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月眸白虎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月眸白虎

 热门推荐:
    这片天地,云衣一时还摸不到边际,她咬牙支撑着精神力的释放,期冀着能发现哪怕一丝不一样的元素。

    她已然探到了树林深处,也越过了原野看到了那边的连绵的山脉,输出似乎已经变得麻木,绝望也一点点在她心中蔓延。

    天火包裹着她的神元给予她最后的倚靠,她总觉得只要再远一点,只要再远一点点,她的疑问便能得到答案。

    可究竟那更远的一点点在哪里?没有人有答案。

    扩张的精神力终于停下了脚步,天地四方,它停在了山前、停在了湖畔、停在了树林的边缘。

    那磅礴的足以横扫几乎大半个仙界的精神力有如实质般悬在这片空间的上方,这是极嚣张的,可没有人出来指出云衣的不敬。

    天地静止了,风依旧在吹,水也在流动,但就是奇怪的,给人一种奇异的静止感。

    云衣额间的汗还是不停地一滴一滴往下掉,她或许把此次当做一次修行,又或者,再等待什么。

    良久之后,大概是没有等到要等的,又或者是达到了承受的极限,那覆盖域极广的精神力开始缓缓撤退,从天地四方,向中心一点收拢,缓慢,却坚定。

    就在那双躲在暗处的眼睛以为云衣终于要放弃,而松了口气时,不知是从何而来的灵感,云衣竟聚集了仅剩的全部精神力,迅速地铺向西方深山。

    那股连云衣自己都不曾预料到的冲动,更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在力竭晕厥之前,云衣终于是在这方天地找到了她苦苦搜寻的那丝新元素,厉。

    厉主攻伐,这样一个血腥又残暴的属性,云衣却在捕捉到的一瞬,感受到异常的安心,这或许也是她敢放心晕厥的原因也未可知。

    云衣醒来时正躺在一张竹床上,床边坐着一个白衣男子。

    那身衣服,描金的衣领,银线暗绣的云竹,但这些俗物应该都比不上那一身料子,云衣看不出那是什么料子,但隔着这般距离,她都能感受到其上涌动的能量。

    男子脸上覆着面具,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连眼睛都不露,他低着头,云衣猜他是看着自己的。

    这大概就是那修成人形的远古灵兽,云衣躺在床上,毫不掩饰地侧头盯着他看,这般级别的灵兽,不,应该叫做神兽,在仙界传说中已与神明无异。

    一生估计仅此一次了,云衣盯着他,眼神一刻不曾从他身上移开,趁现在这位老祖宗还不想一巴掌拍死自己,得赶紧多看两眼。

    就算灵兽不似人族有那么繁琐的规矩,但云衣这样打算把人盯出一个洞的架势还是让对方有些不舒服的,尴尬地咳了一声,竟是这位率先开口,“你醒了?”

    这是明知故问,云衣好奇地打量着他,从气质到语气,这位好像出奇地好相处。

    用手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她小心翼翼地开口,“能、能问您老一个问题吗?”

    “用不着那么客气,”那声音不是生来的温柔,倒像是冷厉的将军刻意放缓的语气,“我也只是误入此地的一个寻宝者。”

    骗鬼呢,云衣暗自撇撇嘴,这位也是在这里待得久了,不知道如今外面的形势了,但既然对方都这么要求了,云衣也就不端着捧着了。

    “你面具戴这么严实,能看得到我吗?”

    “当然可以。”

    “这是几?”云衣不信邪地竖了三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三。”

    “错了,”云衣收回手,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谎,“这是五。”

    男子明显愣了一下,但只一瞬便放松下来,“哦,原来是五啊。”

    “所以你面具遮住明明是看不到的,为什么不摘下来?”

    “你希望我摘下来?”

    云衣被这问题吓了一跳,她何德何能有资格“希望”,先前已是打着不知者不罪的名义犯禁,这句问话她却不敢瞎接了。

    “你认识我?”

    “为什么这么问?”云衣突兀地转了话题,对方竟也不再纠缠上一个问题,那般耐心与包容,让云衣感觉有些不真实。

    “我”云衣一时语塞,这种和神兽平等对话的机会,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有,毕竟这世上神兽几乎绝迹,这是拿出去能吹一辈子的事,但云衣此刻,还是更好奇那些实质性的问题。

    但戳破神兽的谎言,也是需要些勇气的。

    “我知道您就是这里的主人,”一闭眼,云衣还是决定豁出去了,“我区区一个修士,实在不值得您这般重视。”

    “用不着用尊称的,”那面具背后的眉头皱了皱,“我听着别扭。”

    “您你真的认识我?”

    “你来这里,就是问这个的?”男子的声音有些无奈,他似乎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

    “那就问。”

    这个回答太痛快了,痛快得云衣觉得有几分不真实,她疑惑地抬头看着那张被面具覆盖的脸,一时有些怀疑不会是仙界哪位熟人下界捉弄她来了吧?

    “我能先看看你的脸吗?”几经犹豫,云衣还是大着胆子开口了,若是她猜错了,对方数百万年的神兽,应该不至于跟她一个小辈计较。

    “如果你执意的话,”男子叹了口气,“当然可以。”

    云衣满脸期待地看着他,可话是这么说,但男子手上却没有任何动作。

    “这面具我摘不下来,”男子看着云衣期待的眼神,起身语气平淡地开口,“你若执意,可以亲自来摘。”

    这是借口,云衣心底忿忿地想,他都没试着摘过。

    可好奇心最终打败了一切求生欲,云衣站在床边,床的高度弥补了二者的身高差,这似乎是什么不可轻视的仪式,让那男子重视到一定要起身。

    面具就是普通的面具,云衣将它掀下的时候越发肯定之前那是对方的借口,可面具背后,分明是一张陌生的脸。

    还不待云衣细盯着那张脸慢慢回想,那双无意间瞟到的双眸让她震惊得一个摇晃摔下来床。

    那“咚”地一声把那男子吓了一跳,连忙弯腰去扶,“摔到哪里没有?”

    可云衣仿佛没听见一般,满心满脑只有那双眸,和眸中那弯残月一般的印记。

    “月、月眸白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