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蒋容

第一百八十六章 蒋容

 热门推荐:
    估计龙老也是觉得从云衣这里问不出什么来了,也没再多盘问,就让她走了。

    直到云衣稀里糊涂出了藏书阁,也没弄明白龙老究竟是为什么要让她上去。

    可能就是为了让她看一眼那些地图碎片吧,云衣耸耸肩,瞬间将这件事抛于脑后。

    她走出藏书阁的时候,考核刚好结束,胡阳平阴着一张脸从丹堂冲出来,云衣站定喊“胡教习好”,他连速度都没曾慢半分地从云衣身边走了过去。

    云衣看了眼胡阳平怒气冲冲的背影,耸了耸肩,然后迎面撞上了姜明。

    “哎哟,抱歉抱歉,”姜明也是闭着眼往前冲,撞到人才停了下来,看了眼发现是云衣,一把抓住,“哎,正找你呢,走走,快来快来。”

    “怎么了?”云衣被拽着,云里雾里地跟着姜明跑。

    “林莹哭了,快去看看。”

    “林莹哭了?”云衣愣了一下,“林莹哭了你找我有什么用。”

    “你是最了解她的人啊!不然我还能找谁去劝劝她啊?”

    云衣心说我可能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了解她,但看着姜明满头大汗快要急哭了的样子,她觉得自己还是做件好事吧。

    “你至少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

    闻言,姜明总算是停了下来,气都还没喘匀,就开始跟云衣解释,“今、今天不是分级考、考核吗,分级考核的成绩一直都是当场出的,刚刚结束前萧肃去丹堂判完了卷子并且公布了排名,林莹是、是最后一名,才十几分,然后她就哭着跑出去了。”

    “那”云衣本想问问自己第几,但姜明不等她再说话,又拽着她继续往宿舍跑,云衣也没来得及再问一句他怎么就确定林莹在宿舍。

    好在林莹真的在宿舍,云衣暗自松了口气,至少她不用再被拽着往别的地方跑了。

    站在林莹门前都能听见里面传出的抽泣声,云衣最不会安慰人,站在那里只觉一个头两个大。

    一路冲到林莹门前,姜明反而文静了,一把把云衣推到前面,自己在后面做了个打气的手势。

    云衣叹了口气,敲响了门。

    “走开!别烦我!”林莹的声音鼻音极重地从门里传来,云衣想了想,又退了回去。

    “再去敲啊!”姜明一脸急切地往前推云衣。

    “让她自己静静吧,她现在狼狈成这个样子,估计也不希望有人看到。”

    姜明听了这番解释,真的有些犹豫,但还没等他想明白,院门口又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声,“想不到你还挺怜香惜玉?”

    云衣扭头,看着蒋容站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是云衣第一次在蒋容脸上看到表情,“蒋小姐走得很快嘛。”

    她和姜明一路飞奔回来,蒋容竟能跟他们前后脚,想一想蒋容飞奔的样子,云衣怎么想怎么觉得违和。

    “那是你们不知道近路。”

    也不等人请,蒋容兀自走进了院子,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姜明,只是看着云衣,“聊聊?”

    云衣看着她,唇角缓缓勾出一个笑容,“乐意奉陪。”

    姜明在一旁想拦,云衣给了他一个安抚的手势,“三小姐没事的,等她好一些了,我再去劝劝。”

    “带路吧。”蒋容看了眼林莹禁闭的房门,对云衣说。

    云衣的房间,蒋容高傲地环视了一周,没做评价。

    云衣也不管她,自顾自坐下来喝茶。

    “你叫司茶?”蒋容看了看座椅,终究是没有坐下。

    “很荣幸蒋小姐能记得我。”云衣抿了口茶,不在意地笑笑。

    “你知道在这次考核中第几吗?”

    “我原本是不知道的,但既然蒋小姐都这么问了,那我猜就是第一了。”

    云衣倒对名次没什么执念,她唯一有执念的,是那个出门的令牌。

    “你怎么做到的?”蒋容的眼神中有几分探究和戒备,这种“你凭什么”的语气,让云衣十分不喜。

    “蒋小姐与其好奇我怎么做到的,不如问问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你什么意思?你也是想说我之所以能有今天,也是靠着这张脸吗?”蒋容有些生气了,她听过太多这样无聊的质疑,自然第一时间以为云衣也是那样的一员。

    云衣轻声笑笑,“靠不靠着这张脸我倒不关心,我关心的是,你靠着的,那个人是谁?”

    若按常理,蒋容应该更生气的,但她的怒意在那一瞬间变成了惊恐,尽管这种情绪下一秒就被她压下,但还是被云衣察觉。

    “什么人?”

    云衣没有理会她,她看着蒋容又仿佛没有在看蒋容,最后悠悠叹了口气,“前辈还不愿意现身一见吗?”

    蒋容明显是慌了,那是她最后的底牌,是谁都不能窥破的秘密,有一瞬间,她甚至起了灭口的心。

    “别慌,”一个声音从她心底传来,“她有可能只是试探,别上了她的当。”

    还不等蒋容安心片刻,云衣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可不是试探,前辈也一把年纪了,这样心存侥幸就无趣了吧。”

    那个声音瞬间消失了,蒋容知道,那个前辈再一次隐匿了气息。

    其实从第一次见到云衣起,那个前辈就在提醒蒋容,小心这个人。

    每每云衣出现,前辈都会小心地隐匿气息,如果不是自己,方才前辈也不会冒险出现,竟然真的被云衣察觉到了。

    前辈再一次隐匿,那她目前的办法,只能一口咬死不知,想来云衣也没什么办法。

    可云衣却没再追问她任何问题,只是坐在那里,一口一口地抿着茶,弄得蒋容站在那,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良久之后,云衣缓缓叹了口气,“蒋小姐不坐下来喝口茶吗?”

    蒋容颇为嫌弃地看了眼座椅,几番犹豫还是坐了下来。

    云衣笑着给她斟满了茶,“说实话,我其实挺好奇蒋小姐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想来看看我是否和蒋小姐是一路人,是否出门在外也带着个魂体?”

    蒋容张张嘴想解释,云衣却没给她这个机会,“这时候再说谎可就没意思了,说到底蒋小姐也是个骄傲的人,但有些天赋不是自己的,我还是奉劝蒋小姐,莫要这般心安理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