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血祭

第一百五十一章 血祭

 热门推荐:
    “什么人?!”云衣以最快的速度起身,不顾五脏六腑的疼痛,一把擦去了嘴角的血痕,现在决不能示弱。

    “小丫头,这不应该是你同我说话的语气。”

    云衣迅速释放精神力,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几乎在整个遗迹囊括其中,可是没有,她发现她找不到这声音的来源,唯一的解释只有,这声音的精神力远远高于她。

    “哟,想找到我啊,”在这带着几分讥笑的声音中,一个魂体缓缓现身,“就你那点儿精神力,还是莫要在这里班门弄斧了。”

    魂体是个老者的模样,老而狂,披散着头发,腕上还当啷着两条长长的锁链,两条眉毛极粗,双眼看向云衣充满了恨意,不止对云衣,那双眼看向谁都充满了恨意,额间,有一个巫月族的族徽。

    云衣怎么也没想到,巫月族留给后人的传承里还有一道始祖残魂,它是如何欺瞒天道留下来的?

    但更迫在眉睫的问题是,云衣打不过。

    天火能焚烧世间万物,但云衣,尚不能发挥出天火之万一,更何况她本是个炼丹的,不专修火道。

    小闪电谨慎地站到云衣身侧,眼前这位,亦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

    “有什么办法吗?”小闪电低声问云衣。

    “没有,”说话的是那个巫月族先祖,他嫌弃得甚至不愿意看小闪电一眼,“什么时候这种等级的天劫使也能出来溜达了?天道是不是要崩了?”

    “你才”小闪电第一反应就是要反驳,话刚说出口就被云衣拉住,面对这种级别的敌人,争执没有任何益处。

    巫月先祖看见了云衣的动作,飘到了她身前,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说实话,你天赋还不错,为什么非要眼红巫月族的传承呢?”

    “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没了,”锁链相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不过能拖延时间,猜猜你们信奉的天道会不会来救你们?”

    “你既然能存在于这世上,必有欺瞒天道的手段,又何苦这样诓我们?”

    巫月先祖嗤笑一声,“这么忠诚的信徒啊,现在这天下,是不是个个都是天道的走狗啊?”

    “是与不是,你不都看不到了吗?”

    “是啊,我看不到了,但没关系,巫月族尚在,这些族人,”巫月先祖看着山洞一角带伤的巫月族人,“都是我族复兴的希望!”

    云衣看着眼前的魂体,突然改了主意,没错,这些活着的族人才是希望,她打不过这个先祖,但那些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的族人,她在心底笑了笑。

    “可是隆江源断了,”云衣打断了巫月先祖的幻想,“巫月族的命脉已经断了。”

    “你说什么?!”这个消息无疑对巫月先祖是最巨大的打击,方才还有几分志得意满的他,此刻对着云衣又是一掌,“你说清楚!”

    这一掌的冲力让云衣直直地撞上了洞壁,她试了几次,发现没有力气站起来也就放弃了,靠在洞壁上,唇角挂着激怒巫月先祖的笑,“千年前有位巫月族长,耗干了隆江源。”

    这不是实话,但这种时候,巫月先祖不会冷静地去判断这个消息的虚实,更何况云衣知道隆江源,这就已经让对方信了几分。

    隆江源断了,其实于巫月族复兴没多大影响,他们依旧能够修武技,依旧能够靠武力打回曾经的辉煌。

    但这在巫月先祖眼里是另一回事,隆江源断了,他们同天道抗衡的资本没有了,那巫月族再怎么扑腾依旧还是天道之下的蝼蚁,这是他绝对接受不了的事情。

    “你骗人!你胡说对不对!”巫月先祖一把抓住徐麟的领口,“你告诉我,告诉我她这是在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让他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山洞中,云衣带笑的声音虽虚弱,但尤为清晰,“可惜啊,他们和你一样,都看不到了。”

    “你什么你在画什么?!”

    云衣靠在洞壁上,脸色苍白,她对着巫月先祖说话,目光却始终落在身侧的一小块空地上。

    在那里,她正以指为笔,牵引着天火,画着一个繁复无比的阵,她的丹阵。

    “唔,要怎么跟你解释呢?”云衣说着话,手下的动作并不停,最多还剩两笔,她就要画好了,“生前的因果,身后的功德,其实一桩桩一件件都是能结算得清的。”

    最后一笔落完了,她满意地看着这个小巧的阵法,这是她的底气,“这一世救过的人、杀过的人,其实每个人都有一笔账。”

    “你想说什么?”

    “想问问你,”云衣终于从地上移开目光,笑着看向那位巫月族先祖,“听没听说过炼丹师是如何杀人的?”

    投毒,这是在场所有人第一反应出来的答案,若不是场合不对,徐麟都能冲上来笑话云衣两句,这种时候,她还有什么本事?

    但除了那位先祖,他神情蓦然惊恐,这是极少在他脸上见到的神情,他一瞬间明白了云衣要做什么。

    “我到底道行低了些啊,前世今生没救过多少人,”云衣叹了口气,看着对方越来越惊恐的神情,笑出了声,“你不用害怕,这点小爆炸,伤不了你毫分。”

    话音未落,云衣的手已经覆在了丹阵之上。

    这世上万物相生相克,生与死本是一对,炼丹师炼丹是提炼天地间的生气,这些生气成丹时也会有一些留存在丹阵之中。

    是以丹阵之中留存了多少生气,当其逆转之时就有多少死气。

    当炼丹师以命为祭,逆转丹阵,他这一生救了多少条命、续了多少因果,便能斩断多少因果,这没有解法。

    越强大的炼丹师献祭,能斩杀的对手也就越强。

    云衣自知没本事对抗巫月先祖,但斩杀那些族人,总还是不在话下的。

    巫月先祖离不开这里,只要这世上再没有巫月族的血脉,他也就再掀不起风浪了。

    “我们能谈谈的,你住手,你别冲动!”巫月先祖的脸色全然变了,他站在云衣半米开外的地方,忙不迭地劝阻。

    “天下苍生啊,”云衣没有理会他,长长叹了口气,“记着,今儿个爷折在这儿了,回仙界也要给爷立个功德碑!”

    这话是对小闪电说的,他站在那里,忍着悲痛点了点头,身为天劫使,他的职责不允许他阻止云衣。

    他们都清楚,隆江源没有干,得到传承的巫月族人,绝对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