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巫月族长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巫月族长

 热门推荐:
    云衣站起身边拍着满身的灰,打量着这个山洞。

    这炎族族长对这桩事是真真上心,指的方向一丝不差,准备的绳索一分不长,他估计也不知道派人下来多少次了,只是这么多次还徒劳无功,云衣想起了她方才闻到的味道,难道那是什么专门针对炎族的东西?

    山洞不大,但很深,里面漆黑一片也看不到什么。

    云衣一手扶着洞壁,小心地往里走,为防止惊动什么奇怪的东西,她甚至没有点亮任何光源。

    奇怪的是,云衣一路走来竟没发现山洞里有任何活的东西,连理应栖息于此的灵蝠都没有,她回身望了望,已经看不见她来时的洞口了,皱了皱眉,将一点天火聚于掌心,握拳包住,然后继续往里走。

    大约走了一刻钟,里面终于传出隐隐的光亮,云衣驻足偏头聆听,没有声响。

    她屏住了呼吸,循着光亮继续向前,又过了大约半刻钟,她方才发现这光亮的来源。

    前方的路被碎石堵死,云衣见到的是从石头的缝隙里透出的微光,她试着推了推面前的碎石墙。

    突如其来的坍塌把她吓了一跳,她原以为至少得费一番功夫,如果这么轻轻一碰就倒,那立这堵墙的意义何在?

    为了示警,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云衣的脑海里,难道这洞里还有人?

    既然已经暴露,她便放弃了多余的隐蔽,将天火纂在手里,一步跨过了坍塌的碎石。

    洞中并没有炎族族长所说的巫月族族长的尸首,确切地说,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只有几颗照明的夜光石和洞中心一个三尺来高的石台。

    石台上有微微的凹陷,在云衣的角度能看见里面莹莹的反光。

    山洞不是密闭的,另一侧还有路能通向更深的地方,云衣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然后缓缓向石台靠近。

    石台上贮着水一样的液体,它本身似乎也在发光,是一种与夜光石的反光不同的、偏黄色的光。

    云衣凑近看了看,石台似乎是空心的,那些液体在流动,但她说不清它究竟是在向下流还是向上涌,又或者,是二者同时。

    “那是真正的隆江源。”

    空旷的山洞里,不知何处骤然响起了人声,声音在山洞中一遍一遍回荡,平白生出几分庄严肃穆。

    “什么意思?”那突兀的人声反倒让云衣心安。

    “你应该先问我是谁。”

    云衣笑了,笑声亦在山洞里回荡了好几重,“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巫月族叛族的族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的殓尸人。”

    “胡说!”那声音听上去是被云衣气得不轻,“那些族人不懂!只有我!只有我是真正遵循祖训的人!”

    “这你恐怕要亲自跟他们解释了,”洞中的回音使得云衣无从判断声音的来处,她索性也不找了,优哉游哉地靠着石台坐下,“毕竟我只是一个跑腿的。”

    大概也是觉得跟云衣说不清,那声音冷静了几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这可是一个复杂又漫长的故事了,我给你讲完你会给我加工资吗?”

    云衣说完,也不等那声音回话,自问自答,“哦我忘了,我的雇主不是你,那不好意思,这是个秘密。”

    “你的雇主是谁?”

    “这也是个秘密,”比起对方阴沉而警戒的声音,云衣的语气显得尤为轻松,“要不你出来我们谈谈?反正你也吓不到我,我不太习惯对着空气说话。”

    沉默。

    云衣也不着急,就那样坐在那里玩手指,天火早在她听见人声的那一瞬被收了起来,只要对方是人,或者说曾经是人,那她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良久之后,山洞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飘出一个看上去很是虚弱的魂体,在夜光石的照耀下,那魂体显得尤其透明。

    “咦?”他一出现云衣便发现了他,她好奇地向那个角落探了探头,“你刚刚藏在哪里了?”

    “这不重要。”那魂体听声音已经年迈,不过看上去还是十分健壮,估计是被云衣气的,他现在脸色有些不善。

    云衣赞同地点点头,“有道理,你的尸首呢?我把那个带走比较重要。”

    “没了,早没了,”巫月族长蓦然提高了音量,“你要是为了收尸而来,大可以现在就走了。”

    “哦,”云衣看着莫名其妙赌气的巫月族长,作势就要起身,“那我走了。”

    对方显然没想到云衣这番举动,神情中闪过一瞬慌乱。

    云衣捕捉到那一瞬变化,心底暗笑,撑起一半的身子又坐了回去,一拍脑门,“呀,我忘了一件事。”

    “什么?”巫月族长的语气有些急切,方才的恼色也不见了,于他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留住云衣。

    “圣女说当年你拿着巫月族的传承地图出走,你走了没关系,地图得还回来吧?”云衣心底已然笑翻了,面上却还装作什么都没察觉的样子,念着巫月族长所希望的台词。

    “你就是为了把这地图还给巫月族?”

    “嗯”云衣偏头想了想,“你要是愿意分我点儿也行。”

    巫月族长顿时有些恨铁不成钢了,“你就没想过独吞?”

    “想过啊,”云衣满不在乎地把玩着手指,“但这与你无关了吧。”

    “怎么与我无关?”巫月族长在云衣身前飘来飘去,蛊惑人心,“为什么要把那劳什子圣女扯进来呢?地图在我这里,你我合作,最后传承不都是你的?”

    云衣依旧在低头翻转着手指,仿佛没听懂一般。

    巫月族长又上前加了一把火,“数百万年古族的传承啊,你真的不心动?”

    “数百万年?”云衣皱皱眉,“为何圣女告诉我只有数万年。”

    “她在骗你啊傻瓜,”巫月族长似乎想敲敲云衣的脑袋,刚抬手发现自己并不具备这种能力,只好尴尬地在半空转个弯,“她要是告诉你数百万年,万一你拿着地图跑了怎么办?”

    “那她可真是高估我了,”云衣冷哼一声,“她告诉我数万年,我也会拿着地图跑的。”

    “那你何苦跟她合作,来找我啊!”

    “但很明显这山洞里什么都没有,你走错路了。”

    “谁说我走错路了,我”巫月族长激动地话说一半突然停住,转而叹了口气,“你就当我走错路了吧。”

    云衣勾了勾唇角,这分明是欲擒故纵之术,他或许曾得到了什么,但那应该不会是全部传承,这些可以慢慢地聊,反正她有的是时间和这位故族长好好聊聊,她现在更好奇的,是万年和百万年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