻出块石头,倏地一惊,“霍!你还真有随手捡石头的习惯?”

    “别废话,”云衣此刻没有闲心跟花不语贫嘴,“这块,五百上品灵石呢!”

    花不语接过,反复看了两圈,下了结论,“那你亏了。”

    “不管,”云衣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亏五百灵石的不是她,“反正我放你这儿了,是不是石胎,能出来个什么东西,回头记得告诉我一声。”

    “行吧,”花不语掏出杆笔,随便画了个记号,搬到了一列长长的石头之后,“不过,你得排队了。”

    云衣走过去挨个看了看那列石头队,少说有近五十之数,“你现在不会靠养石赚钱了吧?”

    石胎稀有,养石人更是罕见,这些石头若真是花不语自外界交易而来,那云衣当真得重新审视这片大陆了。

    “别瞎说,这些是蝶梦空间里的石头,个顶个的极品,可不是你这五百灵石能比的!”

    云衣复又走了一遍,还是没看出所以然,默默叹了口气,大概她当真没有成为养石人的天赋吧。

    “那你这些极品都养出些什么东西了?”

    这些实属机密,但云衣不避讳地问了,花不语竟也没丝毫隐瞒地一指,“喏,那边,看可以,不许碰!”

    那些石胎被彼此隔离,又长得快些的,如云衣一开始见到的那株,已有了形状,而慢的,还是一块石头的样子,只是细细感悟,能感受到里面有生命的萌发。

    她已越发肯定蝶梦的来历了,也肯定了花不语的身份,整个仙界都没多少的石胎,只有那个曾风头无两的世家,能一口气收集这么多。

    她还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花不语,但好在,这里不是仙界,花不语还只是花不语,她还有很长时间去想。

    “对了,”想到这云衣又想起一事,“你是怎么学会养石的?”

    花不语原以为云衣会放过这个问题的,此刻被突然提起,他竟很是开心,“因为我天才啊!天才是不用学就能会的!”

    云衣有几分哭笑不得,花不语的性子,是受了再多苦再多累也绝不显露分毫,他将自己包装得永远强大,永远随性,永远漫不经心。所以能从他那知道什么正经答案,大概也算是妄想。

    又信步走了一圈,云衣掐指算了算时间,“我好像该出去了。”

    官兵散尽,店小二还未及收拾残局的时间,是云衣之前想到的最好的趁乱溜走的时间,不然一旦他们关门开始收拾,云衣便只能等他们下一次开门了。

    “啊?”花不语语气间有些惋惜,“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会进来呢?”

    花不语这才发现好像一直都是他在喋喋不休,却对云衣的近况只字未提。

    “下次吧,”云衣回到她的落点,伸手摸索着空间临界,在跳进的最后一刻转身,“下次再见咯。”

    花不语手抬到一半,那句“再见”还未出口,云衣便已消失不见。

    他愣愣地站在原地,许久之后,终是低头自嘲地笑笑,又走回了他的王座。

    蝶梦,又恢复了最初的寂静,昏暗,且寂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