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壁画

第一百三十五章 壁画

 热门推荐:
    云衣知道它们这是同意了。

    她原以为小闪电会带她到更深的洞穴里去,这个山洞明显不是甬道的尽头。

    但小闪电只是跳到了山洞边缘的石头上,在试探了几块之后,将一块踹到了跟在她身后的云衣面前,而后继续之前的动作。

    它大概挑了十几块后,才从乱石堆上跳下来,示意云衣将这些石头拢到一堆。

    尽管一脸茫然,云衣还是照它吩咐的做了,天道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坑她。

    石头被云衣堆成了一个小小的石堆,小闪电绕着圈看了一遍,似乎很不满意,一抬身子给踹翻了。

    云衣认命地又弯腰将这些石头一块一块地按顺序摆开,小闪电看了看,还是不满意,在地上蹦着圈摇头。

    “你要把它弄成什么样子?”云衣不知道这些石头到底有什么用处,她也看不出这些石头和其余石头有什么区别,但小闪电似乎很是笃定,而且看云衣不开窍的样子,它有些着急了。

    可急归急,再着急也不能让它突然冒出人话来,天劫使从来只管行刑,这般行赏的时候,它也没什么经验。

    “不然你需要这些石头放在哪你就站在那里,我搬过去。”云衣看着小闪电无措地来回转圈,试图提出解决办法。

    能看出这个办法很得小闪电欢心,它开心地跳了两下,然后站到了第一个点。

    这似乎是一个阵法,云衣摆到第六块石头的时候渐渐觉出端倪,但她不知道这是天道衍生的阵法还是巫月族的阵,也不知道那些石头是精心挑选的,还是只是单纯因为好看。

    十几块石头,很快就被放置完毕,小闪电示意云衣让开,自己站到了最中心的石头上。

    云衣原以为还有什么复杂的程序,却见突兀一道雷平地炸开,突如其来的光亮让云衣睁不开眼,待金光消散,原本堆积着石头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储物袋。

    这似乎是巫月族长随身的储物袋,大概是天罚之后,这个东西被天劫使以某种手段藏了起来。

    云衣上前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悉数倒了出来。

    若按族长的身份来看,这位的储物袋中实在寒酸,只有一些瓶瓶罐罐的丹药,几卷功法武技,和那张看不懂的地图。

    那张地图竟和他留下的备份地图无异,这位族长大抵是真的心怀巫月族,他也害怕自己此行大抵有去无回,才将大部分东西留在了族内。

    但也确是他斩断了巫月族的命脉,招引至了天罚,使得巫月族元气大伤。

    当然,站在天道的角度,云衣知道他这是罪有应得,她不该对这个野心庞大的种族心存怜悯。

    但作为一个族长,云衣想起那个蹲在地上的无措的魂体,他的痛苦不是伪装。

    将这些东西收了,云衣才发现这里竟然连巫月族长的随身法器都没有,那些功法也不是本族的功法,都是外面能买到的寻常货色,想想她方至巫月族时冲出来的侍卫皆是手持长矛,这个曾叱咤一方的大族,总不至于用这么原始的武器攻击吧?

    小闪电看着云衣将东西一一收了,往洞口跳了跳,那意思是要送客了。

    可云衣明显不打算就这么走了,她还有事情没有弄清。

    “巫月族长是从什么地方知晓吞噬隆江源的办法的?”这东西看上去也不能直接喝。

    小闪电明显犹豫了一下,但随后还是将头部向洞壁上弯了弯。

    “墙上?”云衣凑过去细细查看一番,那里自然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那些东西天道不能抹杀,就只能是巫月族长亲手抹去的,他大概是怕那些炎族看到,又或者不愿再被后人知晓。

    野心啊,云衣叹了口气,这位出发时还将一生所得留在族内的族长,面对飞升成神的诱惑时,也忘记了身为族长的责任。

    “我还能再往里走走吗?”

    小闪电点点头,主动在前面带路。

    云衣看着它如此主动,心里忖度大概里面什么都没有。

    她错了,当她站在洞穴最深处,震惊地看着满壁的绚丽壁画的时候,深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这里记载的,是百万年前巫月族。

    这里连巫月族长都不曾来过,也多亏了他将外面那些隆江源吞噬殆尽,不然想要进入这里也不是那么容易。

    壁画的起始,是巫月族的初生,云衣认得出那座山,是仙界的残月峰,因为峰顶有石如残月,在古籍中尤其有标示性。

    如今那是天道直属的统辖范围,被列为禁地,尽管仙界始终传言其中有异宝,但无人敢触怒天威。

    壁画中,一个披发跣足的男子,正手持工具,一点一点地凿出峰顶的残月。

    再往后,是一群人围着那个残月跳舞,他们举着火把,似乎是在举办什么大型祭祀活动。

    下一张图,是拜月礼,云衣皱了皱眉,若按这里的记载看,那月亮,似乎曾经是他们的信仰。

    而后是战事与征伐,巫月族下了残月峰,逐渐向四方扩散开来,扩张,是每一个氏族发展壮大的必经之路。

    他们还是会回到残月峰,能回残月峰祭月似乎成为了每一个族人的荣耀,那些回到残月峰的人会围着残月石立碑刻道,放在这里,留待后人。

    残月峰的传承越来越多,巫月族各个部落的天才来到这里,瞻仰先贤遗迹,也留下自己的传承。

    那时尚是远古诸神时代,神明之下万物如蝼蚁,但那最好的时代,那些被视为蝼蚁的先贤们,以有限的岁月,开辟出无上大道。

    后来人族越来越强盛,后来人踩着前人的足迹,一点一点靠近那几乎不可能的永生。

    然后,然后那壁画便到了尽头,就像所有远古世族的族史一样,没人知道诸神时代是如何结束的,只是万年前,所有古族的记载中莫名出现了许多处所谓诸神坟墓。

    但没人相信那是葬神处,神明不死,这是仙界最普遍的共识。

    云衣看到最后才明白为何天劫使如此坦荡地让她进入这个山洞,因为这里的壁画几乎说明不了什么,除了一点,巫月族确实是由仙界流放至此的。

    这些壁画无疑是最初的那些仙界流犯所绘,他们记录他们先祖的辉煌为了防止后人遗忘。

    可他们的后人必定会遗忘了,云衣叹了口气,这个胆敢谋天的种族,这段历史尚能被她发现大概已算是天道仁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