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零七章 丹毒一体

第二百零七章 丹毒一体

 热门推荐:
    大约一个时辰后,云衣才终于完成了融丹,一团晶亮的五颜六色的液体,在云衣的控制下缓缓变成半个丹形。

    萧肃注意到了这变化,赶忙抽回精神力,专注于自己的部分,他们都知道,最艰难的部分开始了。

    丹与毒的融合不仅仅是简单的拼接,所以云衣和萧肃皆是不敢等自己那部分凝固,两团液体在两股不同的精神力的控制下缓缓接近,逐渐开始冒出青白色的烟。

    云衣清晰地感受到某些药力被强行抽取掉了,她相信萧肃一定也有这种感觉。

    两边彼此抽取消融的感觉都越来越强烈,云衣以精神力紧紧包裹着药液,生怕一个不慎药力外泄,功亏一篑。

    终于两团药液完成了最终的融合,成为了一颗近灰白色的丹丸,萧肃看着这个颜色,皱了皱眉。

    按道理讲,每个人都会觉得一颗无毒无益的丹丸,颜色至少应该是白色的,这种灰的存在,或许意味着它仍存在毒性。

    “不行,我们失败了。”萧肃叹了口气,就要撤回精神力,却被云衣制止。

    “你觉得我们有哪一步出问题了吗?”

    萧肃仔细回忆了一下,摇摇头。

    “那就继续下去,”云衣的声音很是冷静,甚至带着几分命令的意味,丹阵之上,她便是王,“没人规定最终的成品必须是白色。”

    萧肃终于是稳住了心神,又重新专注于这可灰白色的丹丸。

    丹丸在两种不同的丹火中逐渐凝实圆润,白烟渐渐消失了,也没什么丹香溢出来。

    大约又过了几个时辰,云衣突然开口,“时间差不多了。”

    萧肃点点头,“你的丹阵怎么办?”

    “我数一二三,我们一齐撤火。”云衣并没有理会萧肃的问题,自顾自地下着命令。

    “一、二、三,撤!”

    萧肃忙不迭地撤了火焰,看着云衣的丹火一甩尾巴钻进了丹阵,而后丹阵仿佛被附灵一般缓缓升起,就那样覆在了那半部分丹药上,萧肃已然是看得目瞪口呆。

    他自谓“丹臣”,却从不信什么王者,可这一次,他真正意义上见证了什么是王,丹界的王。

    云衣缓缓起身拍了拍衣摆,看着萧肃将那颗丹丸从丹鼎中取出,丹丸呈一种浅灰白色,一半有着繁复的丹纹。

    “这算成功了?”萧肃有些犹疑地递给云衣,云衣在整个过程中所表现出的从容和笃定,莫名让人信服。

    云衣没有接,瞥了一眼,摇摇头,“这我可说得不算。”

    萧肃这才反应了过来,拿出一个玉瓶将丹丸装好,又收起丹鼎,整了整衣衫,而后颇为郑重其事地走到了祠堂最前方的位置。

    那本该放牌位的地方放着小小的阵盘,云衣跟在后面,看着萧肃慢慢将丹丸放于其上。

    安静,长达五分钟的安静,丹丸和阵盘安安静静,什么都没发生。

    萧肃的眉头慢慢皱起来了,“不行吗?”

    “再等等。”萧肃不知道,但云衣分明感受到那里有些不一样的波动,很微弱,但确实存在。

    “差不多稳了,”穆震天的声音在云衣脑中响起,“从前它开启前也就大概是这种波动。”

    “它从前开启过?”

    “当然,这是柳家每一任家主都要通过的考验啊,”穆震天说得理所当然,“我没跟你说过吗?”

    云衣没空帮这个记性不大好的老大爷回忆他说过什么话,她现在更关心的,是那遗存里还有多少东西。

    “东西一件不少,柳家有家训,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那处遗存的。”

    “那什么人可以进入?”

    穆震天努力回忆了一番,有些不确定地开口,“好像是要有什么血脉吧?”

    “你之前可没说过!”

    云衣一瞬间觉得自己被坑了,若是忙活了半天最后进不去那个遗存,她岂不是平白交代了身份还白忙活了一场?

    “柳家人进不去又不代表你进不去。”

    “柳家人都进不去,你凭什么认为我进得去?”

    “安心安心,”穆震天笑得高深莫测,“我打包票你进得去,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约莫一刻钟之后,萧肃都几乎要转身走人时候,那阵盘终于爆出了一束耀眼的光,那光芒直冲云霄,且持续了足有三分钟才缓缓暗去。

    这一出不知惊动了多少人,宫城之中,赤龙国皇帝甫一收到消息便下令加强边防,阻止一切外来修士入境。

    不过这些云衣和萧肃是不知道的,光芒缓缓暗去之后,阵盘慢慢旋开,露出了其下的一个暗格。

    萧肃的神情有些激动了,云衣上前一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萧肃翻开暗格。

    里面是一张地图,这本也是意料之中的。

    二人共同将地图展开,地图虽是几千年前的地图,但还算好辨认,左不过是在宫城周边,萧肃在这里待了百年,纵是他不认识,门外还有龙老。

    “怎样,认识吗?”云衣暗自在心里问穆震天。

    穆震天的声音很久才响起,还带着几分犹豫,“眼熟,但还需要想想。”

    还不待穆震天想起来,萧肃的声音传来,同样有几分难以置信,“这地方,好像是在毒苑附近啊。”

    “毒苑?”云衣有些震惊地睁大眼睛,“它在沧阳城里?”

    这要是真的,那迁移居民未免太过麻烦了些。

    萧肃却摇摇头,“毒苑在沧阳城外,在城北边,这地方似乎是毒苑西边的那个小山丘。”

    据萧肃所言,毒苑西边是有个小丘的,据说那曾是个坟茔,却不知为何土越堆越高,直到连墓碑都盖住了,当然,这只是关于那个小山丘的众多说法之一。

    毒苑当初选址的时候选在那里,主要是因为那里毒虫众多、毒草蔓萦,是非常得天独厚的炼毒场所。

    “那就是那里吧,”反正这附近云衣也不熟,“走吧,出去再让龙老看看,确定一下。”

    萧肃点点头,将地图卷好握在手里,转身要走,云衣也跟着转身,却在抬脚的前一刻听着穆震天的声音,“等等,把这个阵盘也拿走。”

    “这怎么拿?”当着萧肃的面把这个东西生掰下来,也未免太引人注意了。

    穆震天沉默了片刻,让了一步,“那就把上面的阵背下来再走。”

    。