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寻找阮扬

第一百九十六章 寻找阮扬

 热门推荐:
    依旧是上一次的茶楼,一样的雅间,云衣到时暗九已经提前到了,小二上好了茶水,方关上门,暗九便如鬼魅般出现。

    他看上去比一个月前疲惫不少,看样子安置那两位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小姐。”在云衣确保房间隐蔽后,点了点头,暗九才出声行礼,声音里有几分苦涩。

    “辛苦你了。”云衣知道这其中艰辛,沈丹宁可能还好,但胡安平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

    他家世代生长在临隆城,从祖上不知多少代起就是赤龙国人,就算他心间对如今的赤龙国皇室的某些做法不忿,但还是不可能轻易听了一个敌国暗卫的劝说。

    所以暗九不能显露身份又要尽力劝说这二位暂留,这其中艰难,云衣想象得到。

    但暗九能出现在这里,说明这件事,他至少已经办得不离十了。

    “不辛苦,”暗九轻轻摇摇头,“属下已经按照小姐的意思,基本安顿了沈丹宁和胡安平,只是”

    “你不用顾及什么,有问题尽管说,我知道这件事不容易。”云衣看出暗九的犹豫,也大致知道他犹豫的理由。

    “只是胡安平,属下看出他之所以能被属下留下只是因为目前还不想回家,属下不知道还能留他多久。”

    云衣从储物袋中抽出一本书,显然是有备而来。

    这是本有些偏门的炼丹入门书,不讲控火不讲丹阵,只讲灵药的生气与死气,它认为炼丹是一个取生气、弃死气的过程。

    这本书她都有些忘了这是她从哪里搜罗来的了,只是前几天整理东西的时候偶然发现,翻着有趣还随手做了注解,当时便是想着拿去忽悠胡安平。

    “你把这本书给他,就当是你自己给他的,什么也不用说,他问也别搭理。”

    暗九接过书,应了声“是”便收进了储物袋。

    “阮扬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暗九摇摇头,“上个月沧阳城中那场丹师和毒师的对抗他都没有出现,属下听旁人说,好像阮扬从来不参与沧阳城中毒师集会。”

    “不参与毒师集会?”云衣皱皱眉,“难不成他还能住在宫里专职炼毒?”

    “住不住在宫里不好说,不过专职炼毒是有几分可能的。”

    暗九说完顿了顿,从储物袋中翻出一个玉瓶,“这是属下从沧阳城最大的毒市买来的毒药,听人说那里的毒药都是毒苑直供的,但属下一圈逛下来,皆是没有殿下所中的那种毒毒性大。”

    云衣接过玉瓶,打开瓶塞闻了闻,又将其中的东西倒在手心,“你还懂得毒药的毒性?”

    “本是不懂的,但自从殿下中毒,我们哥几个但有闲暇就会研究这些,只希望殿下有一天能够康复,重上战场。”

    云衣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些,你们殿下知道吗?”

    “殿下不必知道,”暗九说这话时眼眶有一瞬微红,但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殿下是这天底下一等一的英雄,心怀的是整个天下,不必为这些小事分心。”

    “哪怕是坐在轮椅上也一样心怀天下?”暗九有些异样地看了云衣一眼,云衣忙摆摆手,“无意冒犯,我只是觉得我们眼中的殿下,似乎有些不同。”

    暗九欲言又止,只说了一句,“小姐日后便能知道了。”

    云衣原以为受伤后的凌清安便是闲云野鹤,却不想这还另有隐情。

    想起云浔和皇甫老祖的提醒,或许他们的猜测还有一些道理。

    凌清安或许一直都在盯着那个九五之尊的位置,只是他掩饰得太好,骗过了永安城中所有的人。

    甩了甩头,将这些遥远的事情暂且搁置到一边,云衣又将注意力放回到手心的药上。

    这枚毒药呈丹形,没有什么明显的味道,其上还能看出一些歪歪扭扭的纹路,这明显是后来强行画上去的,远没有丹纹来得圆润。

    云衣将这枚毒丹一戳两半,那被封锁的味道才逸散出来,暗九第一时间捂住了口鼻,云衣却还特意嗅了嗅。

    她虽是炼丹师,但对毒理也有几分了解,这个味道并不高级,云衣将这些碎块又扔回了玉瓶,将黏在手心的碎屑随手拍掉,“这是一种毒方出来的毒丹,没有什么混合的痕迹。”

    暗九估摸着云衣是凭气味判断的,这些东西他插不上嘴,只是在一旁听着。

    能够将几种毒方混合成一种毒药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就相当于用几种丹方炼出一种丹药,这其中相融相斥的药性,如若不是极其了解,是绝不可能做到的。

    “沧阳城中有拍卖会吗?”

    暗九想了想,“好像有,但不常开。”

    “盯着点儿,有机会从那里弄一颗毒药看看,”云衣看着暗九,“你说得对,或许供应战场的那些毒药只出自阮扬一人之手。”

    暗九点点头,“属下会着重留意阮扬的消息。”

    “我也会尽量打听的,”云衣突然想到了姜明,这个自称是阮先生弟子的人,他一定见过阮扬,“我可能,认识一个见过阮扬的人。”

    “真的?”暗九看上去有些激动,“小姐可否要出一张画像,属下去找。”

    “我试试,”云衣话不敢说死,毕竟姜明不是多么靠谱的人,“对了,凤来仪你了解多少?”

    “正在接触,属下也是一月前才知道那是苗疆的产业,只是那里防备森严,不接外客,属下估计不太容易探出什么。”

    “慢慢来吧,”云衣叹了口气,“明确一下接下来的任务。”

    “找到阮扬。”暗九接话,眼中尽是坚定。

    云衣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胡安平和沈丹宁那边,也劳你照看了。”

    “属下明白。”

    暗九并没有问云衣收留胡安平和沈丹宁是为了什么,云衣也没有告诉他,他们各自有着自己的猜测,谁也不愿意先行开口打破这种默契的平衡,毕竟这种时候,不值得为这些事情产生分歧。

    暗九走后,云衣又踏上了寻找美食的行程,只是这一次毕竟有求于人,她找得尤其卖力,烈日之下,她现在只求姜明能对得起自己现在的努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