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

 热门推荐:
    云衣叹了口气,凌清安在她的眼里看见了些说不清的东西。

    不像是怜悯,也没有同情和悲伤,是一种复杂的说不出道不明的情感,凌清安看不明白,只觉得那是柔软的。

    云衣该生气的,任何一个医者遇上这样不听话的病人都该生气,但她气不出来。

    凌清安笑得明亮得像个孩子,可那双眼里,分明在闪着水光,那样一个曾骄傲地驰骋沙场的人,骤然在黑暗中看到一丝光亮,她又怎忍心责怪他贪恋那一抹光亮?

    可当云衣将银针拔出,那知觉只维持了几瞬便消失了,她戳了戳方才扎过的地方,又一次硬如盔甲。

    “那是什么毒?”云衣突然意识到,治好凌清安或许不会如她想象中那般容易。

    凌清安茫然地摇摇头,“只听说是必死的毒,大概不止一种毒药。”

    “不能治吗?”凌清安见着云衣神情凝重地收好针袋,有些担忧地开口,他本已不抱幻想,但方才云衣让他看到了希望,若这希望背后是更深的绝望,恐怕连他都要崩溃。

    “可以,”话这般说,云衣的神色却没有丝毫放松,“只是殿下应该知道,这世上不存在包治百病的灵药,凡治病都是对症下药。”

    “我明白。”

    “所以我若不能弄清楚究竟是何毒所致,恐怕无能为力。”

    这话说得为难却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姑娘这是有办法了?”

    “殿下可知这毒来自何方?”

    “赤龙国。”凌清安此次异常笃定,而且平日里那样温润如水的人,此刻眼里也涌上些恨意。

    “赤龙国?这毒出自萧肃之手?”如若是这样,一个炼毒的丹师,云衣心中起了几分蔑意。

    “应该不是,”虽说有几分不确定,但凌清安还是倾向于这种说法,“传说赤龙国宫中有一个苗疆的女子,百年前她嫁过去时,带了一批苗疆的毒师。”

    苗疆,云衣觉得自己好像从皇甫老祖那里听过这个地方,据传善用蛊、好炼毒。

    沉吟片刻,云衣有些犹豫地开口,“我想,我大概要去一趟赤龙国。”

    凌清安脸上闪过一瞬纠结,他似乎一时拿不清该怎么开口,但良好的修养极快地掩饰过了那一瞬不合时宜的表情,笑了笑,“我尊重姑娘的决定。”

    “我是为了搞清楚殿下到底中了何毒。”凌清安这话实在奇怪,云衣不由得解释了一句。

    “姑娘误会了,”凌清安微微低着头,云衣有些看不清他的神色,“我并非怀疑姑娘,只是”

    他迟疑了许久也没只是出个所以然,最终无奈地摇摇头,“就当我小人之心了罢。”

    “我明白殿下的意思,”云衣适时地为他解了围,“殿下不用惭愧,也用不着担心我,我打小走江湖,也四海为家惯了。”

    “需要我派人保护你吗?只是保护,无关监视。”凌清安终于说出了这话,这也是他之前犹豫的原因,这话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种怀疑,可一个姑娘为了他的事情孤身在外,他若诸事不管,又显得自私薄情。左右为难了许久,他还是以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了出来。

    云衣竟然没有拒绝,而是抱拳行了一礼,“那便先谢过殿下了。”

    凌清安有些讶异地看着云衣,他一直觉得云衣对他是有所防备的,但此番如此痛快地接受,他算是成功了吗?

    “但只一点,我大概要与赤龙国皇室打些交道,希望殿下派的人不要太显眼才是。”

    “姑娘放心。”凌清安看上去似乎有些开心,云衣冷静地观察着,忖度着他高兴的理由。

    她本是想跟着皇甫老祖去的,但刚刚,那一瞬间,她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此一行,或许不失为她拉拢人心的一次机会,不那么显眼的护卫,凌清安势必会挑一个暗卫给她,这是凌清安身边最亲密的人,来日若是云衣与他反目,掌握他的暗卫是极有利的条件。

    “那便将此事交给殿下了,”云衣有礼地笑笑,“还麻烦殿下为我找几本赤龙国的史书政典,此行不易,我要提前熟悉一下。”

    “这个容易,”凌清安说着便叫人来吩咐了下去,“姑娘只安心准备便是,赤龙国路远,姑娘还需养足精神。”

    “谢殿下关心。”

    凌清安手下的人办事效率极高,等云衣回别院,她要的书已出现在她的书案上。

    这些书都是从凌清安书房搬来的,弈风国认赤龙国为宿敌,要知己知彼,何况五皇子还真真切切跟赤龙国打过仗。

    书都是翻旧了的,但能看出主人是极爱书的人,尽管书页泛黄,边角却少有磨损。

    晴岚说送书的人看样子是书房的书童,将书撂下一言不发地走了,连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至于是哪个书童,晴岚也不认识,五皇子府各院有固定的丫鬟小厮,彼此禁止交流。

    云衣初听这规矩时也讶异了好久,不过这法子也确实能少些纠纷,大概凌清安也是为了便于管理吧。

    那些书,林林总总,将赤龙国的历史、帝后、宫廷、朝官、地理、刑法、艺文等诸方面介绍得十分详细,云衣一日下来,看了不足十分之一。

    晴岚已进来挑了两次灯芯了,云衣伸了个懒腰,翻看了一下自己还剩下多少本,叹了口气。

    她不知道她这一走多久能回来,皇甫老祖在永安倒能自娱自乐,云浔也不用她担心,她唯一惦记的,是那个客院的少年。

    云衣之前路过客院远远望过一眼,他看上去倒还自在,但谁也不知道日子久了,凌清安交不出结果,皇帝会不会失去耐心,将他换个地方审问关押。

    她本来想着跟凌清安说带走那个少年的,可弈风国留着这少年是为了找到那个炼丹师和赤龙国抗衡,她将这唯一的线索带去赤龙国,无异于羊入虎口,想来任谁都不会答应。

    可她又没有立场要求凌清安压着此事等她回来再审,她尚不知道凌清安在皇帝面前有多少斤两,也拿不准那少年还能在这里待多久。

    眯眼看着明明灭灭的烛火,云衣深深觉得,这善后之事,似乎没有她想得那么容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