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约定

第一百六十九章 约定

 热门推荐:
    当场上大部分人已然收笔的时候,云衣才不急不忙地落笔,她观察了许久,选择了她在东齐国时使用的那个丹阵。

    若是基础丹阵有一个排名的话,那应该是排名较前列的一种了。

    但这个丹阵讨巧的一点是,绘制易成丹难,所以被称为基础丹阵中的鸡肋,少有人使用。

    这个丹阵对于云衣来说已是驾轻就熟,也没什么人关注她区区一个小厮,所以云衣自己在角落丝毫不用担心实力暴露,绘得极快。

    不出所料,当云衣最后一笔绘罢,石台上爆发出红得耀眼的光。

    在这场考核即将结束的时候,这光芒也惹来了不少人注意,一时间议论纷纷。

    “那是谁啊?”

    “听说是林家一个小厮,叫叫司茶的。”

    “司茶?几个月前让林家三小姐扬眉吐气的百鸟朝凤是不是就是他的杰作?”

    “诶,你这么一说,好像是一个名字诶。”

    “一个名字?不会就是一个人吧?”

    “不会吧,一个小厮,又会炼丹又懂茶道,他是林家的小厮还是林家招来的上门女婿啊。”

    “你还别说,好像是有不少人看到他和林家三小姐同进同出的,十分亲密。”

    台下的议论越跑越偏,但这些云衣和林莹在台上的听不到的,林莹看见云衣石台上的光芒,只觉自己看对了人,这次林家一定有人可以入选沧阳城。

    云衣平静地将笔悬回原来的地方,拍了拍衣袖,这副冷静得近乎冷漠的架势,让林莹莫名看出了几分宗师的气质。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林莹连忙摇摇头,怎么可能,这明明是一个刚接触炼丹两个月的小子,他的资历还没自己深呢。

    严峰坐于考场前方正中的椅子上,那个位置能纵览全场,所以云衣这里的动静也第一时间被他注意到了。

    “那是谁啊?”严将军偏头问身边的一个副将。

    副将看了几眼,皱眉想了想,“这是不是上次来军营送药的那个林家药铺的?”

    本来有些将士偶尔懒得进城拿药,药铺着人送来是常有的事,虽然军营重地不许外人私入,但大家都不容易,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自从云衣上次送药被严将军遇上了,严将军当即下了军令,弄得他们现在都只能自己进城取药,将士间不乏怨言,所以这副将对云衣记得清楚。

    “林家药铺的?”严将军多看了几眼,“好像有些印象,林家药铺随便一个送药的都是炼丹学徒了吗?”

    副将摇摇头,也有几分茫然,林家药铺这几年却是长势甚猛,但能用一个炼丹学徒当药童用,据他所知,应该还没有哪家药铺能做到这点。

    “过去看看。”严将军就这样在万众瞩目下站起身,走到了云衣的位置。

    “严将军。”云衣远远看见严将军过来,恭谨地行了一礼。

    严峰摆摆手表示免礼,上下打量了云衣一番,“本将好像在哪见过你啊。”

    “承蒙将军记得。”云衣没有掩饰,她知道严峰能说出这话必有十成十的把握,不如直接承认,还显得坦荡些。

    “一个林家药铺的小药童,怎么两月不见成了炼丹学徒了?”严峰刻意压低了声音,他知道这种事情背后往往必有隐情,考虑到这一重,他也算照顾云衣的面子。

    “这可说来话长了,”云衣笑笑,对于严峰压低声音这一举动很有好感,“不过说到底,还是感谢三小姐的提携。”

    “林莹?”严峰戍边多年,对于临隆城中的人家多多少少还有些了解,“只听说那小丫头风风火火的,不想还能慧眼识英雄啊。”

    “将军谬赞,算不得英雄。”

    严峰哈哈笑了两声,将目光落在了云衣画的丹阵上,“原来你画的是这个啊。”

    “将军认得?”

    “我筛选了那么多炼丹师、炼丹学徒,这些多多少少懂一点,”严峰没有就这个问题多聊,反而又将话题扯回了丹阵,“据我所知,这个丹阵很难成丹。”

    “是。”

    “那你这算投机取巧吗?”

    云衣笑了,不置可否,“我记得将军还有第三题吧?”

    “怎么,你就学了两个月炼丹就想成丹?还是用这个丹阵成丹?”

    其实云衣没有这个意思,这不过是严峰的过度解读,但云衣没有解释,就这么将错就错了,“这也是说不准的嘛。”

    “人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本将今日算是见到了,”虽说这么说,严峰的话中却没有嘲讽的感觉,只是一种长辈对于晚辈的感慨,“我们不妨打个赌?”

    “将军想要赌什么?”

    “你若是能用这个丹阵成丹,我许你进入沧阳都的名额。”

    “将军莫要诓我了,”云衣笑笑,“据我所知,就算将军不许我这个名额,我若能成丹也可以进入沧阳都了。”

    以二者的身份论,云衣这已经算顶撞了,但严峰没有生气,他想了想也觉得有理,主动换了赌注,“那你若能以这个丹阵成丹,我另外答应你一个要求吧。”

    “不论什么要求?”云衣早在考核之前,就想好了一个要求,她没想到这件事情比她想象得要顺利许久。

    “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不论什么要求。”

    云衣抱拳一礼,“那便先行谢过将军了。”

    “怎么?看你这意思已经有想法了?说来听听?”

    云衣笑笑没有说,“待我赢了这赌,将军自然知道了。”

    “好!有志气!”严峰少年成名,一生都喜欢这种少年意气的豪情,云衣尽管看上去神情无常,但这话所传递出的自信从容,正中严峰下怀。

    二人又说了些有的没的,严峰就又回去了他自己的座位,但这不足一刻钟的闲聊,已让严峰甚是中意这个少年,他已然做了决定,不管最后云衣能否成丹,他都会向沧阳城举荐这个少年。

    不冲任何天赋,单就这份心态,他预感,假以时日,这个少年能够成为名动沧阳的炼丹师。

    到那时,恐怕就算连萧肃,都要正视这个由他严家发现的少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