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商议

第一百二十九章 商议

 热门推荐:
    “就,就是隆江水啊。”接待员不知道隆江水还有什么可具体说的。

    “是哪里的隆江水?”云衣的语气甚至在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变得越发急切。

    “喀什尔山的。”尽管有些莫名其妙,但一个接待员的职业修养还是支撑着这位青年诚实而耐心地回答客人的每一个问题。

    “我能上去看看吗?”

    “不能。”

    果然,云衣叹了口气,接待员看云衣的眼神都有些变了,喀什尔山是他们的圣地,云衣的这个问题几乎是在窥探他们的圣地了。

    “我要怎样才能获准进入喀什尔山?”

    “我只是一个接待,无权决定这些。”

    接待员的语气有些冷硬了,云衣看得清情势,随手指了一个火种,“就这个吧。”

    “好。”青年利落地将火种取下,迅速地报价而后找还零钱,这一系列流程迅速得让云衣看出几分逐客的意思。

    “我真的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云衣不死心地解释,“真的没有什么办法能上去吗?”

    “这不是我一个接待能决定的,小姐还是莫要难为我了。”

    “那我能见见你们族长吗?”

    云衣本是不抱希望的一问,不想那青年竟痛快地点头,然后将云衣带到了一个帐篷前。

    “这是你们族长的居处?”门口侍卫进去通报的工夫,云衣有些怀疑地问那青年。

    “是。”青年甚是笃定,趁云衣一个不察迅速溜走。

    云衣无奈地看着青年有如逃脱洪水猛兽般的背影,自觉反省大概自己也是个不省心的客人。

    侍卫很快就将云衣请进了族长营帐,这族长并不是背生双翼的所谓纯种炎族,云衣猜测这大抵只是一个分管山下事的族长。

    云衣打算行礼,被对方挥手制止,看长相,这族长似乎是个和蔼的老人。

    “听说你想进入喀什尔山?”

    “是,”云衣诚实地点头,连目的也一并吐露,“我想去看看隆江源。”

    听闻此言,族长笑了,云衣却莫名从这笑中读出了几分危险,“你不会是为了所谓巫月族传承而来吧?”

    云衣一愣,但还是点点头,等着族长的后话。

    “已经有几百年没人为了此事而来了,我还以为巫月族转了性呢。”

    “这么说族长知道那个传承在何处?”

    对方冷笑一声,甚是不屑地开口,“哪有什么传承,不过是巫月族想骗走我们圣地的借口。”

    云衣不自觉地皱了皱眉,这其中又有什么误会。

    这炎族族长倒是个爽快人,没等云衣再问,便自顾自往下说,“我承认,远古时期,这确实是巫月族的领地,但后来他们没落了,我们炎族先祖占据了这里,本来也相安无事,可千年前,他们有个族长,非说他们族有个传承在隆江源,死乞白赖要进入喀什尔山,最后一无所获不说,还引来天罚,他们巫月族离得远,反倒是我们炎族损失惨重。”

    “也不知道那个族长留了些什么给他的族人,后来就总有人说是为巫月族传承而来,非要上喀什尔山一探究竟。”

    “就算我们炎族以商业发家,他们是不是真就以为我们软弱可欺了?”

    族长越说越气愤,到最后差点拍案而起,云衣赶紧递茶安抚,这才知道,那让她引以为豪的新发现,早在千年前便已有了先例。

    “你现在还要上去?”族长的语气中已有了几分威胁,全然不似初见时和蔼,云衣在心里大呼上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怕她若执意上山,这位族长再一时怒起给她一掌。

    “族长可亲眼见识了千年前的天罚?”若有天罚必不会一无所获,云衣不敢直接要求,只能迂回询问。

    “当然。”

    “那当年陪着巫月族长上山的人是?”

    “是我。”

    “那族长可还记得巫月族长去了什么地方?”尽管对方语气间已透露出想结束对话的意思,但云衣还是硬着头皮、锲而不舍地问了下去。

    “这谁还记得,”他似乎十分不耐烦谈论那位给炎族带来灾祸的人,但为了炎族经商的好名声,又不得不应付云衣,“只是煞有介事地满山瞎转悠,支使着我带他四处跑,亏我当时还真觉得他能搞出些什么。”

    “那最后那位巫月族长怎样了?”

    “死了,”说到这里炎族族长终于是感觉有些解恨了,“天罚之下,哪还有人能活着出来。”

    正说着,族长突然想起些什么,看着云衣,“你是巫月族人吗?”

    云衣不明就里地摇摇头,看族长遗憾地叹了口气,“可惜了。”

    “可惜什么?”云衣被问得越发糊涂。

    “你要是巫月族人我倒能带你上去给他收尸。”

    “为什么非要巫月族人才能给他收尸?”云衣不懂了。

    “你要想去也行,”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云衣一番,“就怕你这小胳膊小腿儿的,再把自己交代在那。”

    “那里很凶险?”

    “凶险可太轻描淡写了,”族长咋了咂嘴,“遭天罚而死啊,那惨像,不瞒你说,要不是我早就把他弄出去了。”

    “族长可否先带我去看看?”

    “看看不行,收尸可以,”族长的语气间渐渐染上了兴味,“先说好,我要带你上去,你必须把他带走,不然我当场拍死你。”

    云衣看着族长仿佛捕捉到什么玩具一般的眼神,只觉此事好像没有那么简单。但富贵险中求,摸了摸套在手指上的蝶梦,她点了点头。

    “好!”族长一拍大腿,“有胆气!你要是真能把他弄走,算我炎族欠你一个人情!”

    云衣笑得有些勉强,她不觉得一个人情值得用命去换,而且族长这煞有介事的模样,无疑让她越发惶恐。

    她也算见多识广,也听说过各种各样的天罚,轻者有如雷劫,重者如瘟疫,轻重皆由罪责的轻重判断。

    云衣不觉得炎族人有那么好心看守巫月族长尸首千年等人来收尸,所以这件事情只能是那死于天罚的巫月族长,让他们不敢近身。

    或是灾异或是诅咒,云衣觉得这些她都认了,只希望那最后的收获,能配得上她的付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