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七十章 成丹

第一百七十章 成丹

 热门推荐:
    午饭之后是成丹的考核,基础丹阵最高也只能炼出二品的丹药,所以时间不会太久,一下午足矣。

    参与这场考核的人已经不多,而且大部分都只是抱着侥幸心理来碰碰运气。

    场地还是上午考核丹阵的那个场地,云衣选择的还是自己上午待的那个位置。

    林莹在台下看着,她上午依旧没能成功绘制出丹阵,已经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云衣身上。

    石宏也被她拉来了,得知云衣要参加第三场考核,石宏现场嘱咐了她几个成丹的要点,用石宏的话说,好歹聊胜于无。

    开场钟响,云衣不急不慢地走到了自己的考位,随意检查了一下现场的材料,并且安置好了自己的火炉和丹鼎。

    说实话,没有人看好云衣,就连严峰在看着云衣拎着火盆上去后,心里都有几分犹豫。

    且不说丹阵的难易,炼丹师或许可以熟练地掌握兽火,但如果炼丹学徒不能聚火,他的实力将大打折扣。

    云衣没有理会四下质疑的目光,自打她转世以来,受到的质疑从来不在少数。

    最后一次确认了一下材料,第一次炼丹的学徒总会过分小心而谨慎,云衣将所需要的灵药从戒指中取出。

    这些灵药是中午时候石宏现塞给她的,连带着一张丹方,这是一品御甲丹,没什么用处,只能在战斗中加一点并不明显的防御。

    因为没什么明显用处,所以这丹药炼起来也不麻烦。

    为了显出真实感,云衣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在地上开始研究丹方。

    不只是研究,还要研究地光明正大、郑重其事,将每一种灵药都一一比对,并且摆好了顺序,在每一种灵药前都注好标记。

    这已经不仅仅是新手所为了,周边的议论声更大了些。

    云衣也不管,等做好了这一切,起身去拿绘制丹阵地材料,她的火盆和丹鼎都过于巨大,她只能先找个空地画完丹阵,再将火盆和丹鼎移到上面,好在这里的地方够大。

    丹阵依照和严峰的约定,是云衣上午绘制的那个,有些离台子近的人伸头看见了云衣的丹阵,又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画好了丹阵,摆好了丹鼎、火盆,云衣总算是安稳地坐了下来,闭目凝神,开始炼丹。

    她是背对着台下所有围观者的,所以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当云衣的精神力进入火焰的那一霎,她整个人显露出了完全不同的气质,不同于方才新手的慌乱惶恐,反而是一种如鱼得水的淡定从容。

    这点严峰注意到了,他从始至终就一直关注着云衣,他已然将云衣看做严家对抗萧肃的重要武器之一。

    严峰无从得知云衣的这种如鱼得水从何而来,但看着云衣的轻松自在,他也就对她多了几分信心。

    经过两个月的磨合,云衣总算和火灵猫火种勉强达成了一种和解,火种不至于再瑟瑟发抖地完全不听从云衣的命令,但时常会有些迟钝。

    众目睽睽之下,云衣没法儿再像之前那般提纯,只好操控着并不太灵敏的火焰,一点一点尝试以防一个不慎,灵药化作灰烬。

    御甲丹的主药材只有一味,就是铁甲兽的甲,其余灵药都是为了调和药性和凝成丹药之用。

    铁甲兽只是二阶灵兽,火灵猫的火种炼制铁甲兽的甲还算合适,云衣小心地控制着火温,将坚硬的甲壳一点点灼成粉末状。

    而后往里加灵露,但凡是个灵药,其上凝结的露珠都能叫灵露。

    灵露将粉末调和成浆,这步最容易,几乎用不着火焰。

    而后是几味调和药性的草本灵药,云衣一一提纯,严峰看着只觉奇怪,云衣的整个炼丹过程,不见新手的慌乱,反而有一种老手的淡定从容,和炼丹之前的她判若两人。

    提纯之后是融合,一品丹药的融合没什么难度,况且云衣提纯的灵药纯度极高,几乎没有杂质,几种灵药迅速融合,初具丹形。

    然后,云衣便开始了走神,她不知道这能否算她出师以来最无聊的一次炼丹经历,整个过程,她唯一要做的,是防止显露出过度熟练。

    为此,在走神其间,她还故意让火焰失控了一回,火焰一瞬间膨胀,到丹鼎的两倍大,迅速将丹鼎包裹其中,而大约两分钟后,云衣才重新掌握了火焰的控制权。

    石宏的心在火焰失控的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虽然理智告诉他云衣不可能成丹,但他还是抱着不切实际的期望,希望云衣这次能够成功,帮助林家一举进入临隆城一等家族的位置。

    当云衣重新控制了火焰,石宏也不敢松气,两分钟的失控,除了云衣谁也不知道那两分钟,丹鼎里发生了什么。

    大约又过了一刻钟,云衣突然睁眼,双手捏诀,看样子是要成丹了。

    严峰激动地站了起来,他已经好多年没有找到能够成丹的炼丹学徒了。

    台下众人看不见情况,但看着严峰站了起来,也知道有人要成丹了。

    “不会是那个司茶吧?”

    “我的天,他才多大?”

    “林家这次算是捡到宝了。”

    “何止捡到宝,林家祖坟冒青烟了才能招揽到这么个人才。”

    “话别说那么早,谁说人家就一定心向着林家呢?”

    “诶,对,也说不准,没准这一举成名了,就择高枝去了。”

    林莹听着周边的议论,说不惶恐是不可能的,她没想到云衣真的能做到这一步,云衣来林家的时间太短了,他或许真的对林家没有感情。

    天才是不受苛责的,林莹深知这一点,就算云衣当场否认林家的一切栽培,没有人会指责云衣的忘恩负义,大家只会嘲笑林家,错失良机。

    正在林莹纠结间,云衣座下的丹阵缓缓收拢,最终消失于丹鼎之中,在场诸位皆知,这是成丹了。

    云衣缓缓睁眼,撑着地站起来,又拍了拍衣摆。

    “恭喜恭喜,”严峰率先上前道贺,“少年有为,少年有为啊!”

    “将军谬赞,”云衣谦逊地笑笑,从丹鼎中取出丹药,提起了之前的约定,“将军答应我的要求可还算数?”

    “自然算数,”严峰简单检查了一下丹药,“说吧,什么要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